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五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2004年12月2日,被非法关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五监区三分监区的大法弟子孙殿山与同修张东辉说了几句话,被分监区的指导员赵某发现,赵某便对孙殿山和张东辉進行训斥。孙殿山据理力争,争取自己自由说话的权利。赵某理屈词穷,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之下决定以“顶撞政府、不服从管理”的罪名将孙殿山关小号,在填写押票时,办公室内的五监区李干事不问缘由,恶狠狠的说:“押,押他!”三分监区长李显龙也说“押他。”赵某说:“填7天的押票吧?”李显龙说:“填15天。”

孙殿山在被非法判刑前是东北师大哲学系教师,被非法关押入监后,曾在所谓的帮教“转化”中与李干事和李显龙理论过。李干事和李显龙都被孙殿山的正气和威严所压倒,这次他们找到了迫害孙殿山的借口。孙殿山于12月2日上午被关進小号。监走时,分监区指导员赵某不让孙殿山穿棉衣、棉裤,连手纸、毛巾也不带,孙殿山就只穿着绒衣、绒裤被押走了。

紧接着,从12月6日开始,五监区对所有没交四书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晚上派犯人看守,不让睡觉,白天还要正常出工干活。据说是上面有令,并下了指标,必须交四书。

12月6日晚,五监区二分监区的大法弟子李凤全开始被迫害。李凤全,38岁,原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农民。二分监区指导员马军派两个犯人分二个班看管李凤全,不让他睡觉。第二天,马军问李凤全是否写四书,被严词拒绝。晚上,李凤全仍由犯人看管,不让睡觉。12月8日早,二分监区长梅建国开始了对李凤全的残酷迫害。他一上来就对李凤全训斥、辱骂,李凤全面对邪恶迫害没有惧怕,他义正词严的说:“我做好人没错!我修大法没错!我要不被抓到这里,还在家种我的地,当一个好农民、好人。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是执法犯法。”梅建国打了李凤全好几个耳光,嘴里不停的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李凤全被打得嘴唇翻肿着,嘴唇和牙齿都在流着血。随后,他被犯人看管起来。午后,梅建国又把李凤全叫到办公室,负责生产的副监区长赵喜和刚刚喝完酒,他对李凤全又训又骂,邪恶至极。李凤全没有反应。赵走后,梅建国继续对李凤全進行辱骂,并说:“人家赵队长说你你怎么一点不叫?”李凤全说:“他满嘴胡话我说什么?”梅马上到赵的办公室,说李凤全说他胡说八道。赵喜和立即与李干事拿着电棍来到李凤全跟前。赵喜和先是一拳打在李凤全的鼻梁上,然后就是一顿大耳光。李干事拿电棍不断的往李凤全的头上、身上电、打。

晚上收工后,梅建国派犯人把李凤全架回监舍,并派三批犯人、每批三人负责看管李凤全。

12月9日早出工时,李凤全要在监舍内休息,梅建国不让,李凤全要找郭宝林,梅建国还是不允许。李凤全在监栏内大喊:“郭队长,郭队长。”犯人在梅建国的指使下,将李凤全拖向院内车间,李凤全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拖架他的犯人,有的按他的头,有的捂他的嘴。只穿着线衣、线裤、光着脚的李凤全被拖到车间,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这时郭宝林来了,同意与李凤全谈。李凤全与郭宝林、梅建国谈了一个多小时,具体内容不详。
12月9日,李凤全一整天都在干活的车间晕睡着。晚上梅建国下班回家了,马军值班。马军幸灾乐祸的嘻笑着对李凤全说:“怎么样,吃到苦头了吧?要是我昨天值班我也收拾你。”晚上,继续派人对李凤全進行看管。

需要说明的是,监区办公室与犯人干活的车间中间只用玻璃给隔离开了,所以,邪恶之徒在办公室迫害大法弟子是在犯人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進行的,可见,邪恶之徒是多么嚣张与疯狂。

如有知道更详细情况者,请补充。让我们把邪恶的暴行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消除邪恶。同时,希望看到这则消息的同修,以各种方式帮助牡丹江监狱的同修彻底消除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手与乱法烂鬼。

牡丹江监狱:总机:0453-6404755
狱政科长:8799(分机)
狱政科副科长:8662(分机)
教改科长:8333(分机)
五监区区长:8735(分机)
车间:8743(分机)
赵区长:1360483232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