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一点一滴做到面对面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讯】我出生在一个贫穷和病魔困扰的人家,九岁时父亲病故,因没钱看病死后也不知道得的啥病;大哥二哥死于癌症;三哥四哥和姐姐都是脑血管和肺心病;有的四、五十岁时离开人世。我三哥还在,但病魔困扰他二十多年,生活不能自理。我也得过肺病,肝病,肾病,经常浮肿,多种疾病。自从我得大法后,这些病全都好了。我从心里感谢师父给我的福份。我曾经向师父发过誓,我要跟师父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因此我学法炼功很上心,我家就我有幸得法,无病一身轻。所以我全身心的投入修炼之中。

99年7.20之后,大法遭到恶人诬陷,我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叫炼呢?我曾经给省市有关部门写过信,证实大法。迫害越来越升级,在2000年开人大期间,我们6个同修一齐上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邪恶之徒绑架。我们身上的钱全部被搜光,警察又打又骂,还给我们戴手铐,非法送回当地拘留所。

回来后,厂子也停发了我的工资,街道社区的都上来了,说没成想我上北京,平时没注意我。我就给他们讲我得法后身体健康,向政府说一声大法好。从那以后他们监视我,但街道上的恶人根本看不住我,我想出去我就出去,取材料给同修送材料,谁也看不住我。我就听师父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刚开始,没有传单,我们就用手写,写真象标语,有时写到后半夜。第二天我就给同修发出去,给善良人们的信,就写了上百封,天天出去发资料。后来材料多了,有时一天出去两次,不是发传单,就是挂条幅。哪里人多,我就往哪挂,如市场,大道旁的树上;有时挂条幅和同修出去,十几棵树都挂满了条幅,“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离很远就看得见黄布红字,特别显眼。市场卖东西的人也不摘,他们说:大法(学员)太神奇了,什么时候挂的呢?好几天还在那里挂着。

有一天社区主任来了,叫我上所谓的学习班,说学习班可好了,还能旅游。我知道他们又来骗我,当时我就想起“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 (《忍无可忍》)。我说,学习班好什么好,最后还不是叫写个保证,不写就去劳教,大法弟子犯什么法了,你们三番五次找我们麻烦,没完没了的。

我想我不能听邪恶的安排,说什么也不去;他们说不去叫派出所来。从此我就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后来听说街道和派出所到我家找我没找着;有同修被抓去后逼着写保证,有的被判刑,有的竟还被迫害致死。

我想我不能总在外边,我就给街道和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要做坏事恶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后来我就回家了。

学习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觉得时间很紧,打电话叫同修来我家一起学法,交流今后怎么做好,平时发传单、贴材料,真正用嘴讲的很少。同修也有紧迫感,后来有的同修到外地亲戚家到农村去讲,使很多受媒体谎言蒙蔽的人知道了真象。我以前不在附近讲真象,怕街道社区知道找麻烦,我都远走,通过学习《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想我应当放下人心了,就大胆的向楼里的人讲真象。以后有传单和光盘,我就直接送到他们手里,有人很愿意看,效果非常好。我到市场去,有机会就讲,买菜讲,走路讲,和附近的人讲,遍地开花。“沙尘暴”光盘我看完后,觉得非常好,我想叫警察看就更好了,特别是管我的警察,他人很好,有时还帮我一下。如敏感日,上边开会了,他就打电话告诉我,社区叫派出所抓我去学习班,他说那么大岁数了上啥学习班,从那以后社区没找过我。他很愿意跟我说话,我和他见面就说大法好。我看这人很好,我就把“沙尘暴”的光盘送到他家门口,我想他看完后,最好拿派出所去看,能救度很多人。

有一天,我走路,有一个人说认识我,但我没见过这个人。见他非常热情,我说:咱们这么有缘份,给你一个护身符吧。他问什么?我就讲大法怎么好,江××迫害法轮功。他说:我知道大法好,因为我是楼长,发现材料我都看,大法材料都没丢。走后他说:这是我的手机号,叫我给他打电话。回家我想,可能他是下一期得法弟子。第二天我和同修就找到他家跟他洪法,他说他亲戚炼法轮功,也叫他炼,我说你要炼你看看《转法轮》吧。他就到我家取一本《转法轮》,过几天我们又到他家看看,他说大法很好,他想炼。

有一天我往报箱放一张中秋贺卡,我一回头,有一男子就看见了,问:你放什么呢,找你还找不着呢。说着就要打手机,还问我兜里装的是什么,又要翻兜。我的兜是随便看的么,我就拿后面去了。他问我在哪儿住,还要打手机;我又把他手机按住了。他问我向报箱里放什么了?刚开始我有点紧张,后来我想我不能怕他,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我告诉他:我放的是中秋贺卡,对社会没有不好的影响,是有好处的。我大胆把贺卡给他看,我不知道他看清楚没有,因为贺卡上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有“真善忍”三个字。给他看完我就装兜里了,他也不吱声了。

真正按法要求我做的还不够,还有差距,需要继续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