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象 正念排除干扰


【明慧网2004年12月21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1997年有幸得到了大法后,我的头痛、鼻炎等症完全消失了。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让我们珍惜这段宝贵的机缘,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完成我们的洪誓大愿。

(一)会写也不签

1999年7月大法遭到迫害,我们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要回我们的修炼环境,就去了北京上访,被抓后连夜送回。9月27日我又被绑架到乡政府。到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叫我村的村干部带300元钱去接我。把我叫到他们的办公室说:你写一份保证书就让你回家。我不写,他说:让你们村的村干部替你写,你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我不签,他又说:你为什么不签,不会写字呀。我说会写也不签。他听后气得火冒三丈,说:我真欠给你两个嘴巴子,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说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反正这个字我不会签。就这样我被放回了家。

(二)面对面讲真象

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就应该按照师父指给我们的路走,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但是出于顾忌心(怕自己讲不好被人取笑),我总是发传单、光碟,忽视了面对面讲真象的效果。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晚上去发真象传单,怕被露水打湿资料,就用报纸包好发放。但到第二天我去地里干活,有人叫我说:“哎,你过来呀,那有一个纸包。”我说你拿起来看一看哪,里面包的是什么呀?他说:是你们炼法轮功的,我看不懂,又放那了。于是我就走过去把它捡起来递给他。我说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印的传单,里边说的都是真话,你不要被电视上的谎言所蒙蔽,那样会把你害了的。接着我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案、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最后他说:“噢,原来法轮功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通过这件小事,使我明白了我们更应该面对面讲真象的重要性。

(三)放下执著,正念排除干扰

但在前一段时间,遇到了一次自修炼以来最大的干扰。由于自己学法少,正念不足,不知不觉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抱着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想法在做事。

因为丈夫把自己的钱全部借给了别人,家里两个孩子上学,老人身体又不好,经济上出现了危机,我就怒气冲冲的问他:你借出去的钱什么时候还你。他见我冲他发脾气就说:你越着急我越不告诉你。因此我家的矛盾越来越大。

我法也学了,正念也发了,看谁都不顺眼。老人也整天哭哭啼啼,自己也产生了不想活的念头。我的事情被一同修知道后,就找到我说:你想想你所做的一切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吗?你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被魔钻了空子,师父把我们从万丈深渊中捞起,替我们平衡着不同层次欠下的债,你就为一句话就不想活了,你对得起师父的慈悲吗?最后他说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悟一悟,不要让我白来一趟,关键时刻还是自己说了算。我告诉他放心吧,我会过去这一关的。但是嘴里说着,心里总是不平衡,很委屈。后来我坚持学法和看明慧周刊,同时发正念消除我周围的一切黑手和烂鬼,才使我从旧势力安排的框框里走出来,才真正明白师父在《真修》这篇经文中讲的“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这段法的法理。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是变异的,出了问题应该先找自己,坦然的面对和正视。在归正自己的同时。我给家里人讲是大法救了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现在家里人大部分已经得法,家里的环境,人与人之间的气氛也不那么紧张了。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