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0年到北京请愿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于98年开始学法,经过学炼法轮功,明白了很多以前想明白而又无法弄明白的事,从此就以“真、善、忍”来对照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自己身体上的许多病痛都渐渐的消失了,特别是最严重的头痛病,经过学法修心,全都好了。

99年7月,邪恶宣传铺天盖地而来,打开电视都是攻击大法诬陷之词。我心里很难过,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这有什么错!法轮功对国家和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怀着一颗坚定的心,在2000年6月21日一早踏上了上京证实大法的征程。那天天下着很大的雨。

到了天安门广场,就有便衣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它们就把我带上了车。车上有好几个同修,我们的大法书被恶警搜了。隔一会儿,有一位同修把师父的《洪吟》抢了回来,它们气急了,拉上车上的窗帘,就来抢我们的书,我们就你传他他传我,不让它抢到,它们就拉上一位同修开始打,我起来阻止它们又来打我,连续打我的心窝,我从小身体都很差,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是经不起这样打的。当时我只感到有点憋气,几秒钟就过去了,就没事了。它们用手掌砍刚才那位同修的脖子,她当时差点晕过去了。同修们不让它们继续迫害我,把我拖到了后面的座位上,把我抱住,它们仍没有抢到书,又来打我的脸,我一直没有吭声,它们没办法,只好作罢,然后把我们带到离广场不远的一个派出所。派出所的恶警问我们的姓名和地址,我们都不说,最后,它们看到我袋子上有生产地址,就叫重庆办事处的人把我们给带走了。重庆驻京办事处的恶人把我身上的钱物全部搜走,晚上让我们睡在地上,过了两天,驻京办的人通知我家当地派出所的恶警江林和胡长明把我接回长寿。

在回来的路上恶警江林一直埋怨我没有带身份证,不能坐飞机回去,它们来时就是坐的飞机。事后我才知道,它们来京接我的一切费用全是我家里拿的,一共用了5仟多元,回来没几天就把我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当地派出所的一恶警叶长生,叫我说出谁叫我去的,还知道谁在炼法轮功,我都没有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才放我回家。回家没几天,派出所来恶警骗我去所里一下马上就回来,我不依从,它们就强行把我拉走,带到长寿洗脑班,一去就是十天。回家后还经常干扰我和家人。

以上对我的种种迫害都是不合法的。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我强烈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严惩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