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冯家庄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4年7月20日】2000年秋,沂水县政府对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迫害,其残酷程度令人发指,现将“冯家庄转化班”的迫害纪实公布于世,衷心期盼善良的沂水父老乡亲们能了解真实情况,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同时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的不明真象的人或不思悔改的恶人:你们冷静的想一想,你们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对得起善良的百姓吗?任何人的所作所为都有记载,你们将为你们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善恶必报”是天理,希望你们能悔思一下自己的过去,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为自己和家人留一个美好的未来!

* 迫害纪实

2000年秋,大约20名沂水县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冯家庄的一个废弃的学校里,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废弃的学校里长满了野草,工作人员逼着大法弟子拔草,在拔草的同时还不断的毒打大法弟子。老年大法弟子庞传芝因随便说了一句话,就被李洪伟朝肋骨踢了两脚,疼了5、6天。当天下午每个人吃了点咸菜和馒头之后,就开始排队 ,工作人员逼着大法弟子们做俯卧撑,如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乱踢打大法弟子。他们再把地上泼上水,把大法弟子们弄得一身泥,还用冷水浇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马文华(面粉厂职工)被恶人逼着嘴里叼个小酒瓶,他不配合,恶人就把他毒打在地,直到打累了才停手。大法弟子胡凡霞和王贵香被逼着坐在地上,胡凡霞头上顶着一个盛满了水的磁脸盆,一动弹,邪恶之徒就打她。王贵香则被逼着抱着一大盆冷水。邪恶之徒让苗德芳和刘丽君(女)站在一边,问她们还炼不炼法轮功,苗德芳说:“炼。”原新民乡派出所所长把苗德芳踢倒在地,苗德芳爬起来,再被踢倒,如此多次,最后他把脚踩在苗德芳的脖子上对其他大法弟子说:“这就是坚持炼的下场。”

第二天,大法弟子被逼着念攻击大法与师父的文章,刘丽君和苗德芳不念,邪恶之徒就逼着她们弯腰两手扶着地站着,接着他们又把苗德芳带到一间屋里,李洪伟、王建华,还有一个叫小李的年轻人,一起群打苗德芳。他们用皮胶管子打苗德芳的臀部,大腿和腰部打成黑紫色。学校操场有一块刚收割完黄豆的空地,地上布满豆茬,恶人逼着大法弟子在地里跑步,并且不断的用树条子抽打学员,大法弟子刘世竹的脚都被扎烂了,还得跑步。

在转化班每天吃三顿饭,吃饭前邪恶们逼着大法弟子排着队一个挨一个的骂师父,只有骂了才能吃饭,谁不骂就挨打。大法弟子唐兆玲(注:因发大法真象资料,被王庆国之妻举报。王庆国是原古村乡综治办主任,很邪恶,现遭报,因贪污被拘留)。不骂师父,李洪伟便打唐兆玲的嘴,一直打肿,疼得唐兆玲几天吃不了饭。唐兆玲刚被送進转化班时,恶人问她还炼不炼,她坚持说炼,当时大约有七八个小青年(邪恶雇佣的打手)对她一阵毒打,把她打昏死过去了。其中有一个打手叫郝贵金(注:是阮波的战友,阮波是洗脑班大队长,30多岁,当过兵,极其邪恶,是下古村人)的打人最狠毒,邪恶们把唐兆玲打昏死过去之后,他们用冷水将她浇醒,再继续毒打,打得唐兆玲浑身青紫、肿,不敢走动,上厕所需要大法弟子背着去。一直打得唐兆玲承受不住,说不炼了。郝贵金又逼着她骂师父,她不骂就继续打,直打得她承受不住,顺从了邪恶的要求,郝贵金才不打她了。还有一天,邪恶又逼着跑步,由于唐兆玲的腿被打肿了,疼得跑不动,只能慢走。这时李洪伟(此人管四个转化班)一脚踢在唐兆玲的小腹上,唐被踢出好几米远,当时小便失禁,痛昏了过去。之后李洪伟不知耻的当着大法弟子宣扬:“我一脚把唐兆玲的尿都踢出来了!”唐被大法弟子背進屋,躺在地上几天起不来,心口窝疼了几个月。后来家人拿出1200元,在许多朋友出面担保,以5000元作担保金,才把她放回家。

