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阜城县恶人恶行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在河北省阜城县有这么少数邪恶之徒,为蝇头小利所诱,置天理良心于不顾,执法犯法,把迫害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当作发财的摇钱树,当作是仕途飞升的捷径,现将近期部分恶人的恶行揭露如下:

2004年10月11日,县国安大队大队长魏国庆带领五、六个公安恶警窜至大白乡许庄村的许根立家,以有人举报许根立炼法轮功为由,妄图实施迫害。魏国庆强迫许根立在搜查证上签字,否则就非法抓捕。恶人抄家没翻到什么,便一再逼许根立交出大法资料。许根立把恶人带到院中说:我死在这里可以,你们迫害我不行。他一边躺在院子里一边说: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没错,你们可以调查。恶人无计可施,只好一边给村里打电话,一边劝许根立起来。待村委会主任一来,他们便赶紧溜走。

2004年10月12日上午9时许,魏国庆伙同公安局长李某及恶警四、五人,闯到城关镇大法弟子杨金池家,试图绑架未遂,便非法搜查、抄家,将床上的被褥一一抖开,所有橱柜、抽屉都打开,将橱柜里的衣服被子都抄出来,几间屋里的角角落落都翻了个底朝天,就连孩子的两间屋也进行了非法搜查,将其子房中的照相机非法抄走,对其子房中的照片进行盘问,并非法抄走了一张全家照。恶徒们非法抄走录音机一台、VCD一台,还有师父讲法录音、教功录像、真象光盘及其它大法资料,杨金池被迫流离失所,一家骨肉分离。

2004年10月13日上午10时许,城关镇派出所一伙恶警,非法闯入桑庄村大法弟子田桂荣家,绑架了田桂荣、桑文莉母女,非法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和资料等,并把她们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公安内部有人透话说找人活动活动好,又放风说要2万元钱才行。

2004年10月27日夜,阜城县联防队队长息家水、副队长吕云松绑架了杨淑茹、宋灿英、白安杰三人,把他们非法关押进阜城县看守所。

2004年10月31日早晨六点,崔庙乡派出所所长田健华带领三个恶徒,再次闯入孤儿寡母的大法弟子刘素香家,见其不在,随后又到本村孤儿寡母的大法弟子石孝芹家,当时石孝芹刚起床,正在炕上叠被子,恶警进屋后不由分说便抄东西抓人,把石孝芹双手背朝后架起来强行往外拖。当时石孝芹的女儿和一个亲戚质问恶人为什么抓人,恶人说:就为炼法轮功。恶徒把石孝芹拖到胡同里,石孝芹大喊:乡亲们,快来看呀,土匪抓好人啦!恶警不肯罢手,依然把石拖到大街上,石的鞋掉了,裤子磨了好几个洞,石孝芹还在大喊:乡亲们,快来看呀,土匪抓好人啦!恶警赶紧把她塞到车里,开车就跑,先拉到崔庙乡政府,后非法关押到阜城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的六位大法弟子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向李栋强、高照奇、魏国庆等讲真象,奉劝他们要明辨是非,弃恶从善,并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可是,对大法弟子的劝善与要求,他们置若罔闻,继续作恶。在这种情况下,六位大法弟子只好绝食抗议对她们的非法迫害。看守所所长范承千、指导员刘根清指使所内恶警对大法弟子强行灌食。灌食时,范承千执法犯法,肆意踢打大法弟子,恶警刘宝昌还辱骂大法弟子,女恶警陈香在大法弟子桑文莉生命垂危之时,还毫无人性的叫嚣说:把桑文莉抬到看守所门外,不管她!在大法弟子奄奄一息之时,大法弟子家属前去要人,阜城县公安局却利欲熏心,根本置人生命安危于不顾,乘机向家属们非法勒索钱财,真是与土匪无异。

最后,恶人勒索大法弟子白安杰家属八、九千元,田桂荣七千元,杨淑茹三千元,宋灿英二千七百元,桑文莉一千五百元,共计二万三千二百元。迄今为止,他们在不到一年之内,共计非法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十多万元。

邪恶之徒为什么肆无忌惮的行凶作恶、残害良善呢?魏国庆曾不止一次的说:“对法轮功怎么做都行,刘秋生(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就是我办的。”听听这“怎么做都行”,甚至杀人害命都可以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真是比杀人犯、土匪还要残暴、邪恶!一次,魏国庆一位战友的妻子劝魏不要迫害法轮功,魏国庆竟然说:“不行,不抓法轮功没钱花。”,看看这些执法人员,竟然可以任意非法抢劫、勒索百姓的钱财,这与绑票的土匪有何差异?!如果说有,那就是一个是黑社会的,一个是国家公务员;一个是偷偷摸摸,一个是堂而皇之,无所顾忌。在阜城县,不仅魏国庆本人如此,其他不法人员也是如此。一些乡镇派出所人员,晚上经常在大路小路上巡逻、蹲坑,还跟人讲什么:“本想抓几个法轮功弄点钱花花,结果没抓到。”这就是人民警察的言行?!

法轮大法学员在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下,依旧本着大善大忍之心向他们劝善,无论是正告、揭露,还是良言苦劝,都是希望他们清醒,弃恶从善,希望他们及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此,我们再一次奉劝那些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要相信善恶有报,不要再充当邪恶的打手和工具了,不要再被邪恶所利用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不听劝告,继续作恶,继续迫害大法弟子,那就绝不会有好结果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