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我是大法小弟子,9岁时跟妈妈一起修炼大法,当时晚上炼功点组织大法弟子集体学法。我因总想着跟另一位小弟子玩,所以每天催妈妈带我去,就这样没过多久,师父便给我消业,我开始牙疼,很快就好了。后来妈妈便积极的参加大法弟子组织的各项活动,自然也落不下我了。为了看师父讲法录像,妈妈早上5点叫我起床,带我去看,虽然我看一会就睡着了,但我仍然能听见。

时间的钟不知不觉走到了1999年7月20日,突然,电视上不让炼功了,我当时还不明白,便听妈妈说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时我很舍不得妈妈,怕她一去不回来了,但是我依然答应让妈妈去。同时我也决心和妈妈一起去,妈妈不让我去,可我主意已定。一天下午放学后,我把书包送回家,便头也不回的同母亲走上了去北京的路。同行的有很多大法弟子,当时年纪还小不知道害怕。可惜我们四位同修,离北京只差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山海关被恶警拦截,太遗憾了!我们被关押到山海关中队二大队,在那里关了三天,那的中队长非常蛮横,也特别邪恶,把我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让我们在桌子上睡。但他们不怎么管我,我可以随便出入。我当时想,前面就是火车站,我们可以趁恶警不注意走出去,就是走也得直到北京。所以有空我就往车站方向走,可是被他们发现了又把我截起来。一天,我无意中跑进了队长办公室,看到了同修被扣的身份证,便拿了回来,还看见一张纸上写着被抓的大法弟子的名单,便顺手拿出来烧掉了。

我们被送回当地,妈妈被关进拘留所,我回到学校上课。我们去北京后,爸爸还以为我丢了,四处寻找,闹得满城风雨,似乎人人都认识我。回到学校,这个找谈话,那个找谈话,都想从我嘴中问出点什么,我心里明白,什么也没告诉他们。学校在大会上点名批评我,并且给我记入档案。在家爸爸天天让我去监狱劝妈妈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我不去爸爸就骂我,所有的亲人都指责我,说我知情不报,我当时只有抱着妈妈的照片晚上一个人哭泣。爸爸告诉我说马姨(同修)出卖了我妈,当时学法少,理解的不深,常人心很重,轻信了爸爸的话,心里对她恨得不行,正巧赶上公安局抄家,便说出了大法书籍藏在马姨家中,结果造成了重大损失,事后我非常懊悔。悔当初一时孩子气。数月后,妈妈被放回……

后面的一段时间内,我认真悔过想明白了。想办法弥补我的过失。经过更加深入的学习大法,我知道自己造下了罪业,即使这样,师父依然没有放弃我,慈悲的师父啊!弟子知道错了,我无法表达此时心中的感激。

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快讲》,师父说:“抓紧救度快讲”,我便努力的向同学们讲清真象。在哪跌倒的就在哪爬起来,我和妈妈一起出去发传单、挂条幅等,每发一张传单我都会发正念,让有缘人多看一看。我们要多发正念,铲除邪恶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而且更要多学法,纯净自己,多炼功加持神通,不能让邪恶钻空子。

三件事,我还没全部做好,因为自己的惰性,我决心要铲除懒惰,做好三件事,谨记师父在《读疾风劲草》中说的“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每一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