老年弟子庞传芝被逼着骂师父,她不骂,邪恶就逼着她拉了一中午的碌砫(注:碌砫是农村打场打谷用的一种圆柱形石制工具,重1—2百斤,用人拉着在地面滚动)。压操场,然后逼着她站在宣传栏旁,双手扒着宣传栏的上框,脚后跟离地,脚尖着地,用条子不断的抽打她。

还有一个叫刘洪祺的高桥大法弟子,因为给镇书记黄培军写了一封讲真象的信,被王升见(司法所长)、李大伟(司法所职员)、衣晓、马锋德(主管迫害法轮功)送進转化班,其老父亲也陪着去了。到了转化班,邪恶逼着其父亲交上1200元生活费后放回。邪恶让刘洪祺围着操场跑,边跑边被踢打。跑不动了就逼着做俯卧撑,拉碌砫。邪恶刘乃庆用皮鞋后跟抽打刘洪祺的两腮,直到打出血来,最后把刘洪祺折磨在地,一个打手提了一桶凉水泼在他身上。又用三角带抽打刘洪祺的两大腿,抽出两个拳头大的紫色大包,疼得他不敢侧身睡觉,逼刘妥协后,交上3000元押金才被放回家。

为了抗议这种种迫害,大法弟子刘丽君、刘京芬、王贵香、苗德芳、胡凡霞進行了绝食抵制。恶人对她们進行了更加残酷的迫害。他们继续对绝食的大法弟子進行毒打,过了几天后强行拉到医院,把她们的手脚都绑起来,打上麻醉剂,再插管灌食。有一次邪恶们把大法弟子胡凡霞拉到院里毒打,一直打到胡凡霞休克为止。邪恶对胡凡霞用尽了各种恶毒手段:用竹条子、三角带抽打胡凡霞,打得浑身不成样子,皮破了,肉皮和内裤粘在一起,邪恶再用手脚揉搓她的身体,疼得她惨叫不止,同修们听着都流下了眼泪。

一天邪恶把刘丽君拉到屋里毒打,李洪伟在一边站着,并且威胁绝食的大法弟子王贵香说:“如果再不吃饭,就这样打你。”他们把刘丽君的上衣掀上去,两个打手拿树条子抽打其背部,打累了就用凉水灌,再打,直打得她的背部成黑紫色。恶人又不解气,把刘丽君和她姐姐刘京芬一起拉到院子里,当着她们老父亲的面毒打!让其父亲看着,直打得刘丽君昏死过去,送入医院抢救!有一次恶人又用8号铁丝抽打刘丽君的脊背,抽打得血肉模糊,然后再在伤口上撒上酒。刘京芬被邪恶用凳子打昏过去,泼上冷水,放到太阳地里晒。邪恶不让其睡觉,当她打盹时,揪她的辫子,再毒打,这其中就有那个叫郝贵金的。

恶人用罚蹲,冷水泼,撕头发等折磨同修。逼着大法弟子们在操场上跑,直到把衣服跑干了为止。大法弟子刘洪三被恶人抓着头发往墙上碰,碰得不会说话。恶人吓得不再打头部,改为打身体别处。恶人用烟头烧苗德芳的下巴,用手打脸,打得苗德芳两眼乌青。李光莲被郝贵金毒打,专打腿肚子,打得她站不起来,又用凉水泼。高振全与张在志被用竹条子抽打,然后泼上冷水拉走,恶人打他们时不叫别人看。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同修,男,个子很高,胖圆脸,内裤被邪恶们脱掉后被毒打,手都打破了,又被撒上盐,然后用凉水泼,冻得同修趴在地上直打颤,阮波看到后大笑不止。

在转化班里,邪恶之徒这样折磨大法弟子还不算,还把大法弟子家属抓到洗脑班,陪读。对家人進行罚款、恐吓、威胁、甚至抄家,还逼着大法弟子唱歌。

一言难尽,想一想吧!对大法弟子还在行恶的人,你们的所为已经给大法弟子的家人朋友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夜深静思,良心能安吗?但是如果您能不再迫害大法,不再反对大法,那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希望你们做个明白人,给自己留个好未来!

李洪伟:原沂水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市主任(现已被调临沂市卫生防疫站),家电:0539-2264789
王建军:原沂水镇综合治理办公室
木少群:阳东街 家电:0539-2254065
刘乃庆:前小河 手机:13181222122
郝×× :崔家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