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才能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23日】我1996年开始修炼大法,今年65岁,小学四年级文化。在学法之前,我曾患过多种疾病,由于家庭原因我作为七个弟妹的老大姐,早早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婚后因为家庭关系不和睦曾经服毒轻生,后被医院抢救过来。为此得过神经官能症,原本沉默寡言的我变得滔滔不绝起来。好在自己的几个子女都比较孝顺。得法后师父给净化身体尽管刚开始很猛,家里人很害怕,但自己能悟道,三个月后所有疾病,包括大肠癌子宫瘤高血压等全部无影无踪,从此我对学法炼功更加坚定。

99年7.20以后,我第一次到北京上访,在火车站经历了无数魔难,还叫我们骂师父。走到半路又叫我们下车,说我们象炼法轮功的。有6个大法学员下车,我和另外一位我们两个就不下车。我说是走亲戚的有要紧的事。我们正念正行到了北京,在北京难度更大。

第一次去北京,家里人不知道简直闹翻了天,回来后我向他们讲真象,我又说谁也别想阻拦我证实法,并且谁也阻拦不了。第二次是12月份去北京,是孩子们送上车的并祝我一路平安。到了北京,我在天安门被绑架到车上拉着去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哪来哪去。到了那里就给他们讲真象晚上讲到2点多。他们说,大姨你别说了,再说我们明天也是大法徒了。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理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都答应了。我说你们睡觉吧我炼炼功。他们说大姨你别等我们睡了发点坏气给我们。我说你们放心睡吧,我学的是“真善忍”,师父教导我们做事先想到别人,要先他后我,又不是你们取缔法轮功的,你们也是执行任务的,你们就记住法轮大法好,是正法,对人民百利无一害,要善待大法弟子,你们有好报应。

我想讲真象得用善心、用大法的智慧去讲。我一心想救他叫他们明白真象,回到本地在拘留所,居委会主任、市公安副局长来找我问为什么去北京?叫我写个保证说以后再不去北京。我对他们讲大法如何好,江泽民集团对内挑拨内乱,对外全是谎言抹黑法轮功。不去北京的保证我不能写,因为我也不知道以后去不去。但是我的心一想去北京,马上就走,我也没有提前准备。还说了许多不配合他的话。

那个副局长说:我要判你七年劳教。我还是向他讲真象,他说:从这些话,我判你十年。我说就这一会又长了3年?中国真是没有法律了!就凭谁高兴不高兴判劳教?根本不讲有罪没罪?我说的哪句话犯法了?哪个字犯法了?我用我的生命担保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炼法轮功为的是健身做好人,法轮大法对人民有百利无一害,以前我没学法轮大法有多种疾病躺在床上十几年,你们怎么不管?想叫我不学法轮功,除非你把我杀了。

从拘留所回家后,居委会主任、恶警又向我要书,我说只要我有一口气,都不会把书给你们,因为我要看。他们忙把话叉开说别的了,以后再也没提要书的事。那时候,我也没有怕,因为我在以前经历过几次生死关都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生命,我现在的命是大法给我的,所以我把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一心想助师正法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2000年我又去北京上访,这次在火车站被绑架。在拘留所里他们不让学法、炼功,我就半夜炼功,他们把我背铐上,我不用手扳腿又盘上了,他们很生气下午把手铐给拿下来了。

出来后,我跟朋友的车把资料撒到全省,信捎到全省到处讲真象,一心想救世人。可是我的心性关特别大,我的脾气也不好,有时哭的真过不了关。我就多学法向内找。我就想为了大法、为了肩上重任,再难的关也得过。关过去后回头一想不就人世间这点事吗?以后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过好关。

老家两个村是我洪的法,大法被镇压后,我经常去看那些学员,给他们师父的新经文新的讲法书。恶警把学员抓到县上办班,有人把我供出来说什么都是我给的,其实有一些不是我给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这么说。这时我悟到了,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能接受,我决不会给大法抹黑。”老家的人给我打电话都怕的厉害,说第二天恶警来抓我,我当时没有怕,只是把大法书都放到安全的地方了。我想谁能动了我,谁就能动了师父、能动了宇宙,谁能呢!我是神,你们人怎么能找到我。

结果他们来到我们当地派出所,当地的人不配合他们,说我们都找不到她。后来他们县里转化班的警察又给我打电话,我没让他们说几句,就给他们讲真象,最后给他讲善恶有报的理,我们在电话里说了一个多钟头,最后他说:大婶,我都明白了,我一定按你说的做,善待大法弟子,我还要告诉我家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度人的法。从那以后我更坚信正念的作用。

第二年师父就有经文教我们发正念。以后做大法的工作全是用正念正信用大法的智慧、威力去做。师父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我一定要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