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Migros》杂志:一种特异能量开始贯通我的全身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这是一个关于在儿时就经常生病的瑞士女子的故事,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法轮功,她发现没有比这再简单的修炼方法了,她说真正说服了她的是法轮功的法理,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由于从小受到病痛的折磨,她对其他人遭受的痛苦就特别敏感,她认为这场镇压的要点之一就是中国政府大面积的诬陷宣传,她真诚的希望通过讲真象能使正义得以伸张。

瑞士最大超市集团经营的《Migros》杂志的记者Jean-Francois Duval于2004年11月2日报道,为了支持法轮功,日内瓦的一名律师Marille Pun女士,坚定的按照这一中国功法修炼,她坚定的反对对该功法的迫害。

记者写道,这是一个关于在儿时就经常生病的一位女士的故事──“噢,我当时还不知病到危及生命,也从来没有被送去急救过,但是我总是处在浑身疼痛的状态。”当她刚满9个月的时候,她身上就涂满了一种黑色的油膏,主要是为了治疗一种非常严重的皮疹。用这种膏药导致她的肺萎缩,呼吸困难,她每天都会感到很压抑。“但是从积极方面说,就象其他身体有问题的孩子们那样,我对其他人遭受痛苦就特别敏感,我那时就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人象我一样在受罪。”

在日内瓦她就读于Chatelaine小学,在Voltaire上中学,后来她先后成为人民圣玛丽天主教祖图阿雷格人分部的解说员和负责人。

“蜂鸟”是她的图腾。“我觉得这个解说员的工作非常光荣,我真的特别喜欢我的“蜂鸟”图腾,我得知蜂鸟是一种非常小的鸟,它有一个很大的嘴,耐力很强,可以飞越很长的距离为自己的孩子去寻找食物。”

象这样的年轻女孩子你再也找不到了──今天的年轻人,已经没有这样的了──她从来没有吸过大麻,也不追求物质享受,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将她在年轻时学到的人生价值和理想具体的运用到人的一生中”。此外,“她四周都环绕着那些热衷于社会工作的人们,其中包括Andre Fol牧师”,同时她也参加一个现代色彩的团体“成为一个比较好的基督徒”的活动。“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那是我的指南。”

1985年在获得了律师的资格后,她立即成为日内瓦州税局的法律官员。在当时的一个处长去世后,她被任命为该处处长,这在当时是几个最高位置之一,当时她年仅27岁,负责主管登记权、继承权及土地税处的工作,大约领导40多人。“我在当时是得到这么高职位的第一个女性。”当她的朋友问她在税局里做什么事时,她回答道“我尽力将我的行为准则及正义感贯穿于我的工作之中。”然而在这之后的5年多里,每周70多个小时的工作,使得她不堪重负──“我不得不将我的接力棒交给后来人。”她决定开始新的生活:60%的时间致力于日内瓦大学的管理工作,剩余的时间将用于社会事业,例如休养和残疾人保健等。

* 佛教和道教之间

大约就在同时即1992年在中国的李洪志先生公开传授古老的法轮功修炼大法(一种传统的气功修炼方法)。今天该功法已经在60多个国家传播开来(在瑞士是从1996年起开始的)。

起初中国政府是全力支持和鼓励法轮功的,该功法仅通过口传的方式,传播的非常快,各行业都有人在修炼,因为这种新式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赢得了广大人民的心,有助于他们的自我身心改善。在九十年代中李洪志先生移民美国,当时中国政府的一项调查表明在中国已有7千万人修炼该功法,即12个人中就有1个人修炼。因此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下令镇压,就象当时罗马帝国下令镇压基督教徒那样。

非常凑巧,在1999年同一年,Marille Pun又病倒了,整天后背疼。医生说是“纤维形骨髓炎症状”。然而她的耳边继续就象有人在提醒式的对她说:要想着别人。但是到2000年夏天,她不得不请病假休息。

* 老学员免费教新来的炼功

她父亲告诉她,在加拿大的一位表亲修炼法轮功。为此Marille Pun在日内瓦着手做了些调查,发现这个修炼团体是一个松散的组织。“由老学员免费教新来的炼功人,没人向你收费,也没人要你的名字,不需要做任何登记,因为没有正式的讲课──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炼功人数总是弄不清楚。”在炼功时,有人要走就走,在听课时有人想走也可以走,就象空气那样自由流通。“在6个月的时间里,我理顺了问题的来龙去脉。”尔后,她又可以乘飞机了。

记者说,在她那位于Charmilles区的住房里,她给我做该功法的简单演示,一点也不复杂。“经过三次,每次一个半小时的学习,我就学会了这套功法,没有比这再简单的修炼方法了,也不需要你去琢磨什么。一共有5套功法,4套是站着炼的,第5套是盘腿打坐(每个人根据他(她)的能力去做)。”她说真正说服了她的“是法轮功的法理: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修炼,并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这套功法使得你心态平和,内力增强,使得能量流贯通你的全身。”该功法有助于解除身心疲惫,使你“百脉皆通”,有助于打开限制你的壳。

就在这非常祥和的意境中,她给我看了一些恐怖的照片,炼功人正在遭受酷刑、被电烙铁烫、火烤,浑身布满伤痕。她说“在中国可能有4000到10000法轮功修炼者被酷刑毒打致死,上万的人被关进劳教营或精神病院。”

* 诬陷宣传毒害各族人民

她给我看了些文件,说明从中国的镇压一开始国际上就有多次强烈的反应──2001年2月欧洲议会的决定,2002年7月、2004年3月和10月美国国会全票通过的议案以及美国各有关州、市的决议,瑞士联邦外交部长Joseph Deiss的发言,他在2000年3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就此镇压表示他的关注,2000年11月由27000人签名的致联邦国会的呼吁书,支持其外长所表示的关注。以及联邦理事会采取的立场:“谴责中国对法轮功及其他少数团体、特别是宗教团体的镇压。”此外还有日内瓦州大议会的决议,那是2002年10月份就针对法轮功修炼者采取的“残酷和非人道及贬低人格的待遇”作出的。这还不包括国际大赦、人权观察员及其他机构发表的声明。

Marille Pun认为“这场镇压的要点之一就是中国政府大面积的诬陷宣传,因此这就给我们的媒体提出了很高的责任要求,也说明了媒体对舆论导向的重要性。”“因此如实的报道是我们唯一应该做的,这也是我们能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浩劫的唯一手段。”她真诚的希望通过讲真象能使得正义在更多的地方得以伸张,她相信准确的文字是有翅膀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