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寒亭看守所毒打大法弟子并试图制造假新闻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讯】我是1999年2月份得法的,炼功后按照师父的教导,修炼心性做个好人,通过炼功,原来身上一切病都没有了。

1999年7.20江氏集团突然镇压法轮功,逼迫我们放弃信仰,看到师父受到诽谤,看到那么多好人都被关起来,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2000年的3月份,我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到信访局向政府讨个公道。刚到信访局门口,就被当地住京办抓去,全身搜了个干净,罚款500元,通知家里把我接回来。我被当地派出所送到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出来后,我就开始把真象传单送到每家每户;学了师父的经文后,我更明白了让世人识破江××谎言、知道大法真象的重要性,我就把真象传单、光盘送到每个人手中。

2002年5月11日那天,我带着传单、光盘、条幅,去讲清真象,一个一个村的讲。当我来到第四个村,正在跟一个老太太讲时,从后面来了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两个恶人,硬是把我和同修马爱芹拽到车上。我们在车上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把我拉到双洋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说出地址,姓名,资料是哪来的,当时我脑海里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就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们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也没做坏事,我为什么向你报住址、姓名?

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见我不配合,有个胖大恶警,就是开车抓我的恶警,就打我,直到打的遍体鳞伤,拽掉我的头发,用耳光打我的脸,眼睛被打的充满血丝,胖大恶警让我坐在水泥地上伸直腿,站在我腿上用劲踩我的脚腕,腿脚当时都肿了起来,肿的当时爆了一层皮,又用一根四棱棍打遍我全身,全身都成了黑的、紫的,连手、胳膊都是紫的。一直打了四五个小时,最后胖恶警还说:给你找个地方吃饭去吧,把你送到昌乐。我说:你说了不算。

后来又把我送到寒亭看守所,那时我生活不能自理,在看守所里的前两天,突然看守所的医生(非常邪恶的医生,里面的犯人都叫她“母狼”)领着做饭的拿着荷包鸡蛋送来叫我吃,要我配合录像,我不配合。医生骂我,又找里面的犯人替我吃,犯人谁也不配合,医生觉得没面子,领着做饭的和录像的走了,嘴里还说:“出去找人替你吃。”这时里面的犯人都对我说:明白了,原来你说的全都是真的,电视都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