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拉上来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我1998年有幸得法。

一天晚上,丈夫下班回家看我生病躺在床上,对我说:“听人说法轮功最好,看书就能治病,你也学吧。”我说:“我已拜师,不二法门,我不能学。”

第二天晚上,他带回一本《转法轮》,吃完饭就给我念。我一听,从来都没听说过,而且是很高深的法理。我越听越爱听,心想这是大佛,不是一般人。丈夫说:“你要学法轮功,你原来的气功就不能学,否则师父不管你。如果你诚心诚意学法轮功,老师就可以把别的不好的信息都给清理。”我说:“你再买一本,咱俩都学。”

我叫女儿把原来的气功书等处理掉,次日丈夫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手捧宝书看老师法像,怎么这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面。因为我体质差,只能躺着看书。第三天夜里,我似睡非睡,但心里特别明白,在我面前出现一行行竖排字,像电视一样显现在屏幕上,有红有黄。我很着急,想知道到底写的是什么?突然横批三个大字《转法轮》。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叫我多看《转法轮》。

我按师父指点,专心看大法,看完一遍,我再从头看,看了背,背了写,心里装的就是《转法轮》。一月有余,一天午睡,又是似睡非睡,我心里很清楚,在我身体上空出现了无数朵小莲花,银光闪闪,上下飞舞。我正想仔细看,却不见了。我悟到是恩师给我净化身体。没隔几天,午休时又是似睡非睡的状态下,发现在我身边有两个高大身影,身穿黄褐色的衣服,但没看到头和脚,我悟到是师父在看护我、保护我。

在气功高潮时,我学了两种气功。因为不知道“修炼”的内涵,认为多学几个气功又能治病就是高层次。我拜了师,但没见过这个师父,只是个代理。学了一把抓、排、补,当时执著心强。看到公园、广场一群群的人在抓病气,又排又甩的,我心里很痒痒,但又不好意思加入。

一次去外地旅游,住旅馆时三人一个房间。大家都很和气。其中一大姐说她颈椎疼,我说:“我学了气功,给你抓抓试试。”抓完后她还真觉得挺舒服。她说:“这次旅游真没白来,我遇到气功师了。”我心里美滋滋的。又有一天这大姐说她乳房有一硬块,有大手指盖那么大。我痛快的说:“再给你抓一下。”这一下把我吓一跳,感觉一种阴冷的东西钻入我的右手,我哎呀一声愣住了。想赶紧往外甩,往外排,但排没排出去我也不清楚。从那天起开始觉得自己没精神,老想睡觉。

旅游结束回家后,十几天总睡不醒似的,延续两个多月始终如此。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用手一按出大坑,放出的血都是黑褐色,然后是高烧不退,脸蜡黄。丈夫说那大姐是乳癌。因丈夫是中医,就按癌病给我治。经丈夫、儿女精心护理下勉强能坐起来,吃饭要人喂,扶起一站两膝盖就像刀剜一样疼,不站先害怕。就这样挣扎在生死线上七年之久。

幸得大法,在学法中使我知道很多东西。我看到《转法轮》里师父讲的有所求的问题,明白自己用德跟人家换业力,根基被毁了。

《转法轮》76页讲到“这个宇宙中可有这个理,是你自己要的,谁也管不了,也不能说你好。宇宙中有一个特定的东西,就是谁业力多谁就是坏人。”看到《转法轮》第七讲“治病问题”中讲的法理,知道了那大姐乳房上的肿块是业力所致,是因为在那个地方有个灵体,很厉害,我根本没有能力排出去。一切都是自己追求造成的。现在我业力大,是个坏人,我心里忐忑不安,自喊:谁还管?怎么办?求生难。我面对师父法像泪流满面,自问大佛:您能管我吗?

当我看《转法轮》第一页讲:“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我坚定信心,一遍一遍学大法。又开始学打坐,开始是散盘,坚持炼静功,慢慢的奇迹出现了:我不用躺着看大法了,高烧也退了,腿也不疼了,满脸红润,接电话对方以为我是年轻人。亲朋、邻居都说我变了样,我喜笑颜开的告诉他(她)们,我是学法轮大法变样的,告诉他(她)们也要学法轮功。《转法轮》第25页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

法轮大法的法理使我提高了心性,看淡了名、利、情。是恩师把我从苦海里拉上法船,给我消去比山还高的业力,使我懂得大法法理,让我倒出自己身体上的脏东西,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约,我能在宇宙大法的熔炼下从茫茫苦海中浮上来。我跪谢恩师,给我重新安排今后的人生道路。我要紧随师父,勇猛精進,不要落下,跟着师父回家。

我也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女儿带我出去,我把平安符送给她、他,并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奉劝所有人都学法轮大法,福寿安康到万家。破坏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必遭报应。

学法亲身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