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建平县崔秀丽被恶警劫持进马三家集中营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付山水利站职员崔秀丽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经几次被恶警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2月24日,崔秀丽又一次被建平县国安大队绑架,被恶警姜杰、刘英选等整假材料劳教、并劫持到马三家继续迫害

崔秀丽,女,34岁,家住辽宁省建平县富山镇大蒿子店村。修炼法轮功前曾患严重的心脏病,病发时,生活不能自理,给工作及家庭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迅速好转,不到三个月,完全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2004年2月24日,崔秀丽,陪她的大姑姐魏建华打车去叶柏寿看病,当出租车走到叶柏寿北山时,被建平县付山派出所李方阁等人截住。不法人员不说什么事和原因,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强行劫持抓人。崔秀丽和魏建华拒绝被抓,李方阁当时就打手机把同伙王刚、王志等人找来,采取强暴手段把她们绑架,当时把崔的衣服也撕坏了(有物证)。

恶警李方阁、王刚、王志等人把崔、魏二人绑架到建平县第二拘留所,隔离后强行反复搜身,当着魏建华的面编造假材料。当时魏想靠近看一眼材料到底写的是啥,他们都不让看,写完后也不给念,抓着魏的手就按上了手印。

在崔秀丽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始终不让家人见面,搞封闭式的关押,家人始终也不知道为啥被抓,被关押。家属到拘留所看人,拘留所所长说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姜杰不让看。家属找到姜杰,问崔秀丽为啥被抓,要问个明白,可姜杰就是不说因为啥,并且他们还说家属无权过问。我们不禁要问,别说崔秀丽没犯什么法,就是真正犯罪的人,家属来问也应该告诉家人被抓的理由。姜杰不但不说因为啥,还把家属往外推。

隔几天家属又去,他们说崔秀丽出不来屋了,不能见。家人顿时产出了怀疑,更放心不下。第三次又去,他们说崔秀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还是不让见。家人不明白到底因为啥把一个好好的人给弄成这样?还不让家人见面。

2004年3月18日,家属再次找姜杰问此事,开始还是什么也不说,经我们再三追问,姜杰说定劳教了,你们到拘留所看看吧。其实,此时崔秀丽已经被劫持走了,可姜杰故意支吾搪塞、欺骗家属。家属问姜既然定劳教了为啥不通知家属?家人好送衣物或用品。姜说不让看,随后姜站起来又往外推家属。这次家属们说啥也没出去,还是问:到底为啥定劳教?最后姜杰没办法才说:崔秀丽在叶柏寿租房间,里面有东西。再往下他就又啥也不说了。我们没办法只好按姜说的到拘留所问所长于忠志,于说:昨天早六点就送马三家去了。

3月19日,家属去法制办找到办案审批人员吴树雨,问此事,吴说:当时抓崔秀丽是为了调查一个事,没有别的事,后来通过审讯才审出来的这个事,说她在河南租一间房,并且交了半年房费。家属又问:什么时间在河南租房?吴说:崔在被拘期间,被办案人员带着,又是崔自己亲自拿着钥匙打开的租房门,并且取出大量法轮功书籍等东西。紧接着吴又重复一遍说:她自己要是不说,不亲自带着我们去,不是她自己亲自打开的房门,我们哪知道她租房的事。

家属们说:管啥情况把人送走了应该通知家属!在家属的追问下,吴树雨在桌上翻了半天拿出来一份《劳动教养决定书》递给我们。《决定书》上写的崔秀丽被教养的依据是2003年8月4日在叶柏寿南街三委与出租房屋人刘某联系租得房屋一间,8月17日公安机关经工作发现,崔秀丽所租的房屋内藏有大量的法轮功书籍等东西。家属看完后大吃一惊,更加怀疑。《决定书》上写的和吴树雨刚刚介绍完的经过一点都不一样,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当时家属们带着疑团和迷惑又到拘留所,问所长于忠志:崔被拘期间出去过这个院吗?于说:没出去过,接着于又重复一遍说:自打她进来后从没出过这个院。家属又问:在崔秀丽身上翻出什么东西来了吗?于说:你们找小康问问,他知道,家属们又找到小康(管理员)问此事,康说:就是一个手机,一块表。家属们又问还有没有其他东西?康说:没有。家属们又问:当时崔的身上有没有钥匙?康说:没有钥匙。家属们为了核实准确性,重复追问:在崔的身上一个钥匙也没翻出来吗?康说:翻了好几次,翻的挺细致,根本没有钥匙,你们要是不信我,就打开厨子给你们看看。当时家属们看确实是一个手机,一块表,康又找来登记簿,登记簿上登记的就上一个手机,一块表,确实没有钥匙也没登别的东西。

2004年4月6日,家人千里迢迢去马三家见到了崔秀丽本人,问她是否在河南有租房一事,崔秀丽说: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家人问她,你在被关押期间出过拘留所的院吗?崔说:从来没出去过。从这一点明确看出,被害人说的和拘留所所长说的是一致的。很显然法制办的吴树雨说的全是假话,纯属捏造、陷害,已构成诬陷罪。

家属们又问被关期间审讯过程,崔秀丽说: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三人一班轮着审,白班由姜杰负责,夜班由刘英选负责,他教给我让我说在河南租一间房,让我承认租的房里有法轮功书籍,不承认就不让睡觉,轮班审,由于过长时间逼供,我根本无力反驳,审讯时不做笔录,他们背后写材料,由王志抓着我的手按的手印,材料内容写的是啥我全不知道,他即不给我念,也不让我看。崔秀丽还告诉家属,她被抓那天,不法人员们翻走一个手机、一块表,还有三拾元钱,家人去拘留所查问东西时,他们谁都没说有钱,登记簿上也没有登记。

家属按《决定书》上说的,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城南街三委出租房屋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房主说:第一次租房是老两口,老两口走后,紧接着第二次租房人是一家四口,一直到现在还住着,从没出租另外的人。家属又明确的问房主:去年8月份是否有一个姓崔的女士,30多岁在你家租过房吗?并且交了半年的房租费,房主说:没有这事,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也没有30多岁女的租过我们的房。

建平县国安大队大队长姜杰是全县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责任人,一直充当江××集团的打手,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并绑架大法弟子,以敲诈钱财。有一次姜杰到一家饭店吃饭,老板向姜杰索要欠的饭费,姜杰说:“你再等一等,过几天抓几个法轮功就有钱了。”

有关责任人:
姜杰,男 ,45,辽宁朝阳建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刘英选 ,男 , 54,辽宁朝阳建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员
吴树雨, 男,约46岁,辽宁朝阳建平县公安局法制办警察
李方阁,男, 约50岁,辽宁朝阳建平县原付山派出所所长,现调县戒毒所
王克 ,男 , 约47岁,辽宁朝阳建平县公安局国保队警察
王刚,男, 40多岁,辽宁朝阳建平县付山派出所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