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丈夫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4年11月2日】

一、怕心阻碍我去看望丈夫

我丈夫因做大法资料工作在2004年5月底被非法抓捕。由于他是流离失所在外,所以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怕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常想象着本地公安局会借此事对我進行迫害,我嘴上说:我得去看看他。但我心里知道,那是言不由衷的。

由于我的怕心、顾虑心,邪恶黑手演化出了许多假象:不时传来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严重的消息。在当地的亲属(大法弟子)也受到了牵连,就连我丈夫租房子的房东也被关押了半个月。我的婆婆请亲戚帮忙也插不上手,甚至传过信来说:被托付办事的亲戚(常人)也受到了当地恶警的警告,不许他插手此事,说我丈夫在当地把事弄大了,是几年来发生的一件最大的法轮功事件,并且已经上报了省公安厅。

我因听到对丈夫不利的消息而被情带动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甚至想利用国外的亲戚(常人)救丈夫出国。自己还浮想联翩,干扰非常大,我不知如何是好。我随手打开《转法轮》,一眼看到“提高心性”(《转法轮》第四讲),于是我找了几个大法弟子交流,通过交流我马上悟到我没有真正站在救度世人的基点上,而是人情占了上风,把洪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当成了学大法的附带,这不是明显的为私吗?这时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刚下来不久,一同修专程过来和我交流,建议我多学法,提高上来,去看望丈夫,增强他的正念。我当时就认识到是应该去了。到了晚上,睡梦中梦到师父对我的鼓励。

我更加用心的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思想中仍有一丝顾虑,怕去看望丈夫时被当地恶警盘问给自己带来损失,于是通过写信邮寄真象资料的方式给当地民众讲真象,并与本地大法弟子紧密配合,高强度发正念。每当我学法之时就发出一念:与丈夫及另两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共同学法。

二、学法提高,正念排除干扰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更加坚定了去看丈夫的信心。我反复学了好几遍经文《2004年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想,我必须把师父的新讲法告诉丈夫,增强他的正念,帮他闯出来。

婆婆及家人说出一万个理由不让我去,一是路途远,去了不让见不是白花钱吗?二是怕给当地的亲戚带来更大的麻烦,还是等有了结果再去吧!我等什么结果,决不能让邪恶把丈夫送走(他们所谓的结果就是被劳教、判刑有了准地方),在我的头脑中根本就没有丈夫被判刑、劳教的想法,根本就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邪恶之徒送走不了他。

后来传来的消息说:丈夫可能被劳教三年,但送去劳教所不要,必须送大礼才行。我对婆婆说:为什么送不走,就是等着我去看他呢!

这期间师父有过两次明显点化:8月15日晚,我梦见自己点液化气炉子,却怎么也点不着,发现有一小眼漏气,想用蜡堵上,结果不行。我马上明白,自己还有漏。我立即打开《转法轮》学法,又与同修交流,找到了自己的心还不够稳,应该更加平稳、纯净,坚定正信。当我找到这个漏之后,16日晚又做了一个梦:自己在和许多人打扫一间高大的屋子,屋子的地上垃圾成堆,屋子的顶棚也落了下来,我和其他人都非常默契的干着,有几个人很快的用绳子、布将屋顶遮了起来(原来都露天了)。我知道只有我去才能给丈夫以帮助,当面告诉他师父的新讲法,让他在法上提高上来,我更加坚定正念:只有师父,只有大法能救丈夫!

三、师父就在我身边

8月17日上午,我和大姑姐坐上了北去的列车。我利用坐车的时间背师父的经文并反复问自己去的目地纯不纯,遇到整点就发正念。我的心变得越来越纯净了。坐火车大约4-5个小时,我忽觉得浑身酸痛,坐立不安,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干扰,立即正念清除,只几分钟酸痛感就消失了。又接着背法,忽然肚子又疼的不行,心想:邪恶黑手别费心思了,你是挡不住我的。我正念清除,只一分钟就过去了。邪恶黑手一看不行,就又换法干扰。在转车签字时,售票员给签了一个最慢的车次(按正常签是不应该乘坐这趟车的),我一上车就知道车次错了,我明白这是干扰。这个车足足走了10多个小时,比我们预计的慢4个小时。这样要想18日天黑之前進县城是不可能的了。当时我心里很急,后平静下来。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回来后才知道,婆婆让当地的亲戚去接我们,此亲戚不理解大法,倒这次慢车是为了不让他接到我。

倒车时,我又与大姑姐讲真象,但她认为是“自作自受,在家炼不行吗?”等等帮着邪恶说话,我对她進行了严厉的制止:真象给你讲了那么多你还这样,你不如不去,如果去你就别这样。她同意了。我更加坚定的发正念,我一定见到我的丈夫,加持他的正念。

19日早上7点半我坐车去了县城,汽车正好路过县公安局门口,我有些紧张,我去走廊那边发正念,恰巧从二楼下来两个人,一问正好是政保股的两个恶警,向他们说明来意。他们说:大概是送走了吧?我和大姑姐共同发问:送走了?为什么不给他的家人通知?他们于是又说给问问。后告诉我们去看守所,让见。于是我们租车去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必须交150元探视费,说给里面的人做六菜一汤(其实是刮钱)。我们面对面的坐着,丈夫在吃我给带去的食物(看守所一餐一窝头,喝冷水,根本吃不饱),一姓刘的所长坐在旁边监视着,无法交流。我发正念让他出去并制止了大姑姐帮邪恶说话的行为。一会儿,進来一刑事犯和所长聊了起来,我马上和丈夫交流,告诉他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不要做后悔的事,赶快查找不足,提高上来,以及同修们的挂念,放下执著,早日回家。他说知道了。他的精神看起来很疲惫,身上长满了疥疮,状态不佳。大约半小时就结束了这次接见。

之后,我又以给丈夫退房租为由第二次到了看守所,智慧的向门卫讲了真象,并问了丈夫受迫害的情况,还了解到:有一女大法弟子(流离失所)与丈夫同时被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绝食抗议,被绑在铁床上强行灌食。同时还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判刑。

通过这次经历我体悟到:

1、必须摆正大法与亲情的关系,其实也就是一个基点问题。在情的带动下所做的事是不理智的,易走极端,是为私的,更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2、正信是正念的基石,必须注意平时多学法,精進实修。“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3、走好师父安排好的路,不能等不能靠。

4、整体配合,营救狱中同修刻不容缓。加大讲真象、发正念的力度。特别亲属是大法弟子的更应该直接面对迫害大法学员的人讲真象,救度世人。要有“人不出来,营救不休”的状态,不能有“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见效果”,于是放松发正念和讲清真象的力度,这是对大法不坚信的表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