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临朐县610、看守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这几年来,山东潍坊临朐县610不法人员及警察每到敏感日(每年的五一,十月一,春节)就到我家中骚扰。身为警察,不穿警服,身着便衣,私闯民宅,执法犯法,简直是土匪强盗。我被恶警用直径一公分的竹子打,把竹子打成乱麻;用铁丝抽;游街侮辱等等迫害。

我是1997年上半年得法修炼的;此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心脏病、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等缠扰一身,整天打针、吃药,一年光医药费就用去几千元;得法后,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遇事先想到别人,做一个高境界更高境界中的好人,从点滴做起……。奇迹出现了,身体上的各种疾病全部消失,几年来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给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此外家庭和睦,邻居之间相处得很好,他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同时他们也都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就这么好的大法,99年7月20日不让学炼,这对我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我白天想,夜里思,怎么也想不通。因此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情况。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说取缔就取缔呢?于是,在99年11月中旬起程去了北京,为师父鸣冤、为大法鸣冤。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刚到北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叫山东潍坊驻京办事处的人非法遣送回来,关押在纸纺镇看守所。

来到看守所,他们不由分说,七八个彪形大汉的恶人把我按在地拳脚相加,打、踢、拧,他们打累了便拿来警棍,在身体敏感处用电棍电击,之后又用竹子打,把直径一公分的竹子打成乱麻;用铁丝抽,专打脚踝骨。他们为了实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所提出的“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打得我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直至昏迷。

过了几小时,我苏醒过来后,由于不配合恶人们,他们人性全无的将我的外衣全部脱掉,脱掉鞋子,光穿内衣。11月的冬天,天上下着中雪,他们用绳子把我绑住手指背靠在大白杨树上一天一夜。

第二天,不法人员们又把我绑在车上游街示众侮辱,打鼓、敲锣,游遍纸纺镇所有的村庄。由于邪恶失去人性疯狂的折磨,使得我身体出现不适,他们怕承担责任,便送往纸纺镇医院。家人告知我,我二婶病危,叫我回家一趟,就这样,不法人员们向家人勒索一万三仟元钱现金,才肯放人,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第二天,二婶就去世了。我公婆二老被恶人吓得病了好长时间。

2000年秋,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象,我便搭车去山里向世人讲清真象。刚下车,便遭到不法警察阻拦,非法把我押回纸纺镇派出所,他们把临朐“610”叫来三人,其中有刘建国、马科长。这些610还是和上一次一样,对我拳脚相加。由于我身体出现不适,他们怕承担责任,向家人勒索4000元钱,才肯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