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小弟子见证大法的殊胜与神奇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我修炼大法已经5年了。在这5年中,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殊胜与神奇。为了见证师父与大法的伟大,走好我今后的修炼之路,现将我所经历的一些神奇的事情有选择的写出与同修交流,因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修炼大法前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刚刚修炼不久的爸爸让我闭上眼睛看前额并问我前额里面有什么,我回答说:“前额里面有太阳!”爸爸经常在家里放《普度》、《济世》音乐,我一边玩一边跟着听。一次,我在地上玩积木,耳边听着《普度》音乐,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旋转的法轮(在当时我并不知道是法轮),只是觉得很新奇,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修炼大法后才知道在我修炼之前师父已经把我的天目打开了。

一天晚上,我临睡觉时爸爸正在地上炼第五套功法,我一时睡不着觉便东张西望,突然,我看到爸爸身上发出耀眼的金光。当时我有些害怕,但没说什么。第二天早晨我问爸爸,爸爸笑着对我说:“别怕,这是正常的,炼功人身上都有能量。”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修炼大法之初

1999年年末,我因病痛的折磨继妈妈走入大法修炼后也正式开始了我的修炼大法之路。我当时只是每天看一段《转法轮》,后来逐渐由一段到一页再到一个问题最后发展到看一讲。在看法的同时,由爸爸教我五套功法。每天在学校上课时,我都能感觉到脚下有法轮在旋转,炼功时浑身上下热乎乎的,非常舒服。看法时,我的天目看到法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佛的形象,连偏旁部首都是,他们的姿态各异,美妙无穷。有一天夜里,在睡梦中我看见师父身披金色的袈裟脚下踩着莲花站在我的面前冲着我微笑,当时我非常高兴。

*進京证实大法

由于爸爸、妈妈的悟性很差,直到2000年夏季我们一家人才决定到北京证实大法的伟大。7月22日那天,我与爸爸、妈妈一起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们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以炼功的形式向过往的行人展示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庄严与神圣。后来,我们被抓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再后来,我们一家人被囚禁在双城驻京办事处。最后,我们又被拘押回双城。一到双城,爸爸、妈妈就被抓進了监狱。没办法,我只能暂住奶奶家。就在爸爸妈妈被抓的那天晚上,在梦中,我的主元神飞上了天!天上真的非常好——许多仙女在上面飞来飞去,还不时的向下面飘洒各种各样的鲜花。当时我盘着腿、结着印坐在莲花上。这时,我看到有许多佛都朝这边飞来,其中就有师父。师父冲我笑了笑,然后便飞走了。我在上边大概呆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向下落、向下落,然后便从梦中醒了过来。我对爷爷和奶奶说起上天的事,他们都不相信。(现在我知道了:当时不应该和他们说得那么高。)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让我好好修吧!

*進入渐悟状态

2002年4月,双城被邪恶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哈市恶警和双城恶警联合在双城进行地毯式大搜捕,疯狂抓捕大法弟子。被判一年劳教的爸爸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刚回到家中不久,4月19日深夜,二十余名恶警强行用万能钥匙打开我家防盗门,不由分说的将爸爸妈妈带走,只留我一人在家。第二天下午,爸爸妈妈才被放回。当时爸爸的状态很不好,虽然怕心极重,但他仍坚定的带着我集中学法。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法理有了较深入的理解——知道了什么是个人修炼,什么是正法修炼……就是在那个阶段,我开始逐步進入了渐悟状态。

一天晚上发6点正念时,我的状态非常好,進入了入定的状态。发着发着,忽然,我的天目开了,看到了一群邪恶,它们怪模怪样的,个个都凶神恶煞。然后又看到了一些天兵天将,他们个个身披战甲,与邪恶打了起来。当时我非常激动,心里不停地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于是便消灭了不少邪恶。我继续念口诀,这时从远处飞来了一个金钵,一下子把邪恶全都扣住了。过了一会儿工夫,金钵打开了,里面除了血水以外,什么也没有了,此时我也发完了正念。从那次发正念开始,只要我的状态好,在每次发正念时,我都会看到除恶的景象,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宇宙正邪大战!许多景象根本无法用常人的语言描述。我有时会把看到的景象选择性的讲给爸爸妈妈,他们听后倍受鼓舞,增强了发正念的信心。

