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守所等地要回女儿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我写出此文,主要是希望被迫害家属不要怕,大胆的去有关部门要人,我体会是天象到这一步了,再就是根据我的教训少走弯路,尽早要回受迫害的亲人。体会粗浅,不一定正确,供参考。

2004年9月份见到网上报导有关去劳教所等处要回受迫害的家人的文章后,我也决心要回我的女儿,但受到家人的阻拦。由于自己也有怕心,就改变了方式,一是去近距离发正念,二是向有关部门写了二十封信讲真象,希望得到正义之士的 帮助。2004年9月末家人得知我女儿因绝食抗议迫害等原因住院,我10月11日才从功友处得知,这回我一定去看守所要人,家人仍不让我出面。家人去了几次毫无進展,我领着6 岁的孩子就去了。

见到门卫,我说明来意并讲真象。门卫找来两个值班的,我又说明情况并讲真象。因是周六,他们答应让周一来。事情有点進展,并向屋内所有人讲了真象后,我就领着孩子回家了。

周一早晨,我正准备去看守所,早晨发正念时脑子里闪过一个镜头,一个壕沟长满荒草,已经枯黄,上面架着半个“人”字木梁,根本过不去,我下意识的“啊” 了一声,心里一动,没敢冒然行动。我找同修切磋,和同修一说,她立即不加思考的说:“用神的一面呀!你是神呢!你走不过去,你会飞呀!”一下子点明了我。我天天发正念都告诉我女儿用神的一面正念正行冲出牢笼,怎么自己就不会用呢?

第二天,我带着孩子去了看守所,等了很长时间见到了一个科长,他说:“拘留不让接见,拘留时间问题由办案单位决定。”言外之意与看守所毫无关系。我决定去找公安局找局长,不管谁负责,都与公安局有关。

我带着孩子一起去公安局,去之前和在路上一直发着正念,我和孩子顺利通过两三道岗。到三楼站岗的问我干什么,我说找局长。其中一人想支我,一人说你到这屋吧,这屋是秘书室。我对秘书说女儿已经被无理拘留7 个月,并一次不让接见,女儿现在有生命危险,我想找局长解决。秘书告诉写信转给局长,我不肯走,她们又说,可以给你纸笔,但不能给你信封,因是内部用的。我看她们比较有诚意,我就出去写了信,送回来时,她们已午休,放到门卫处,门卫表示下午就送到,并记下我家里电话,好通知结果,还给了我秘书科电话便于询问。这时我有点欢喜心,我反复去掉它。

等了几天后,打了两次电话询问,叫去公安局国保大队去问。我姑爷去国保大队问,回答说,女儿被拘捕了,报到检察院了。这一下打乱了我原来的思路,不知道还应上哪里要人?

我用了一天时间找人询问案卷和人的所属关系,及一些法律方面的知识,再找新的切入点。开始不顺利,也没搞明白,但同修鼓励我,你就领着孩子要人,不放人不回来。

我又第二次去公安局,不让我進我硬進,边進边说明情况,边讲真象,门卫把我推拉回来,我再進。几个回合后,一人把我领到国保大队,他们给我解释很长时间说确实不归他们管了。我决定去检察院,去两次,没找到人。

回家后学法,并下决心去检察院,如还得不到解决,我就挂牌到人多的地方去站。夜里我把牌子都写好了。

第二天早晨,我和姑爷去了区检察院,因姑爷去问公安局政保科时就听说案子已到区检察院。一到这,女儿的病危通知书已到了。办案人还说,政法委不同意放人,让我们去找。这时已接近中午,姑爷想找个认识人做点工作,花点钱,我不想花钱,但有个常人的想法:有认识的人可能效果更好。我们没有找到认识的人,我决定正念正行,讲真象要人,不同意不回来。

中午告诉两个同修帮发正念,我一直发着正念找到这个政法委书记,结果没用多说,他就同意了。返回区检察院,科长说让交5000元,医院又说让交住院费。我们没钱,都没交,他们也放人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体会和教训是:1、必须两方面都做好,里面往出闯,外面往回要,正念正行才能成功;2、去有关地方要回自己亲人的过程是一个修炼、提高、升华的过程;3、向内找,感到讲真象力度不够,有的地方没有讲,有的讲的不够好,要人的过程是一个救度有关工作人员的过程;4、与同修切磋、配合很主要;5、识破假象。例如说政法委不同意放人,后来我看出是假象,就是想拿一把,还有钱的问题,绝不能因没钱就要不回来人,再说,根本就不能给他钱。如果他们非法抓人就是为了钱,那么他们放人后还会再抓。

讲清真象是关键,还要理智。尽量找准地方,例如,我先是去看守所,从那知道找办案单位,到公安局得知案子已到检察院,案子到哪,找哪比较合适。要正确理解师父的点化,我在要人期间,尤其最后几天,师父点化几次,如:装大酱的塑料瓶,一打开有很响的暴鸣声,烟灰缸掉地摔碎,电饭锅丢了,我悟到了一个“急”,要“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