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绝症痊愈


【明慧网2004年12月21日】我是一个孤儿,自从12岁就没了爹娘,和16岁的姐姐、9岁的弟弟相依为命。这些年来,真的是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常常为了吃饭穿衣而奔走相借。结婚后丈夫常常在外赌钱,夜不归宿。由于家庭负担过重,积劳成疾,心口常常隐隐作痛,每顿饭就喝几口稀饭,吃完饭还要侍弄地和干家务,体力渐渐不支。孩子都长大了,都上学了,家里的开销也越来越大了。由于精神压力大,我对抽烟越来越感兴趣,烟抽得越多咳嗽得越厉害,痰也越多,身体越来越不好。就这样,日子勉强维持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祝福。97年,突来的疾病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浑身上下起满了大疙瘩,痛痒难耐,彻夜难眠,脸肿得老高。整夜整夜的抽烟,真是生不如死。经医生诊断,是白血病。医生说目前医学根本无法根治这种病,即使治也只能延续几年的生命。但医疗费不是我这个普通农民能支付得起的。所以我就放弃了,等到生命的终结。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我们屯子里有人办一个法轮功学习班,免费教功。许多受益的学员都来劝我学,我当时也没多想,反正都这样了,不仅得了白血病,又加上了甲亢,连喘气儿都费劲,学就学吧。这样,98年正月初八,我就走入了学习班。

识字不多的我开始只听李老师的讲法带,当我听完第一遍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敞亮了,这就是缘份,从此我烟也不抽了,也明白自己是咋回事儿了,按照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做个好人,走上了修炼的路。

刚开始读《转法轮》这本书,因为我认识不了几个字,我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请教其他学员,并学会了查字典,没多长时间我就认识了《转法轮》上所有的字。每当捧起《转法轮》阅读时,我就忘记了所有的疼痛,我很快学会了炼功,而且很喜欢炼。每天都到学法点上炼功。突然有一天,功友问我:你脖子上的两个大疙瘩怎么不见啦?我一看,真的没了,并且呼吸也顺畅了。

真是太神了!这更加坚定了我炼功学法的信心。我放下病痛,白天下地里干活,晚上回家认真学法炼功,渐渐的我身上的红肿都消退了,也不痛不痒了。自打炼功,我没有吃过一片药,没去过一次医院,白血病消失了。

是李老师和他的法轮大法把我从死神的手上拉了回来,我要告诉全世界人民:法轮大法好,请记住“真、善、忍”,你的人生会更美好。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违反宪法,开始对法轮功疯狂镇压。我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大队动不动就把我们拉去开会,讲什么修炼法轮功如何如何违法,却始终说不出违反了哪个法律的哪一条,讲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却都是造的谣。有的时候,他们还到家里扯着胳膊叫我按手印。尤其是电视上放的那个“自焚”的片子,一看就是骗人的把戏。其实稍有点理智的人动一动脑都能明白:那个“自焚”不到一分钟,警察就把火灭了,难道天安门的警察是拿着灭火器巡逻吗?再说了,那个小孩都气管切开了,还能唱歌?那个叫“王进东”的胖子“烧”得糊巴烂肯的,怀里的装汽油的塑料瓶子却没咋的,这不明摆着是骗人吗?

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李老师给了我新生。不让我炼功学法,那不就是要我的命吗?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把这么好的济世度人的正法说成是邪的,那只能说明它自己邪。善良的人们啊,理智的想一想吧!××党这些年左一个运动,右一个运动,哪个对了?不要再相信谎言了,听一听大法的真象,可别再被它们欺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