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讲真象 正念正行反迫害

一位老年弟子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99年7.20江××妒忌发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所以同修都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我也去了,我是97年得法修炼的,我崇敬师父、敬大法,我要告诉人们大法好。但是到南站被不法人员截后送回。

以后同修们印资料发,因资料少,人多不够用,我自费找复印的给印,人家不给印,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帮助看孩子,他们在夜间偷着印。我天天去发几十份、几百份,有时几千份发。因为查的太紧,人家不给印,我就自己写去发。

2000年秋天我们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经过很多周折我总算领到了一张表填好后刚送上去,屋里窜出一个人象疯了似的大喊大叫把我们劫持到了公安处,又由驻京办事处接去非法关押。我们给他们讲真象说:“我们都是做好人,大法是冤枉的”。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是学真善忍的。我们也同情你们,但是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也得执行。”每个人单位被迫交三万元,由市副公安局长把我们劫持回山东。我给他讲真象说我们师父叫我们“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好人,我们有错吗?他说:“你们法轮功正确,难道××党错了吗?”我说:“镇压法轮功就是错了”。(XX党什么时候不是错的?杀人如麻,冤案遍地,贪污腐败,谎言诈骗,坏事做绝。)

我被送到看守所,给犯人讲真象,讲大法叫人修心性做好人。有很多犯人也跟着学法、炼功、背经文,有的还说我出去后也一定学法轮功。后来家中花了一千多元请客送礼把我弄出来了。到家后家中人看的很紧,我走哪,老伴跟哪。我利用理发、洗澡、买菜的时间给相关人员讲法、讲真象,心想讲一个是一个,能救一个就救一个。

2001年有一天,我白天去一所大学家属院发真象材料,被人举报,分局来了七八个到家翻,抄走大法书三本,真象材料200多份,师父录音带一套。他们把我绑架走,逼问材料来源,和谁联系,你和谁还炼功。我心里想无论如何也不能交出同修。有一个姓何的局长喝得醉醺醺的,照我头猛打一拳,当时我差点倒在地上,他穿着大皮鞋猛踢我的小腿。他嘴不断骂着脏话。还有一个姓赵科长拽着我的头往墙上撞,我心里一个劲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

不法人员从7点一直折腾我到2点钟,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不许坐着,举手蹲着。不管他们怎么说,也是那几句话,最后他一看没办法,才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是那个姓曹的女警察值班,她说:“你又二次进来了。”

监号已有4名大法弟子,我们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不断给犯人讲真象,她们也跟着发正念、学法、炼功,有的还抄写洪吟、经文,抄《转法轮》。和管教讲真象。有一个姓王的队长,很爱打人,对大法弟子很凶。有一次我给她讲了两个多小时,给她讲打人造业,迫害大法弟子罪业更大,要遭到报应等。她明白真象后她说以后我不打人了,对大法弟子也不那么凶了。还有位负责队长经同修讲真象后,很同情支持大法,给各号传经文,还给我大法书。我和她协商,几个号的同修到一起切磋一下,她马上答应,我们切磋好几回呢。

在看守所时我给家里写信不叫往外花钱弄我,他们不听又花了三千元把我弄出来,我被送到洗脑班,整天听他们胡说八道,颠倒黑白、造谣、诬蔑。我不听,在心里一个劲发正念,他们叫发言,我就反驳他们。有一个副主任给我单独洗脑,我给他讲真象,讲大法的神奇等,叫他给自己留条后路。他说的还没有我说的多,第二天他去班上讲,他叫着我的名字说“她反而转化我”。我逢人就讲真象。邪恶之徒逼迫写三书五书,不写送长期班。我坚决不写。

静下心来向内找,我为什么被举报进看守所,进洗脑班,哪里有漏,找到了,心里是不怕,但也应该注意安全,在当前形势恶劣的情况,应该理智,应该看完书、听完录音放到安全地方。邪恶抓不到把柄,他们也没办法了。

28日的晚上我突然感觉胃难受,几个同修问我怎么办,我明确表态我坚决不写什么书,你们也别写。这时我要吐,一吐几个小时,他们办班的也怕了,找来医生给我检查,这时已吐血了,要送我去医院。经我老伴和他们商量说,我姑爷是医生,又是院长,我们回去治,他们经请示同意我回家。

我又用手写真象去发,在集上发时被一个小姑娘给盯上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她追踪我到楼下,打听人时正好是问到我儿媳妇。她一看是我写的字,把人家领到没人处说了些好话又给她买了些东西打发走了。我儿媳妇怕别人来找,赶急打发我和老伴去千里之外姐家。一去六个月,在那四五个人看着我,我利用去厕所时间去人家讲真象,凡去姐家的人我想一切办法告诉他(她)们真象。

