恶警叫嚣:“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地狱恶鬼!”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2003年春节刚过,有一次我去一个女同修家,被正在那里“蹲坑”的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正阳派出所,后又送我到公安局政保科。他们把我们几个人分开,一个人一个屋。

我被带到3楼,正好看见同修的丈夫了(他当时不修炼),我就说了一句:“姐夫我去你家串门就被他们给绑架到这里来了。”市公安局恶警石海林听我说话,上去就给我几个大嘴巴,后又把我扣到铁椅子上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打了好长时间,才停手。

石海林自己说他嗓子只剩一个小缝了,喝水都费劲。其他同修也都被恶警打得浑身是伤,当天晚上,他们就强行把我们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有一次提审我,他们把我扣到铁椅子上长达20来个小时(铁椅子刚能坐一个人,然后把手脚都扣上,一动不能动),让我承认我们是集体学法炼功,不承认就打。打我那个恶警自称是长春一处的张征,自己还说:“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地狱恶鬼!”(此人专打大法弟子),让我承认非法聚会、炼功,还让我说别人。我说不知道,他就用大皮鞋头踢我下巴,用烟头在我鼻子孔那熏。还有一个恶警往我衣服里倒凉水,张征还用手掐住我脖骨,一掐我半个身子都不敢出气似的,钻心的痛。他们换着法折磨我,一直到午间他们去吃饭才住手,恶警们还威胁我说下午继续整我,后来下午没有去。听说他又去打别的同修去了,在看守所里我们集体抗议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以看守所所长宫铁为首的一帮恶警大打出手,用板子打我和另外两个同修,把我和另一同修一直拖到他们办公室,利用犯人强行给我们灌食(用小量奶粉加浓盐水)。那个狱医特别邪恶,当时同修就质问他:“你身为医生本应救死扶伤,可你却用浓盐水残害我们大法弟子?”当时他一声不吭。后来我们就不穿号服,也不坐板,一直到强行把我们绑架到劳教所,我们都没有停止对绑架的抗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