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六旬喜得法 笑口长开换新颜


【明慧网2004年12月25日】我叫赵佩芬,是大陆大法弟子,小学教师,今年六十五岁。97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一生是坎坎坷坷的。由于家庭生活的极度艰难和对生活的过度操劳,使我留下了一身病:关节炎(手指头都变形)、肩周炎、胃炎、慢性肠炎,胆囊炎、血压高、脑动脉硬化,神经性头痛,失眠、颈椎病、手脚麻木、周身肿还有频繁的牙痛,使我不得不病休两年,每天都生不如死的艰难度日。再加上经济困难,生活危机,心情更加烦躁不已,曾经多次想到过死。但是由于上有老下有小,而且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只能是强打精神与病魔搏斗。自己虽然打够了针、吃够了药,烤够了电,仍然咬紧牙关,双管齐下,在寻求偏方、乱求医的同时又做健身操等等五花八门的东西,仍旧无效。

1997年9月16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一位功友告诉我法轮功,并让我学。她还说她炼功快一个月了,以前的腿痛也好了,也不得感冒了,身体非常舒服轻松。当时我半信半疑地走进来了。于是我每天早上炼功,晚上学法,坚持每天如此,学了一段时间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深地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便决心要炼下去。

随着不断地炼功学法修心性,师父多次给我清理身体,使我以前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从此以后,我走路一身轻。以前我不敢吃凉的,现在什么都敢吃,而且喝生、凉开水也没有不适的感觉。过去怕碰凉水,现在冬天用凉水洗脸洗头从不感冒。见到我的熟人都惊讶的说我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不熟悉我的人说我顶多50多岁,而我现在65岁了。自从学了大法以后,我便从一个疾病缠身、生不如死的人成为一个红光满面、笑口常开的人,用尽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

但是,99年7月20日,妒嫉成狂的江泽民对大法进行疯狂的打压,对师父进行恶毒的诬陷,一时间全国上下黑浪翻滚,电视报纸对大法进行全天候的诬蔑,仿佛文革再现。当我看到这一事实时,犹如晴天霹雳,我毫不犹豫地踏上进京上访之路。到了北京以后,不仅上访无门,反而遭受迫害后被遣送回来。回来以后邪恶之人将我监禁起来,大法书籍和磁带被他们抄走,并且死死盯住不放,怕我再去北京上访。

亲爱的同胞们,我因修炼大法而身心受益,是大法给了我新生,而邪恶之人江泽民出于自己的权欲不顾人民的切身利益,对这一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美好事物进行残酷的迫害,对这一群做好人的善良民众进行无情的打压。希望同胞们擦亮眼睛,分清善恶,千万不要相信江氏流氓集团所散布的欺世谎言,真正的识破邪恶集团的丑恶嘴脸,不要再被江氏流氓所愚弄,使自己的思想更加清醒,使自己的未来充满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