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县姚店子镇政法委书记王思科等人的犯罪记录


【明慧网2004年12月21日】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山东沂水县姚店子镇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惨无人道迫害。下面是姚店子镇部分学员受迫害的事例。

1999年7月20日镇政法委书记王思科带领十几个人去吉子山大法弟子李善成家翻走了大量的书籍,炼功坐的草垫子,电话机都一并抢走,还勒索罚了4000元钱,李庆军又向李善成敲诈去了300元钱,没写收据。

1999年10月8日晚,40多名大法弟子在吉子山谭纪坤家开交流会,被恶人举报,县委书记李洪海和姚店子镇政法委书记王思科带领十几个人,蛮横的把40多名大法弟子全部抓捕,在姚店子镇教委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强迫他们坐在潮湿的砖地上,伸着腿,举着手,谁支持不住了放下来,就遭毒打。大法弟子张升芬、黄传菊、戚桂玲、黄常明、谭生增等都被单独遭到毒打,有的被打的鼻口出血;闫培广、苏莉被几个穿着大皮鞋的恶人象踢球一样踢来踢去,直至恶徒们打累了才罢休。大法弟子们被毒打得鼻青脸肿,浑身肿疼,不敢动弹;苏莉的胳膊、腿成了紫黑色。

第二天不法人员们又把张升芬、黄传菊、谭纪坤、闫培广、苏莉劫持到了看守所关押,把黄常明、谭生增、戚桂玲送往拘留所。这时丧心病狂的王思科气还未消,又指挥着打手们对没送走的30多名大法弟子又进行了残酷的折磨,二天三夜不叫睡觉,不叫上厕所。强制彭作玉、黄成美、马娜、潘静等站马步,把手向前伸,把盛水的盆子放在胳膊上,谁支持不住了,掉了盆子,就遭毒打。暴徒们把黄成美打得鼻口出血,还不罢休,再用竹子棒打她的手,把手打得肿得象馒头,并撕拽着她的头发恶狠狠的说:今晚叫你死。黄成美被非法关押了14天,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其余大法弟子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折磨、罚款,多则2400元,少则1000多元,无一幸免。

不法人员们不仅对大法弟子进行非人的折磨,就连她们的亲人也不放过,大法弟子谭纪坤被抓后,她的儿子潘树宝,女儿潘静也被抓,丈夫(不炼功)也被抓去关了一天一夜,罚了1000元钱。对17岁的小姑娘潘静,王思科也大打出手,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把头发撕掉一缕子,还用带有钉子的板子,打她的腿,打得腿尽是血眼往外流血,几天不好也敢走路。暴徒用鞋底打她的脸,真是穷凶极恶,丧心病狂。谭纪坤的丈夫(不炼功)被放回后,看到家中被翻的乱七八糟,象鬼子扫了荡一样,妻小又被关押,他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想上吊自尽一了百了,多亏邻居去看他正巧遇上,救了他。

半月后王思科等把黄常明、戚桂玲从拘留所接到派出所,逼迫写保证书,因他们不写又遭毒打和谩骂,最后又罚黄常明1800元钱才放回家。一个月后又把张升芬、黄传菊、谭纪坤从看守所接到派出所又遭毒打,逼着要钱,每人又罚款1500元。

2003年3月份,镇政法委书记王兆彩带领程世波、武刚到李善成家非法抄家,翻出一本《转法轮》,逼迫李善成拿5000元钱。李善成被迫离家出走,妻子徐安贵被非法带到镇里关押15天,后来李回家后又被非法抓到镇里,送临沂洗脑班,其妻又被抓到镇里关押了十几天,被勒索了3000元钱。李善成家总共被勒索罚12000多元钱。

丰台庄张义志、戚桂玲(夫妻)带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无故被抓走,遭到非人的迫害,二天三夜不叫睡觉,叫他坐在花畦边,将腿伸直,脚靠花畦的墙,手抓花畦的里沿(一般人做不到这种姿势,腿伸直搬脚尖还可以,但花畦的墙有15厘米左右)。武刚嫌他动作太慢,照着他的腰用力踢,踢倒后一阵毒打,累了才罢休。张义志被打得不能行走,上厕所都得两人架着,打成这样还不允许说是被打的,逼迫他说是腰抽了筋。不法人员又有一次毒打张义志时,把另一位大法弟子张开法也叫了去一块打,打得他们死去活来。正巧张开法的女儿去看她父亲,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吓得惊恐的叫了一声,恶徒们失去了人性,抓过张开法的女儿也毒打一顿。

大法弟子武光玉,下班回家,无故被派出所人员拉到了洗脑班上逼问其妻黄传菊与同修交流之事是谁组织串联的。因他说不知道,遭到了毒打,一个30多岁的恶徒抓住他的头发,又撕又拽,又压又搓,说是做所谓的“醒脑按摩”。彭作玉无故遭马德彪、张波等人毒打,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打得他嘴脸都肿了,后又强迫勒索了2210元钱。

黄山庄村张玉廷的妻子因收留了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住了两天,结果她被抓到镇里毒打了一顿,边打边骂语言下流,后又罚了款。2000年9月,谭生暖、谭生增因向世人讲真象,贴了两张真象标语被抓,分别非法被劳教两年和一年半。

江氏集团及其帮凶们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做的坏事罄竹难书,罪责难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