后来我们回家刚到不几天,邪恶之徒又找上门了,到处抓我,我跑到朋友家,他们又追到朋友家,最后把我劫持到长期办班处,整天逼迫看录像、写什么心得。那时气功痞子、科学痞子,他们为了政治资本颠倒黑白、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

洗脑班那里有各种刑具。有一天早晨,六位同修被拖出来铐在大树上。他们叫抱大柴火,因为她们绝食抗议好多天了,有的穿着衬衣光着脚,有的露着肚子,手被反背铐在树上,头被他们用枕头压着。十一月的天气正要放暖气时候,很冷。有的同修瘦得皮包骨,真是惨不忍睹。还有一个同修灌食给灌死了。

有一个姓高的主任说:“这里不是监狱的监狱,不是劳教所的劳教所,我叫你们脱一层皮,打死算白打死,你到哪去告也没用……”。有位同修三十多岁被打断根肋骨,被关9个多月了。

每期班20天,交一千元,不转化接着办,每天吃的白菜、馒头、咸菜,他们和外面人说每天都吃六七个菜。他们每天吃六七个菜而不是我们。

我们给管教讲真象,给医生讲真象,给他们讲迫害大法弟子要造业、要遭报应,经过我们同修多次讲,他们都有些好转。

我去了十多天就腹泻、头晕,医生检查时血压120/90。第二天又去检查,我求师父救救弟子吧,我要回家。也真是神奇,量血压时高压170,低压120,他向领导回报。我们家也去人找,我也和他们讲。还有一位同修也有病几天没学习,给检查时,我想起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也是他的事”(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立刻帮她发正念同时求师父帮助,叫她血压上升,一量高压180,低压120,第十八天下午5点钟我们一起回家走出魔窟。

我两次进京,两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关入洗脑班,都是我坚信师坚信法,在恩师的看护下闯出了黑窝,也没写三书五书的,这都是师父爱护、大法的威力。

我和老伴去支工资往回返时下坡路,我的车骑也很快,要到大道时有个骑大摩托车的人拐弯拐大了正好撞上我,只听“当”的一声把我撞在地上,当时摔得有点晕头转向,他们把我扶起来。我的臀部、腰、脚都疼的厉害。骑摩托车的人问我摔坏没有,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我摸一下骨头没事,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讲那个老太太被车拖出去十多米远摔在地上的事。我也说:“没事,你走吧!但我告诉你,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然你得花几百上千元,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他说:“好,我记住了,谢谢你。”他走后,一看车坏了不能骑了,这时我老伴骂个不停。又有一位倒垃圾的女的说:“你这个老太太怎么放他走了,叫他检查跟他要钱。”我说骨头没坏,疼几天会好的。

一次去外地办事,在车站等车看到几个人打羽毛球和乒乓球,我过去告诉他们真象,他们说:“好吧,我们记住了。”我到外边小卖部有几个人在那呆着,正好有两个妇女要吃药,她说我这病吃了药也没治好。我说告诉你一个神奇的药方,你信不信,她说不信,我说你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心诚意,保证能好。她说:“法轮功不是被镇压了吗?”我就给她们讲真象,有一个男的来了,做煎饼果子,一位女人告诉我说:“老太太别说了。”后来人家告诉我说他是派出所的,正非法抓法轮功呢!

我又告诉那位卖东西的女人,我说你告诉你爱人千万别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迫害对你们全家都不好,她说:“行,我记住了,谢谢你,老太太。”

我去了一家私人厂办事,我给老板讲:法轮功是正法,天安门自焚、自杀、杀人的都是假的。他说我不信,但我不反对,我也不检举你。我去学校给校长讲了一个小时,要求他千万别叫学生写作文等形式来批判法轮功,他答应了,他说上边叫学生作文有批判法轮功内容,但我没照他们说的做。

师父最近经文说:“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努力做好三件事。《转法轮》我已学了几百遍,可是论语还背不下来,只通读,原来老认为自己岁数大了,记忆不好。现在我也下决心背法,论语已经背下来了,《转法轮》只背了几页。发正念的事,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间一般不耽误,赶上吃饭时我提前做饭,叫他们上学上班的吃,我发完正念再吃,最多一天发18次,少8、9次。讲真象,我也同样积极去做。无论做多少,实际都是为自己做而不是为师父做,师父为我们慈悲付出一切,我要争气,不辜负尊师慈悲苦度,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