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无私的善心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在2002年暑假的一场教师研习会中我有幸遇上了法轮大法。刚开始的第一年我是在家里自己学法炼功渡过的。虽然也从明慧网上知道学员的状况,但总是觉得自己是新手上路,需要再多了解了解。直到有一次同修邀我去参加学法组听学员的心得交流。在同修讲述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同修们头戴光环的景象。那一幕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原来这些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如此的金光闪闪。

从此之后,我开始发奋图强、立志迎头赶上。我积极的参与每一项我所遇到的证实法的工作,做一个所谓“精進”的弟子。但是,随着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学法的时间变少了,心也定不下来,常常是每学一段法就急于在法中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不然就是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使得原本应该是很神圣的事达不到预想中的效果,甚至是不了了之。

到了今年十月十一日的早上,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全校一、二、三年级的各班及幼稚班的小朋友,每班都是七、八个人到十几个人请病假。而我的班上在那二天当中,有二十三个得病,都是同样的症状。连我女儿也在其中。这时我才猛然的惊觉到:我的修炼状态出了大问题。我哪里错了呢?是哪一种心的掩盖让我偏离了法?当天晚上明慧网登出了师父的经文“也棒喝”。我真的像是被重重的敲了一棒子。首先想到的就是在讲清真象上出了问题。

是呀!好像总是忙于同修所嘱托的事而忽略了身边的人,我又一头栽進如何向周围的人讲真象的思考当中。

就在此时,炼功点的负责人向我提及要在我们台南永康市这个地区举办“反迫害酷刑展车队游行”,当下我立刻表示赞同,心里暗想着:太好了!我周围的众生有救了。由于是全台湾的第一场,他很谨慎也很详细的说明了为什么会体悟到要这么做。在和他交流之后我哭了。因为我看到了什么才是新宇宙中的生命,看到了自己被一颗有求于名的私心死死的困在旧宇宙中。

他认为在做定点的酷刑展时有个缺点:整个永康市地区的人口这么多,会经过酷刑展场地的人很有限,如果要针对不同族群的人都办酷刑展的话实在是耗时耗力。于是他想到了:何不把真象积极的带到他们的面前,以“反迫害酷刑展车队游行”的方式来一次彻底的讲清真象。想法虽然很好,但是在整个过程的筹划上:行经的路线、车队的展示内容、工作人员的安排、事前的联系工作、真象资料的准备、经费的来源等种种项目都是非常繁杂、费心的。而在当时台南地区一些常参与组织活动的学员都到曼哈顿去了,如果要办的话,就必须负起承担全部成败的重责大任。

但是为了要把真象讲遍,为了让更多新進的学员和还没有走出来证实法的学员有参与证实大法的机会,他决定要扛下这份责任。于是他开始向同修们一一的做详细的说明,寻求新同修、老同修们的理解与支援。言谈中他一直强调:我们是一个整体,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我们一定要一起提升上来。如果遇到困难不只是你的问题,那也是我的问题。在最后他告诉我:当他在过关很痛苦时,只要想到还可以为同修做些什么,就有力量走出来。当自己认真的走出来,也就能触动着同修一起走出来。

就是这颗把别人当作自己,处处考虑他人的善心震撼了我,瓦解了我的私心,让我看到了差距。这颗无私无我的善心相信也同样的感动了其他的人。所以在这次的活动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原本预计一百个人参与,结果当时来了一百七十个人共襄盛举,而且每个人都能在自己负责的工作上尽力发挥,使这次讲清真象的活动达到很好的效果。比如说在游行队伍起动之前,发资料的各个小组就已经事先规划好如何挨家挨户的讲清真象。让能够接受到完整的真象资料的比例达到最高。而我自己参与的是布置花车的工作,在发正念时眼前也显现出了一个景象:无数的众生排着队组合成了标语上的字,大家都等着同化大法来了。

回想当初走出来证实法,是为了头顶上也能顶个光环,也能称上“大法弟子”这个无上荣耀的称号,这不是求名吗?虽然求的是个神圣的名,但还是有求了呀!在《精進要旨》中师父明白讲了:“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

这颗求名的心,让自己为着圆满而把救度众生的事当成了计件论酬的工作,私心这么重。想想自己面对周围的人时,常常以参与大法工作的神圣为借口要求其他的人理应全力配合,而不是沟通协调、了解他人的需求。当先生提出询问时总是急于忙完手边的工作,随口就回答了一句:“师父的法中已经有讲了呀!怎么不从学法中去认识法呀!”看到孩子学法、炼功不认真时就丢出:“再不用心就回不了天上的家了。”这样毫不体贴的话。

感谢师父的慈悲,让我看到了不足。能认识到,就有了努力的方向。也感谢同修的善,让我在被执著心所掩盖无法看清法时还能走回正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