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病号修大法重获健康 讲真话遭毒打辗转牢房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我是99年5月底得法的大法弟子。没得法以前我是一个年轻的“老病号”;体弱多病,23岁就动了胆结石手术,后一直有很多病,整天头痛脑胀,不能吃,不能睡,还有类风湿心脏病、神经性耳鸣、四肢麻木、腿脚肿胀,穿衣上厕所有时都需要帮助。一身的疾病使我的身心无尽痛苦,到处求医,花钱无数,却没有结果。有一天我在菜市上买菜和朋友谈起我的病,突然后面有一个从来都不相识的人,他答话了,他说你们要想身体健康,就修炼,炼法轮功,只要真心修炼病都好,并听他讲了他的经历。回家后自己默默地想,是真是假去看看,我决定去试一试,第二天我就找到了他们在广场的炼功点,刚进入炼功场就有点轻松感,辅导员都义务教我们炼功,就这样我坚持天天学法炼功,身体也一天天在变化,现在我什么病都没有了。

我们的师尊教导我们时时处处都要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准则,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法轮大法使千百万的人身心得到了健康,道德得以升华。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在99年7月20日遭到了邪恶江氏集团的疯狂反对和迫害。我本着善心,与千百万大法弟子一样,依据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到北京上访,冲破层层险阻,于2000年12月到国家信访办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想为大法、为师尊说句公道话。然而信访办的工作人员不仅不接待,反而将我交给了警察。没有说话的地方,不得已我便去了天安门广场,来到天安门广场看到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警察和便衣到处都是,四面八方都是警车和囚车,警察个个都是气势汹汹的。我刚走到广场中心就有警察上前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叫骂法轮功,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是拳打脚踢。就这样我被他们拖上了警车,拉到一个派出所,又是一顿毒打。下午5点多钟又把我拖到了另一个派出所。那里的恶警更狠毒,把我们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大法弟子都放在大坝里头挨冻。后来又把我们送到看守所。恶警叫那些刑事犯毒打大法弟子,剥光搜身。我被它们打得遍体伤痕,不知换了多少次牢房,在北京被非法拘留了16天。后来又把我带回了本地的公安局,非法关押了36天,家里人用钱才把我保释回家。自始至终恶警们采用的都是非法手段,对我们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非人道的、甚至是灭绝人性的迫害。

在此我以我的亲身经历控诉江犯和它的同犯。希望早日将它们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