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

(一)

河北保定劳教所在恶警刘越胜(教导员)带领下,刘庆勇、宋亚鹤、王磊、刘喆、张建强、刘黎杰等邪恶之徒对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大队的大法弟子逐个迫害,其中刘文被迫害得尤为严重。

刘文,男,河北保定涿州市大法弟子,现被关押在河北保定劳教所一大队遭受迫害。恶警把刘文绑在床上(手脚不能动),然后盖上棉被使其出汗(现在正值炎热的夏季)。他们还用电棍电击刘文,从下身到腿、到脚至脚心。刘文的腿、脚上布满了电击伤痕。恶警王磊多次用电棍电击刘文。一次,王磊电一阵,问刘文:你师父有没有法身?刘文说:有。王磊再电一阵,又问刘文:你师父有没有法身?刘文说:有。王磊又电一阵,又问你师父有没有法身?刘文说:有。这样经过多次刘文始终说有。最后王磊只好停止电击,失败而退。

此外,恶警们还指使“普教”人员迫害刘文,其中一个叫杨红兵的,利用看守刘文的机会也用电棍电刘文,对刘文大打出手,还不解气,就将刘文铐起来,拿刘文当活靶子练拳击。如此残忍也丝毫动摇不了刘文坚定大法。另外普教学员张志刚、顾亚利也不同程度的对刘文实施迫害。

这些都与教导员刘越胜有直接关系。另外刘越胜还打算利用不允许刘文家属接见,让其家属对刘文施压,或者指使刘文家属与刘文离婚来逼迫刘文转化,而刘越胜表面讲的却是如何关心学员,而其用心险恶,比大队长李大勇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刘文被关禁闭10天,而后每天强迫劳动10多个小时,身体状况极差。

另外我们所了解恶警对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还有:

恶警刘黎杰将电棍插入陈福禄的口中進行电击。王磊用电棍电钱劲松的头。
恶警王磊、宋亚鹤用电棍电刘新军的脖子、手臂。

目前,一大队的恶警准备对大法弟子王纯德進行迫害,因为王纯德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说得这些队长们哑口无言。但这些恶人不听,说王纯德认识的不好,找借口予以迫害。(王纯德:河北农大教师)

希望各地大法弟子走出来共同制止邪恶之徒对刘文及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也希望那些心存良知正念的有识之士,能够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通过法律手段严惩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更希望刘文的家属亲戚能够支持同情刘文,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方式打电话、写信、等使恶警停止行恶。


(二)

前保定劳教所男队一大队队长李大勇,首恶,现已被调往西藏支边,听说回来后要提副所长。目前男一大队由刘越胜(教导员)总负责,他伙同恶警刘庆勇等人强迫大法弟子答卷子,不符合他们的要求的答卷就说不合格。他们和所、部恶警串通在一起搞什么和学员谈话,来恐吓欺骗大法弟子,还派刘小红、王建立(邪悟者)作耳目。

2004年6月份,刘越胜看见大法弟子边亮京学法看经文,就将边亮京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

下面有两则发生在保定劳教所的故事:

1.保定劳教所教育处有位贾处长,大家背后叫他“假大空”。一次他对参观人讲:对于法轮功学员我们一贯是团结、教育、挽救,没有动过学员一手指头。话音刚落,其中一个参观者把贾处长拉到一边问:我看很多学员脖子上、手背上有很多黑点,那是怎么回事?贾处长脱口而出:电棍电的。

一次他给法轮功学员讲课说:要是日本兵打到南海了,你还有心思炼法轮功吗?课后有人问他:日本政府也反对炼法轮功吗?贾哑然。问者:日本政府不反对炼法轮功,那日本军队会打压迫害法轮功吗。

2.贾某对法轮功学员讲:大家要相信我,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答,我保证大家没事。于是大家如实答了:
“法轮大法是正法”
“法轮大法好”
“我们要求正常的学法炼功”
“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

阴险的贾某拿着答卷对恶警说:“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成绩,你们是怎么做工作的,必要时该出手时就出手……。”

恶警:王磊、宋亚鹤、刘庆勇、刘喆、刘黎杰、刘越胜{恶首}齐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