有一次,爸爸让我清理自身的空间场,于是我开始清理。我看到了空间场中有几只狐狸鬼鬼祟祟的跑来跑去,我想它们绝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邪恶烂鬼。于是,便念起正法口诀除恶。随着口诀声声,四周便放射出一只只神箭,许多狐狸都被射死了,只有两只狐狸逃了出来。我继续念口诀,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大葫芦,把两只狐狸全都收了進去,最后把它们化成了水。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有一段日子,我不但能看到除恶景象,还出现了一些神通。有一天,我和小伙伴在学校玩捉迷藏的游戏。当时我躲在一扇门的后面,一个小伙伴向门边走来,马上就要看到我了,我无意识的向前一冲,想都没想就穿过了这扇门。就这样反复几次,小伙伴怎么也没找着我。

我还多次在发正念及炼功时出现肉身穿越空间移动位置的现象。一天中午,我和爸爸一起炼抱轮。爸爸站在前面,我站在后面。当时我闭着眼睛,状态非常好,真的像师父所说的在鸡蛋壳里那样美妙。哪知道炼完功后,爸爸回过身来,一看我没了。原来在我炼功时,我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已经转移到客厅了。

*运用神通讲真象

在学法中,师父的关于讲清真象的法理逐渐启悟我也应当抓紧时间讲真象救度世人。

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两位同修出去讲真象。王姨走在最前面用喷筒喷字,我们紧跟着发正念,这时,我的天目看到有几个恶鬼在旁边张开血淋淋的大嘴嚎叫,企图阻拦王姨喷真象标语。我立即默念除恶口诀,但这几个恶鬼仍是无所畏惧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我。于是我便举起左手,心中喊了一声“灭”,只见我的手放射出一道金光,那几个恶鬼立即变成了一堆尘埃。之后,又有一群邪恶向我们扑来,我们的护法神立即冲出与它们打斗起来。我马上默念正法口诀,只见地上闪出一道光,邪恶全都化成了水。最后,我们五个都安全回了家。

还有一次,我自己在一个社区里撒真象传单。当时我一直在发正念,让每个电子门都打开,电子门果然开了不少,所以我能很顺利的進去撒真象资料。出来后,我看到有一个背着背包的姑娘走过,她的包外拉锁还开着,我想:要是有份资料能在她的背包里该多好啊!我这样想着,哪知道我兜里的传单就自动飞進了那个姑娘的包里。我非常高兴,因为这样又能有一个众生得救了。

*不精進弟子的状态

一段时间里,爸爸的状态不是太好,几乎整天迷于电脑学习,还美其名曰为了正法的需要……与此同时,爸爸又沉迷于常人的工作。那一段时间他很少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讲真象。我的天目看到他另外空间的身体已经坏得不成样子了——牙几乎全部掉光,身子也腐烂了,有时满脸血污……师父的法身看着也很着急,每当爸爸迷于电脑时,师父法身的眼睛总是不停的瞅着爸爸,那样子很是失望。后来,爸爸及时调整自己状态,也一日日的开始精進了,师父法身也就不那么着急了。当爸爸真将学会的电脑技术用于做真象资料时,师父法身看着爸爸高兴的笑了。

*抓紧时间讲清真象

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中,师父向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尤其是大陆大法弟子明确提出了“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的要求,我觉得我们都应当无条件的听师父的话。

前些日子,大舅出车祸死了,家里人都很悲伤。但我们一家三口都明白,身为警察的大舅是遭恶报死的!因为他曾经做过转化大法弟子的事情。爸爸妈妈也曾向他讲过大法的真象,但是,大舅受毒害太深了,不是几句话就能让他明白的。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给大舅明白真象的机会,但终因爸爸妈妈讲的次数少,也怪我没有及时跟他讲清真象,最终还是走了遭报的路。

为此,爸爸妈妈特别伤心,我知道,他们是在为自己的不精進而难过!如果再深入的向大舅讲清法轮大法的真象,也许大舅他就不会死了。遗体告别那天,我的天目看见了大舅。在另外的空间里,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低着头,在他的棺材前游荡着。我能感觉到,大舅在为失去人身而懊悔!在为自己做过对不住大法弟子的事而深深的懊悔!可是已经晚了!在此,我想告诉所有的大法弟子,一定要跟家人讲好真象,讲清真象!让他们彻底明白,免得遭到同样的下场。

我知道,我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对我及我身边的一些同修的鼓励,所以,在宇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不愧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