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在2004年11月20日左右,保定劳教所分派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答卷。卷中主要是攻击大法、谩骂师父。由于绝大部分学员没有配合邪恶,遭到了恶警残酷的折磨,学员们一个一个的被叫到办公室進行训斥,有六个学员遭到电击和殴打。

11月23日晚上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彦武被恶警刘越胜(教导员)叫到办公室,逼他更改答卷的内容,张彦武语气祥和的给刘讲真象。到十二点,刘不耐烦的吼叫着说:“你不按我们的要求填写答卷,你就站在这儿,不许睡觉,”并派专人看着他。24日刘把张彦武铐在值班室的暖气片上,直到25日下午,刘越胜再次逼问张彦武答应不答应他的要求,被张彦武正言回绝:“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是最正的,最最正的!”刘恶警冷笑着说:“看看你的嘴厉害,还是我的电棍厉害!”接着刘恶警拿着电棍就向张彦武的脖子电去,刘恶警看张彦武不为所动,气急败坏的叫人扒光张彦武的衣服,疯了一样的向张彦武的全身电着。刘恶警没有人性的把电棍伸向张彦武的生殖器……直到张彦武昏死过去。

张彦武慢慢苏醒后,刘恶警再次凶狠的逼张彦武重新答卷。这时,刚调到一大队的队长张占强走过来,刘越胜和宋亚鹤这两个恶警笑着对队长张占强说:“平平常常,小事一桩。”如此凶残的迫害,如此蛇蝎的心肠。

恶警刘越胜把大法弟子张彦武迫害的奄奄一息后,目标又对准了大法弟子荆奇,刘恶警因殴打张彦武后手痛的抬不起来,他就找来一块竹板,对荆奇边打边电,脖子、两肋、肚子,直到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荆奇的脖子伤痕累累,脸被打的肿起来老高,右半脸还有两个大水泡,看起来很吓人。邪恶之徒怕被人看到,不许荆奇回到住的屋子。(回班)一直把他铐到12月4日,荆奇的脸稍好一些才放他。

11月27日上午,在张占强的指使下,恶警王磊和同伙刘庆勇疯狂的电击大法弟子袁金良和苏登亮,大法弟子在被残酷的折磨时,一直在给恶警们讲真象,劝它们不要执法犯法。下午这几个恶警又把大法弟子李建会叫到办公室,先问配合不配合他们。李建会明确表示:“不许骂大法”。这几个恶警一拥而上,两个电棍一起电到李建会的脖子上。11月28日,这几个恶警用同样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刘二乐。

12月1日,这几个恶警喝酒回来,(荆奇还被铐在他们的值班室)他们一看到荆奇,象失去控制的疯子一样,对着荆奇又打又骂,恶警宋亚鹤用皮鞋狠抽荆奇的嘴巴。

这就是中国所有的劳教所的一个写真,这就是江氏及其追随者使用流氓手段所谓转化的内幕。

 刘越胜警号  1345082
 宋亚鹤警号  1345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