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丽霞叙述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12月2日】我因为坚修大法被非法绑架到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以下是我劳教所遭受迫害部分事实:

2002年5月13日早饭之前,同修们摘掉了劳教所挂的诬蔑师父、大法的牌子,被恶警带走。我们一共五个人绝食抗议,被恶警祝铁红带到一楼办公室,用手铐子戴上一个圈把我们连在一起,然后开始打我们。打人的恶警还有蒋佳男、李秀锦,祝铁红用电棍电我们。然后刘亚东等人把我们24小时反铐在铁床上,我们5个人胳膊全肿了,手背肿得象个馒头似的。

2002年7月末,劳教所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我们三个同修拒绝坐小凳听,被恶警周家慧带到一楼办公室连打带踢,打嘴巴子,一脚踢得我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鼻子被打出血了,打人的还有祝铁红。恶警周家慧给我到上手铐子,一天24小时,戴了整整7天,其间不准坐板凳,不让洗脸。

2002年9月末,劳教所让我们穿劳教服,我们不穿,恶警王秀荣、李秀锦、田春梅等人强行给我们穿。恶警王秀锦、李秀荣给我戴上铐子铐了15天,后来又戴大背铐,恶警程森慧、孙立敏也对我连踢带打嘴巴子,戴铐子期间把我们放在水房的隔壁,没有暖气,很冷,恶警把我们穿的棉袄扒下来,不让关窗子,白天正铐,晚上反铐,坐的板凳是塑料的,凳面都是带楞的。小便还限制次数,上午一次,下午一次,经常憋尿。恶警让刑事犯看着我们,不让闭眼睛。

2002年10月末,劳教所强制我们在三楼坐小板凳,腿立起来,手放在膝盖上,腰坐直,一直从早上起床坐到半夜11、12点钟,闭一下眼睛就增加时间。一个挨一个不准超地砖线,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强迫念诬蔑师父的书,不念恶警就打。10天后把我们带到二楼洗脑,我不写“五书”,恶警林伟、刘亚东就给我戴上大背铐,高杰还踢我,下午一直铐到晚上7点多。

2003年春节,恶警洪伟、张燕又给我戴上大背铐逼迫我写“五书”,铐子戴得非常紧,都卡在了肉里。

2003年6月25日,晚上已经8点多了,恶警李秀锦把我们一个个的叫到走廊,因为我们的作业没有按她们的意思写。凡是不写的都戴上大背铐,带到一个屋里,开始对我们一顿毒打,恶警刘亚东打我嘴巴子时,因为我没躲,穆镇娟看了说:“你还不躲!”,她把别人穿的塑料底鞋脱下来打我的脸,我的脸都变形了,眼睛也变形了,打完了给我们戴上手铐子叫到另一间房子里问话,穆镇娟还不解气,又打了我一个嘴巴子。她们把我反铐了30小时又换正铐,这样白天晚上带了25天手铐,在水泥地上腿必须伸直,20多天才让洗漱,闭眼睛刑事犯就打,上厕所也受限制,我和一同修小声说话,李秀锦看见就踢我、打我,胸部硌在铁床上,疼痛难忍。后来摘下铐子时,我的脚变得一瘸一拐的,到现在还肿着。

劳教所恶警对我们非打即骂,家常便饭。我们做好人没有错,却在这里遭受非人折磨。我们所有大法学员要求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