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洪扬大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是95年3月得法,从99年7月20日迫害至今5年了,我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洪扬大法,助师正法,我是何等幸运的生命,能与师父结缘,成为师父的弟子。从古到今都是没有过的事呀!我一定要珍惜这缘份。

我明白了法理,坚信师父的话,我要做个真修的弟子,任何时候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1学好法,2发正念,3讲真象。

从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一直没动摇,我坚定大法的信念。爱人孩子都相信电视谎言,坚决不让我修大法。我就跟他们讲,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是正法修炼,肯定会有魔的干扰,谁迫害我们他们都遭报应。爱人经常的打我,身上左一块青右一块青,越打我,我越坚定。后来又要提出离婚。有一次他拿一个厚厚的烟灰盘打我,我一躲没打着我,结果把屋内越层楼梯打个坑,烟灰盘粉碎,他说坚决不和我过了,逼我离开这个家。后来,我跟他说:“你因为我修法轮功要离婚,你可要想好了,是你提出离婚的,我不能提出离婚,你要离婚可以,你必须写出字据来。我什么也不要(楼170平方米)限你一个星期时间。”到一个星期了,我问他:“你要离婚,写字据拿出来。”他笑了说:“离婚再找不到你这样的了。”我告诉他:“你离与不离,大法我得学,家里所有的活我全干都可以。”从那以后,我看书他再不象以前那样生气了。

我和爱人在一个私人企业上班,2000年3月12日爱人和司机去朝阳交养路费,下午往回返的路途中轿车一下翻到沟里去。据说有7、8米深,轿车四轮朝天,整个车报废,路上面的人、跑下来看车里死几个人,一看人在车里动来动去的,外面的人问怎么样?他们俩互相看看没事,就从玻璃窗户爬出来。(爱人身体200斤)连一块皮都没破,看热闹的人都说,真是奇迹。晚上回来,告诉我此事。我激动的大声哭着说,这是大法的威力,是我师父保护你,老师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一面说着,一面哭着。爱人他也哭了。

2000年10月24日,后半夜3点钟,我家是住三楼,从厨房爬進来一个小偷,把我爱人挂的衣服全部偷走,我的衣服是新的,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把我的衣服放在厨房地上,上面放两把菜刀;更奇怪的是小偷从左边窗户進来的,右边窗户上有个手提兜,(白色)里面有钱是400多元钱还有手机,小偷就是看不见,小偷从门走出去的。爱人听到开门声,起来发现这一切,再没有发现其它情况。后来就又睡觉。我5点起来炼功,发现爱人犯病了,就把他送進医院去,经检查是脑出血,9天神志不清,医生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我明白医生说的话。氧气管,吊针管,又是往胃里打食的管,一个人都忙不过来,我们就三班倒,一班两人,我是0点去看护。白天学法,前半夜能出去发传单等,白天取回传单叠,叠好用一块红纸各个包上用皮套套好,晚上我10点就出去发,12点以前我得赶到医院。爱人住院47天,病恢复很好,用医生话说,他病好的太是奇迹了。

2001年12月一天,接到流离失所的同修的电话,以前不知他在何处,心急如火,突然知道心里很高兴。我急速到达此处,上楼一看都12月份了,晚上没被盖,睡在草垫子上,晚上不点灯,还没有暖气,生活非常艰苦,但他们都克服困难,都很乐观。我看了后,准备厚的被子、褥子,每星期买馒头、咸菜,买锅热馒头用。有一次,我带去传单让他们也帮我叠,叠好装在每一个信封里。我们正在叠的过程中,有人敲门,我们4人就把叠好和没叠好的都放起来,我们都开始发正念,不许恶人干扰我们。因为没有同修知道此地,我们大约发有15分钟的正念再也没有听到声音,我们又开始叠、装,都准备好了,我要往楼下走之前,我们4人又发正念,我顺利的返回家。

我上班的地方很远,坐厂通勤车上下班,我有时下班不走,等通勤人走后,天也黑了,我把自己做的横幅挂在路的两边大树上,一边挂一边发正念,不让恶人看见,几次都很顺利。第二天早晨,坐通勤车路过时,老远就看见红红的布,上面写的大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随风飘扬,心里真是乐在其中,有时都挂20多天才不见了,每次挂完后又打车返回家。

2003年3月12日中午,我准备给同修送两本明慧周刊看,又拿些贴的传单,心想贴完再送同修,80多张快要贴完,就剩5张,我一边走路一边往电线杆上贴。刚贴完从后面上来三个人一下子把我手中的兜子抢走,把我带到一个屋里,问我是哪的?我也没吱声。他们问我哪个单位的?我也没告诉他,他们有人就往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来了两个人把我带到楼上去,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他们问这问那我也没回答,他们生气的说:“你说了就放你,你不说,今天就送你到马三家。”我就在心里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们把我送到马三家。他们问我有没有组织,我说没有。后来他们把手提兜子里都翻了出来,问明慧周刊谁给的。后来有个是领导的样子的人,他说:“不看你年龄大,我早就打你了,问你这么长时间你不说,东西哪来的,配合我们不把你送走,不说,真的送你去马三家。”我说:“你们不送我去马三家你们得福报,送我去马三家将遭恶报。我也不是犯人,也不干坏事,为什么送马三家?修真善忍的人都是好人,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你要有困难我都能帮你。我们就是个信仰,信仰自由。”“你学在家学呗,到处乱贴,国家不让学,你知不知道?”我说:“国家不让,不就江泽民一人不让学吗?他也说了不算,他说不让学就不学了?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在学,谁学谁受益,我原来有心脏病、风湿病、脚后跟长骨刺不能走路。学法轮大法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我就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让世人都学大法。”他们又问我:“你怎么办吧?”我说:“你们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要把我送马三家,你们就遭报,不信你试试。”

他们打开我的电话本,我心里有点害怕,上面有很多同修的电话号码,我怕给同修带来麻烦,我心想保护好同修,不能出卖同修。他们问:“你儿子干什么的?”我告诉他们“没儿子。”“女儿呢?”我告诉他们女儿是干什么的,我心想让他找女儿,就不再问电话本上的同修名字了。他们真的就去找了。后来我发现屋里就剩下一个人了,其他人都不见了。恶人找我女儿让她带他们去我家把书、师父的法像都拿来了。到晚上快6点,我听到女儿说话声,上楼女儿就哭。我一看把《转法轮》书拿来了,我就去抢书,女儿、警察挡着也没抢着。女儿说:“都要送你去马三家了,我再三说,我爸有病,是脑出血,罚一万元才没送你去马三家。”女儿就推我回家了。

总之,迫害这5年多,大法弟子都走过风风雨雨修炼的路。大法每时每刻都在我心中,我还要以法为师,不断修去自己的执著,清除旧势力的迫害,完成自己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