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集古今中外之邪恶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

嬴政之残暴

公元前213年秦嬴政下令焚烧《秦纪》以外的列国史记,除医药、卜筮、种树之书除外,其它不属于博士官所藏的《诗》、《书》等限期交出烧毁,私自谈论《诗》、《书》的处死,以古非今的灭族。禁止私学,欲学法令以吏为师。次年,查出犯禁的儒生460人,全部坑杀于咸阳。这就是历史上的“焚书坑儒”。

而今的江泽民焚烧法轮大法书籍十多种,达数亿册之多。密令虐杀大法学员1600多人,伤残万余人(据2001年10月底公安部内部统计),大大超过了嬴政的残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下令在全国突击抓捕的一批各省、市大法总站的负责人之后,又在七月二十三日由中国新闻出版署通知所有法轮功的出版物一律不得重印、发行。紧接着就在全国开展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收缴、查抄法轮大法书籍和烧毁法轮大法书籍的国家恐怖活动,强制法轮功学员人人表态,令其放弃信仰,学员谁要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真话。他们就以开除党籍、团籍、学籍、军籍、工职、不发工资、坐牢和判刑相威胁,遭受洗脑仍坚持正信的大法弟子就成了他们杀害的对象。从这个时候起,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就如同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一样被看管,外出要请假打报告,经过批准才能出门,在家要天天向派出所、居委会以及单位打招呼,学员的房前屋后经常有人放哨盯梢。

赵高之残毒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二世丞相赵高阴谋篡位,但又怕群臣不服,于是就设法试探,故意献一只鹿给二世,并说:“这是马。”二世笑着说:“丞相弄错了吧?把鹿说成马了。”赵高就问其他大臣,大臣中有的不吭气,有的巴结赵高说成是马,也有的说是鹿的。事后赵高就把说是鹿的大臣们以其它罪名诬陷杀害了,后来就用“指鹿为马”比喻有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江泽民与赵高的相似之处也是耍权威、玩弄阴谋,隐瞒家庭出身,伪造个人历史,溜须拍马赢得某个人的欢喜,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成为中共总书记。上台后,在“三个代表”无人理睬的情况下,使劲地在法轮功上面耍威风。

一、超越宪法规定的国家主席的权限,擅自给法轮功定性为×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大肆对法轮功进行诬蔑,提出“法轮功就是XX”。紧接着又于同年十月二十八日授意人民日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了所谓“法轮功就是XX”的文章,从此后,法轮功在中国就被认为是非法的功法,上亿人的学炼法轮功被认为非法行为。世界人民都笑话所谓依法治国、最有民主的社会主义中国是如此荒唐,一夜间,一个人,一句话就把事关国际、事关亿万人民生命的大事定性而予以镇压。而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此时此刻却显示不出一点权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江泽民说撤就撤,说罢就罢。所谓独立司法的两高此时也显得那么矮小,政府就不用说了,那是江泽民手中的玩具,这些单位负责人都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任凭江泽民无法无天。助纣为虐倒是有人卖力,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人大常委会出台一个“决定”。其中有一点应当指出的是,通篇没有提法轮功一个字,表现出有点违心的意思,但还是充当了独裁者的御用工具,江泽民就是拿着它当遮羞布,迫害致死致残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还利用它对法轮功学员大肆进行敲诈勒索,对一个学员一次就是几千元、上万元或者几万元的罚款,致使许多学员被逼得倾家荡产。还有民政部门出台了“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的决定”,还有江泽民的刽子手公安部出台了“六项禁止”,两高出台了“若干问题的解释”,都是为虎作伥,违背宪法的犯罪行为。

二、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前任人大委员长乔石委派部分人大代表在基层通过实际调查得出“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附上“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的忠言,以报告的形式一并送给江泽民,而江泽民却说:“写得玄玄乎乎的,我看不懂。”朱镕基对“四·二五”学员上访作了妥善的处理后,并在常委会上提出:“让他们炼吧!”的意见,当即被江泽民指责:“糊涂!糊涂!”全国数以千计的将军、部长、高级科技人员以及老红军、老八路都直言上书告诉江泽民不要错误的对待法轮功,而江泽民却置之不理,随之出现的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连年不断的进京上访、向当权者讲真象,江泽民不仅不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已造成民怨沸腾,反而把上访也看作是大逆不道,命令公安对上访人员去一个抓一个,把一个北京城变成了一座大监狱。

三、大耍个人淫威。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有关领导人写信批判法轮功,频频的向政治局、书记处和中央军委施加压力,并把批判法轮功的讲话作为文件在党内传达。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直接操纵下,成立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同当年文革小组一样),这就是凌驾于党、政、军之上,超越于法律之外的所谓“610办公室”。江泽民就是通过这个国家恐怖组织下达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拒捕的法轮功学员可不鸣枪示警,直接打死”等一系列的秘密命令。

