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妈妈的去世看抵制另外空间干扰的重要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我妈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被迫害后她两次進京上访 ,被非法劳教两年,从劳教所出来后不久去世了。我妈是被邪恶旧势力干扰迫害死的。

我妈年轻的时候有一天在大河边看到河里出来一个戴草帽的人抓她的手,从此她总能看到一些低灵的东西,特别害怕。我爸为了给她治这种病,就让她跟别人学了一套祖传的所谓佛家功。每天都盘腿打坐炼功,还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很多景象,后来她供了一尊观音像,并称其为“老天爷”。得法后,她很快就把观音像送走了,可是她心里还有这个“老天爷”。尽管她学法炼功很用心很坚定很吃苦,但是背后的东西一直干扰她,睡梦中与她说话,告诉她一些事情,同时又说大法好,让她好好学。后来我妈明白了法理,对一直跟着她的这个东西有了一定的认识。在一次大型法后会,她痛下决心不要它们,但当晚炼功就怎么也盘不上腿了,她就寻思是不是师父不让我放弃它们呀?她带着这个疑惑就在法中给自己找依据,当看到《转法轮》中写到:“还有一种形式,就是我们往往根基很好的人,容易受高级生命的控制所做的一些事情。”她就认为自己是这种情况了。

大法遭迫害后我妈积极支持我们進京上访;冲破阻力取得新经文;严厉抵制恶警对我家的骚扰;并向有关人员讲真象,非常坚定。99年底,她听到那个东西告诉她让她進京,她就立刻去了北京妇联上访。被遣送回来后,又听到那个东西告诉她:“不要紧,过几天就放回来了。”果然十五天后她就被释放了。从那以后,我妈便认为那个东西不反对大法,她就不再排斥它们了。每当我们劝她不二法门时,她就坚持辩解说:“师父说有些正神是帮老师正法的,也是好的。”

在2000年底,我们一行十人准备再次去北京上访时,我妈又看到那个所谓的“正神”给她颁发了许多证书,支持她進京,更坚定了她去北京的决心。由于她没有意识到是旧势力在指使她,所以黑手烂鬼就更钻空子。我妈被抓回来,做为组织者判了两年劳教,精神上和肉体上遭受了极大的迫害。她被送到劳教所的当天,“转化”的人就劝她说修炼已经结束了,因为师父说过修炼有终止的那一天。我妈就想到她前两天梦到一本大书合上了,她就觉得和这些人说的是一个意思,马上就“转化”了。(可她心里仍然崇敬师父和大法)转化不久身体就呈现了病状,2001年7月保外就医回到家中,看到师父的经文,醒悟自己转化错了,又重新开始修炼,但是状态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开始把师父的法像摆在桌子上天天烧香、上供、磕头……我们指出这不在法上时,她就说:“人家(是她背后那些东西)都告诉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就不让烧香了。”

虽然她每天大量学法、背经文、坚持炼功,可她炼功后好了的乳腺炎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亲友们都劝她快做手术,加之另外空间的干扰一直不断,还告诉她去哪个医院复诊等等。手术也没有缓解她的病情,我们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开始发正念清理。发正念她的疼痛就能减轻,不发正念黑手烂鬼就迫害她让她疼得在炕上打滚,还在她的耳边说:这是在造就你呢。我们发正念清理一批又来一批,有男的有女的。并且她看到有两个人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让她喝,告诉她喝了就好了,结果她喝了痛得更厉害了。我们同时悟到她必须放下她心里一直认为的“老天爷”。当她决心不要它们的时候,脊柱象断了一样,疼得死去活来,甚至奄奄一息,缓过来后,她清醒的说:“不二法门很严肃,我彻底不要它们了,师父把它们都清理了。”然后就象好人一样正常吃饭走路。

因为她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又不足,黑手和烂鬼很快继续迫害她,让她每天痛不欲生。学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后,她不再怕了,她说:师父说了众生的命都收在师父那里了,谁说了也不算,我什么也不怕了。并且开始深挖自己的执著心,什么事体现了她什么心,都一条条的讲出来。那几天她说看到自己身上的业力象水一样顺着炕滴滴嗒嗒流到地上,身体周围都是白色物质。有一天她说看到“师父”了,“师父”告诉她说六、七号就好了。她就又相信了,结果六号晚上她就去世了。

母亲去世后,我们通过深入学法和看《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认识到我们对旧势力认识不清,有时候还认为我妈在消业,这一切都是她修炼的道路,有意无意的助长了旧势力的迫害,并被它们利用。师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中指出:“大法可以救度一切众生,在伟大的事实面前,甚至钻入三界和三界内那些破坏大法的所谓高层生命也不否认了。那么就带来一个问题在常人中表现出来,如有一些原来反对大法或对大法不相信的人也来学炼大法了。大法可以度一切众生,我不反对什么人来学,我就是把大法传给众生的,关键是这些人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学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来保护他(她)们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以及宗教中的什么,或他(她)们心中的神。”师父在《坚实》一文中也指出了“这些三界内的生命(所谓的神)和高层空间逃避正法跑進来的各种所谓高层生命”对正法進行严重干扰、抵触与破坏的情况,使我们真正明白了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会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严重的后果和损失。

我把这件事情写出来,是希望与我妈有类似情况的学员,或有些幻听、幻觉、主意识不清、正念不足的人,一定要警醒,珍惜师父给的机会,珍惜师父给的时间,彻底放下那些根本的执著,严肃对待修炼,不要再执著和接受任何邪恶因素所干扰。做到真修大法,金刚不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