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杨广金被两次非法劳教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杨广金,女,50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原后巷乡)后巷村人,1997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百病缠身,修炼后所有的病全好了,虚弱的身体变得一身轻,改变了所有不好的缺点。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无私无我使杨广金无论对家人、邻居都非常热忱,人际关系融洽。在家里夫妻同修大法,夫妻之间以礼相待,再加上一个听话的女儿,和公婆之间和睦相处,黯淡的生活从此充满了阳光。

99年7-20政治流氓集团在中国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好人的镇压,使无数坚持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受到了残酷迫害。99年7-19日晚,后巷乡派出所民警刘志刚叫杨广金夫妻去派出所,还有槐庄子村张树怀,他们刚到派出所,不由分说每人一间屋,强行被锁在铁椅子上。7-20凌晨恶徒将他们非法送進武清区看守所。

杨广金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竟被多次抄家、被人跟踪、24小时有人监视、电话被监控、身份证被没收(杨广金夫妇的身份证至今还没有被归还,扣在派出所)。面对不公的迫害,她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于是她见人就讲大法的真象。在2000年春天,她在向世人讲清真象时,被派出所民警陈开述带领几个人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锁在铁椅子上20多个小时后,恶人又将她非法送進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一个月后,从看守所回来恶人不让回家,又将她锁在派出所的铁椅子上。针对迫害,她说:“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按真、善、忍去做,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国家的事。”陈开述恶狠狠抽她嘴巴,打她的脑袋。

2000年国庆节前夕,正在秋收大忙季节,派出所又将她们夫妻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锁在铁椅子上24小时, 并要求每天早晨8点到派出所报到。

2000年11月26日,杨广金再次被派出所非法关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由于杨广金对“真、善、忍”的信念坚定不移,信仰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却被以扰乱社会秩序被非法劳教 。她说我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没有错。在劳教手续上拒绝签字。

2001年2月14日杨广金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加期一年)送到大港女子劳教所五大队一中队一班。在恶警指使下,恶徒强迫她看侮辱师父、诽谤大法的书,晚上让写认识。杨广金就揭露恶人们的谎言,写还师父清白。犹大安文青不让她睡觉,叫她穿一件单衣服将她推到院内罚站。

4月份到十一班,晚上其他人睡觉,犹大杨瑞文强行让她在一尺高的塑料桶抄法律的书,到夜里3点多,不写就在院内罚站。

6月调到四班,每天要强迫干15-16小时的活,包括扛100斤一包的豆子,装卸车。晚上其她人睡觉,恶警却逼迫杨广金背所规所纪,她不背。恶警迫害她在院内罚站,叫蚊子咬,不让动,一动值大夜的刘×用脚踢她,一站就到夜里2-3点,要不就站一夜,迫害持续三十多天。

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利用各种手段,百般折磨。2001年6月强迫看诬蔑师父的电视、看诽谤大法的书,杨广金不念,恶警曾×不让她吃饭,用手按她燕飞站在堆垃圾的地方,让蚊子咬,大港的蚊子特别大,咬的她痛痒难忍,恶警不让她动,一动值班的恶警王秀贤就踢她,往下按她的脑袋。有一天晚上在狂风暴雨中站了一夜,第二天白天被迫接着干活、扛豆子。

7月底杨广金被调六班杂活班,白天挑豆子,生产任务必须完成以外,恶徒还经常叫杨广金拉煤、掏厕所,没有劳动工具,让她用一尺高的塑料桶低头弯腰掏大粪,粘一身、摸一手,晚上经常不让睡觉。

2002年7月杨广金被转到二班,干有毒的活,严重威胁人的身心健康。劳动时间经常干到12点多,面对残酷的迫害她和其她大法弟子罢了工,罢工后,迫害更加残酷,天天坐冷板凳,大、小便有限制,不让上厕所,让在屋里大小便。大法弟子冯作如要上厕所,恶警不让去,她冲了出去。在恶警的指使下,大值班郑×叫冯作如去中队部,中队长宋艳珠吓唬她,冯作如说:为什么不让上厕所。宋艳珠污言秽语。针对这种的辱骂,冯作如说:你没有素质。随后恶警刘春艳、宋艳珠、赵×逼迫大法弟子杨广金、王文芳、冯作如、赵德文在屋内罚站,她们坚决抵制不站,恶警宋艳珠抓住杨广金连推带打。据知冬红霞、李淑敏被单独关在不同的地方承受更狠毒的折磨。

两年的折磨丝毫未能改动杨广金对大法的正信。2002年11月25日杨广金被后巷乡政府带回,没让回家,直接关押在乡政府办洗脑班。乡党委成员李×辱骂杨广金,说:“看你那样,还想和国家对着干,你也不拿镜子照一照,你那德行。”杨广金说:“我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没有做对不起国家的事。”她女儿去看她,李×吓唬她女儿,她女儿说:我看我妈也不行吗?有一恶人(不知姓名)对杨广金进行侮辱,管林业的××气势汹汹的说:“你坚持法轮功,永远不让你回家,叫你在这呆几天又送你劳教,就这样放出来、送進去。”

在乡政府时,恶徒让杨广金扫雪、擦玻璃、擦楼道、楼梯,打扫厕所卫生。在非法关押37天后,于2003年1月1日因杨广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再次被非法拘留,1月10日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回大港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中队。上车前司机把杨广金买东西的钱、票没收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到了大港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中队后,白天挑豆子、扛豆子、缝衬衣一干就到12点多,有时一夜不让休息。2003年10月份恶警夏×叫杨广金去大队部,夏春丽、齐×结伙吓唬她,她说我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没有错。恶警齐×恶狠狠地说:“吸毒的比你们好。”恶警又派犹大王福荣、张秀兰、张秀莲看着她,晚上吸毒××看着罚站,只让杨广金睡一个小时,她们为了得到奖金就这样不择手段迫害好人,劳教所的恶人把她迫害得精神恍惚,身体搞垮。

2004年9月28日,回家不久, 中秋节到了,按传统习俗9月29日(八月十六)杨广金去娘家看年迈的父母,派出所雇用巡警刘河全(后巷人)追到她娘家,一天去了两次。秋收期间,又跟踪她到地里,30日晚11点多片警张×、刘河全又去她家,张×说:“杨广金你出门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杨广金说:“我没有犯法,我有人身自由,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是在干扰我的正常生活,是你们在犯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