秦桧之奸邪

秦桧:南宋初宰相。北宋末任御史中丞。字会之,江宁(今南京市)人。1127年,被金人俘虏,叛宋,三年后回南宋充当内奸。高宗赵构两次任他为宰相,执政十九年,一意主和,1141年(高宗绍兴十一年)与金签订“绍兴和议”向金称臣纳贡,割地划界,又解除了南宋抗金将领岳飞、韩世忠的兵权,用“莫须有”罪名,杀害岳飞父子,永为人民唾骂。

如果用秦桧对外称臣纳贡,割地划界,对内残害忠良的事实与江泽民的所作所为对照,那江泽民就是秦桧的再世。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江泽民与俄罗斯政府签订了《中俄边界新约》。在这个新的边界条约中,承认三百多年来中俄一切不平等条约,把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省那么大的一片国土,拱手让给了俄罗斯。江泽民用谄媚的姿态同叶利卿拥抱,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再说他残害忠良,由于他出自于本性对李洪志大师的妒嫉,给法轮功和李大师罗织了一大堆罪名,一个比一个离奇,一个比一个更“莫须有”。他一方面从国家拨出大量资金增修监狱,扩建劳改基地,添制刑具,增加打手,对付国内学员的上访与申诉;另一方面用重金雇请特务在国外暗害法轮功创始人。尽管江氏集团的机关算尽,所不同的是,他始终达不到像秦桧那样把岳飞囚禁杀害于风波亭的目的。作恶者终将被万人唾弃。

尼禄之毒辣

尼禄为古罗马帝国之窃国者,他极端仇视耶稣及基督教,利用重建都城的机会自行纵火,诬陷是基督教所为,并让其手下的理论家编造谣言说基督教徒拜神时杀死婴儿,喝其血、吃其肉,嗜酒、乱伦等等,将基督徒和柴草一起捆在柱子上,晚间点燃以照亮他们游园。将基督徒投入猛兽场中,看着狮子老虎将他们撕碎吞食作为娱乐,没收他们的财产,把他们关进监狱用以酷刑,罚为奴隶,钉上十字架,煽动民众对基督教的仇恨。镇压历时两百多年,基督徒不但没有被灭掉,反而越传越广、直到现在全世界信徒包括牛顿在内达十几亿人。而罗马帝国却遭受四次可怕的大瘟疫,尸横遍野,无人葬埋,仅首都一次瘟疫就死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江泽民比尼禄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也是刻骨的仇恨法轮功,他也从造谣开始,利用报纸、电台、电视台罗织了一大堆罪名,但都是空洞无物,根本就证明不了什么,社会上的千奇百怪的坏事、丑事都与法轮功粘不上边。

“天安门自焚”的闹剧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登场的,他们满以为这种栽赃法轮功的做法可以给法轮功一个致命的打击,可以叫法轮功学员有口难辩;叫广大群众真假难分,叫国际舆论无话可说,达到远离法轮功谁也不过问此事的目的。万万没有想到参与这场闹剧的扮演者一个个都露出严重的破绽,使人看清了自焚者没有一个是真正炼法轮功的人;同时看清了参与这场扑救的公安人员都是有准备而来的,灭火器就在他们的身边等着游戏者点火,还看清了刘春玲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一个穿军大衣的杀手用重器击中刘的头部而致死的;刘思影是在医院被人暗害的;还看清了中央电视台录制的这场闹剧都是在事先做好了周密安排的,包括摄像的位置、时间、角度都不是临时凑合的,不管他们做了多少手脚,但还是改变不了假的就是假的本质,只要用慢镜头放映就能看清他们造假的全过程。

由于他们良心丧尽,天理不容,栽赃陷害,法律不许,法轮功学员当然要把他们所做的坏事,丑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全国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活动如火如荼。这样江泽民就更加恼羞成怒,他对法轮功学员咬牙切齿,“开枪令”、“动刀令”一个接着一个从“610”发布下来,重刑、酷刑就成了囚禁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他们惨无人道的把学员关进水牢、投入地牢、囚禁于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毒液,用钳子在学员身上拧肉、烙铁烧肉和烫肉、烧活人、冰天雪地赤身露体冰冻。他们如同禽兽一般对女学员进行强奸、轮奸。用电棍插进女学员的阴道,把牙刷拧在一起搓阴道,抠阴道,火钩勾阴道,剥光女学员的衣服投入男牢房。还有各种各式的电刑、火刑、坐刑、站刑、跪刑、睡刑、打刑、吊刑,长期不让学员睡觉等等,多达一百多种的刑罚都使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被迫害致死、致残者数以千计。

善良的人们,以上我们揭露的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暴行才只是他们所作所为的一部分,由于长期受报纸、电台、电视台的那种反面宣传的影响,可能造成你在思想上不太相信这都是真事,更不可思议堂堂的国家领导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然而事实毕竟是事实,法轮大法的修炼人,是不能也不会讲假话的,有还是无,只要想想文化大革命和历次独裁者的谎言运动就明白了,有朝一日真象会大白于天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