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痊愈 逆境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21日】我于1996年8月25日得法。得法前我患多种疾病,炎热的夏天,喝温水都不行,坐凉板凳不行,必须吃烫嘴的饭,还得坐棉垫,捆着腰围才能减轻痛苦,还有失眠症、妇科病,整天昏昏沉沉,分不清白天黑夜,我曾想自己可能活不到年底了。

我真是缘份很大,当时从未听说过法轮功,更不知有传功洪法的。在一个阴雨天,偶然進了法轮大法的传功班。因为在这之前我信过耶稣,所以進传功班时我有一念:如果是象耶稣那样的教人做好人的功我就学,如果是邪门歪道的我马上就走。结果一听正合我的心愿。

我正如师父说的重病人先行了,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始祛病,不断的跑厕所,進去出来,胃痛越发重了。我对丈夫说:这次症状这么明显,如果是好事我就炼下去,如果不好我就不炼,你不要阻拦我。他说:好。到了九天讲法班结束,我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2001年3月,单位受政治压力不得不开除了我,但是单位领导都知道我是好人,同事也都舍不得我离开。临走我留下了平时舍不得穿的崭新的工作服、鞋给接替我的人穿。当同事向接替我的女工介绍我时,那女工一下子抱住了我,握着我的手。我知道不管电视怎么诬陷宣传,我们修炼人的纯正言行是最能说明问题的。我在医院做打扫卫生的工作,医生护士经常从病号帐上给自己拿药,我不要;平时别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小贩来收废旧医用针管要给我提成,我不占这个便宜,方方面面我都按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现在有时碰到以前的同事,她还对我说:“我在路上看见有个人拖着一车草莓上坡费力,我马上想起了你,赶紧上前帮他推,心里真是觉得帮助别人真快乐!”

这次四中全会期间警区的张姓警察来监视我。他一到我家门,我就毫不客气的说:“张警察,你又来骚扰我!”他说:“这是我的警区,怎么叫骚扰?”我说:“这不是上班的时间,大中午的不是骚扰是什么?你们这些做警察的,社会上的贪官个个都够杀头了,你们不管;宿妓嫖娼的满街都是,你们视而不见,还找借口往里钻;黄色音像制品到处泛滥,你们借职务之便收来自己看,等等。炼法轮功的不打人、不骂人,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在任何环境中都与人为善,你们却又罚款,又判刑,又酷刑迫害,你不是骚扰是什么?!原先在610干的一个头目私下对手底下人说,要是战争年代,你们一个个都是叛徒,看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宁肯头掉也不背叛师父!”

一席话把张警官说得无言以对,只好找退路。送他出门在楼下碰到邻居,我向邻居揭露警察的恶行,不几天张再来骚扰我时,没等上楼,就被左邻右舍给赶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