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桂云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老母思女成疾离开人世 【明慧网】

高桂云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老母思女成疾离开人世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河北三河市泃阳卫生院药剂师、大法弟子高桂云,女,今年38岁,2004年6月3日在单位被公安便衣绑架后,直接送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2004年12月1日全家人眼睁睁的看着82岁的母亲在不停的叨念高桂云的小名儿离开了人世。高桂云的父亲因怕爱女受迫害,在巨大精神压力下于2000年4月离世。

高桂云的丈夫和儿子到劳教所要求让高桂云回家安葬母亲,遭到无理拒绝。此前家人要求让她回来探望病危的母亲,也被拒绝。唐山开平劳教所甚至二次都不让高桂云接见丈夫和儿子。据分析,高桂云极可能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也可能正在遭受灌食或其它酷刑折磨。

不法人员对高桂云的劳教没有任何理由,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只因高桂云给积极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警闫建树写过劝善信,劝他不要充当迫害好人的工具,以免除将来成为替罪羊,断送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但是恶警闫建树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恩将仇报,于2004年2月27日上午10点多国安大队不法人员到高桂云的单位非法撬开私人办公桌抽屉查对笔迹,把正在上班的高桂云从楼上连拖带拽抬下楼,野蛮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高桂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四天后被放。但闫建树等人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停止,三个月后的6月3日上午,高桂云在单位上班时再次被非法绑架,并在当天送唐山劳教。没想到一封劝善信居然成了劳教高桂云的“罪证”。

高桂云被非法劳教之前,几乎每星期都要回家看望母亲。法轮功被迫害这五年多,高桂云多次被非法关押,几次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身体极度虚弱才被放回,因此母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从小体弱多病(修炼前患有美尼尔综合症、低血压、肺结核、胃痛、鼻炎等,修炼后身康体健)的闺女。本想象以往被关押一样,最多一个月女儿就能回来。老人苦苦的期盼着,在巨大的精神困苦中煎熬着。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将近两百个日日夜夜了也不见女儿归来。女儿究竟是死是活?是亲人瞒着还是真的关在哪儿?尽管老人平时身体很好,但这次她老人家再也承受不住了,最终因思念女儿心切、过度忧伤,一病不起。在老人病危的日子里,嘴里不停的念叨老闺女的名字。家里人不忍心目睹这痛心的一幕,四处奔波,希望三河公安国保大队及610负责人能体谅老人的处境,出具证明信,放高桂云回家和老人见上一面,以慰老母亲临终前难以割舍的盼女归来之心。然而国保大队相关人员根本不管他人的死活和痛苦承受,不给出具证明。

为了能得知高桂云在劳教所的近况,高桂云的丈夫和儿子带着街道出具的证明去劳教所正常探视,但开平劳教所以高桂云没转化为由拒绝接见,不知执行的是哪家、哪一条法律,非要强制改变他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思想,否则就剥夺一切合法权益!

2004年12月1日全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82岁的老人在不停的叨念高桂云的小名儿、带着无限的遗憾和思念离开了人世。高桂云的父亲从事中医近60年,给无数病人解除病痛,被当地人赞为妙手回春,因怕爱女受迫害,终日提心吊胆,在巨大精神压力下,于2000年4月带着对女儿的牵挂离开了人世。

为了不留下更多的遗憾,老人病故以后,高桂云的丈夫费尽苦心带着证明信,再次和儿子打车几百里风尘仆仆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要求接高桂云回家给老母亲送殡。劳教所要五个单位的证明,因三河公安国保大队不给办理,劳教所不但拒绝接人,就连合情合理的正常接见也不允许。可怜的父子俩费尽苦心,两次前往都没能见上亲人一面。

劳教所为什么剥夺高桂云正常接见家属的权利?他们想掩盖什么?我们认为高桂云极可能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也可能正在遭受灌食或其它酷刑折磨,不然他们为什么不许探视(以前曾经正常探视)?难道不是怕他们迫害好人的种种罪恶曝光?

高桂云及其家属所承受的种种迫害和痛苦,包括她母亲的死,都是这场对好人的血腥镇压造成的。但直接谋划、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就是闫建树。大法弟子及其家属对闫建树五年来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罪行必将追查到底。对高桂云的劳教处罚是非法的,无论从法律和道义上都是不能成立的。我们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高桂云,恢复高桂云的一切合法权益。

相关电话:
公安国保大队教导员闫建树,小灵通手机 0316 8113271;家电话0316 3130866 0316 3131542, 妻子吕树清 三河市邮政局工作(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