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一路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22日】2004年7月份,在讲真象发小册子的时候,被人举报,遭到绑架并劫持至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一切要求,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指导员跟我说:“我和你的老伴是最好的朋友,我能让你在这儿呆吗?能让你掏钱吗?你赶紧吃点儿饭,别把身体拖垮了,几天之后就出去了。”我听信了他伪善的谎言,开始吃饭了。之后又两位同修被非法关入看守所,我们在一起交流又向常人讲真象。我当时心里想:呆过15天就出去了,也不交钱,结果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第12天的上午,我的亲人来看我,说交了225元钱。我马上醒悟了:我上当了,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顺着它们的安排走。回到屋里,我双手向师父合十:我错了,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然后发正念:我是大法一粒子,我助师正法,是师父说了算,我说了算,我今天下午不出去,明天肯定出去。结果,当天晚上8点多钟,所长就打电话让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我们本地有一同修,身体出现了“病”的状态,全身浮肿、流水,已有半年之久,我也很长时间没见她了。在这期间,也有很多同修跟她在法理上切磋,大家在一起发正念。我见到她,她说:“同修让我找心、找漏,把有病的心放下,我也找了,可还是这样,把我搞得也没了主意。”当时我想:关键得在如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上认清。我开始交流我在法理上的认识:我是大法一粒子,我们都在同化“真、善、忍”,就剩表皮这点儿东西,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当时同修家人都非常着急,强迫送医院,大夫会诊:尿毒症。同修心里有一念:我只承认我是大法弟子,其余的我都不承认。后来医院让出院,到家不久就好了。

2004年8月5日,我在街上给四个师范学生讲真象,他们当时就给派出所打电话,打电话期间,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们把我塞入车里,我又挤了出来,我还没告诉大家真象呢!于是大声喊:“大家都来看看,坏人抓好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到了派出所,我告诉他们:“你们触犯了国家宪法,触犯了我们的信仰自由,当街抓人,私闯民宅,和强盗一样,犯法的是你们!历代都有昏君,你以为他做得对吗?你们再跟江××走下去,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他们翻了翻我的包,把讲法书拿走了,小册子、光盘又放回包里。又带我上三楼,还是跟他们讲真象,有力的窒息了邪恶。不到一小时,我又回到了家中。

9月份,我回到姑娘家,看到师父的讲法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感,到人群、工地、市场、大街小巷的挨家讲,人多的地方、人少的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去讲。在劳务市场,我问他们:“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吗?”

10月中旬,我和一同修去农村讲真象。坐在车上,开始发正念:清除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把“法轮大法好”打入众生的脑海中,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了一会儿,然后一把一把的掏出小册子,大声说;“大家都看书,谁看谁有福,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人心归正,道德回升,江××迫害好人,是反人类,反道德,已经在海外被起诉,将来有一天善恶必报!记住法轮大法好,都会有福报。”然后开始发小册子、卡片,一个传一个。卖票员说:“这样中吗?”我说:“一切都好!你的车到哪都会顺利!”下车了,人们围着问:我们家供了别的东西怎么办?还用烧香吗?我一一给他们做了解答。

要想写的还很多,可提起笔还是写了一点点,唯一的目地,就是想和同修一起,共同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机缘,不负这“大法粒子”的伟大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