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两年的我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26日】我于国内形势很敏感的2002年11月在异地得法。第一次看真象光碟时,我真是心潮起伏:有愤慨,有敬佩,也有联想和激动。当看到大法弟子做“头顶抱轮”时,我回想起十一年前练其它功法时,刚开始几天的一个晚上,梦见一位高大师父教我炼功,但看不清面目,动作就是“头顶抱轮”。当我把双手上举时,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到脚通透全身,持续几秒钟。我被惊醒了,久久不能忘记。此后十多年我一直在寻找,先后接触5种其它功法,但都没有此动作。法轮大法就是我多年寻找的宇宙根本大法,现在终于得到了,心情无比激动。

师父在世间传法十年后,我才得法,其时间是太晚了。但我并没有执著这个“晚”,我想也许师父就是这样安排的。我决心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事。

一、学法

得法后,我第一次用了三天时间听完师父的讲法录音。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我怎么也听不够。以后半年多,每五天左右听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每天三、四个小时,有时五、六个小时,一遍又一遍的听。晚饭后至深夜,主要是我的学法时间,我使用耳塞,即使家人看电视也不影响。我越听越想听,每听一遍都有所收获和感受。

同时我也读《转法轮》。由于白天劳作,断断续续挤时间花了两个多月才读完第一遍,这是我的一大教训。在以后的一段时间,读《转法轮》时,有时思想走神或打瞌睡。后来才知道,师父说过,读第一遍时,要一气呵成。也有的老学员说:“你读第一遍断断续续,拖的时间太长了,以后容易受魔的干扰。”所以我把我的教训也常讲给新学员,并建议他们五天之内读完第一遍。以后我读《转法轮》时,注意了铲除邪魔的干扰,同时选择一天中精力最佳的时间读法,如凌晨4点多起床就学法,午睡后不外出也学法。学法效果逐渐变好,尤其能做到静心读《转法轮》时,好像师父就在身边,在头顶上讲,全身感觉大不一样,对法的理解程度和读书速度也大为提高。两年来我读师父《转法轮》和学讲法录音至少80遍。现仍坚持每天必读《转法轮》,每隔一段时间听一遍讲法录音,同时把师父传法以来的其他大法书籍读一到三遍。首先在学法上要跟上正法進程,同时每期明慧周刊都要认真阅读,从中也受益不少。

三个月前,我开始背《转法轮》。我把一段读熟了再背一段,每天要先背前一天背熟的内容,才开始背新的内容。背师父讲法时,全身被能量充满,似乎自己与大法圆容为一体。我天天坚持,每天三、四个小时,花了一个半月时间背完第一讲。我是个六十多岁的人,背起书来花的时间要多些;而且时间长了,先前背的内容过一段时间不一定还能背。但我不是为背而背,我是用背书来深入学法。通过背书我感到在法理上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发正念这件事情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因此我在学法几天后就开始发正念,每天除坚持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有时还另加几次;凡明慧周刊上有要求的我都照做,现在感觉发正念的状态越来越好。

二、洪法

得法后,我感到这么好的宇宙根本大法应该让更多有缘人得到。于是三个月后我回到工作单位所在城市,把《转法轮》、讲法录音和真象光碟带给多年相好和练过其它功法的朋友,或把他们约到家里来,介绍法轮大法。有位朋友只听了一盘讲法录音,就被师父高深大法所感动,还出现了以往没有过的现象,当即表示改学法轮大法。我先后介绍过的8人中,有6人表示要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后,有2人怕心重,待修不修的,但多数较精進。不久,他们又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他们的亲戚朋友。所以在几个月之内,我们这个城市发展了十几个新学员,组成了一个学法炼功小组。这种发展趋势还在持续、稳步发展着。

我们经常采取不同形式切磋,平均三个月左右召开一次法会,主要交流如何進一步做好师父一再强调的三件事,以及修炼中的一些问题。

随着学炼的人数增多,大法书籍、真象资料来源是个大问题。我们一是自己复印和录制;二是逛旧书摊,与老板真诚交谈,让老板放心后,只要有,就可买到;有时一次能买到几本。

在向亲朋好友洪法的同时,我也想到了在大法遭迫害前得法的老学员。我们单位原有一个炼功点,十多人炼功,7.20后都没人炼了。我找到原先点上的负责人進行交流,并送去师父新经文和真象资料。开始几次他都以眼睛不好为推脱,送给他的光碟也以不会操作而退回。后来,我又把他请到我家来看了真象光碟,但至今仍没出来。对其他学员,凡能找到的我都找来進行交流。经过交谈后,有的表示要继续炼,接受了有关资料,有的还被邪恶毒害着,总的效果不是很理想。这主要是我做的不够,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三、讲真象

得法几个月后,我开始外出讲真象。对信得过的熟人当面讲或以第三者的身份讲,并送给真象资料。但主要以“背靠背”的方式发放传单和光碟。在公用电话亭、商店、大型超市、综合市场、菜市场、职工宿舍楼、个体户的圈门内、自行车兜、公共汽车、的士车上,以及农民背篼内都投放了真象资料。

我所在的城市与得法之地相隔数百里,一般几个月才能得到一次明慧周刊和稀少的真象传单。在与所在地同修没联系上之前,为保证讲真象所需资料,我们开始自制真象传单。一方面把得到的传单多复印一些。另一方面把明慧周刊上可作真象资料的内容先复印下来,再粘贴成一张真象资料,在街上打印店去复印。这是我们还没有条件自办资料点之前的一种应急办法。

在外面选择复印店是要注意安全的。在去之前先发正念,操作中注意配合,遮蔽敏感词句,不让他人看到。同时选择善良的老板也很重要 ,通过交谈,即使他不愿印也不会去举报。当然如果明白了真象的复印店老板愿意帮助我们印资料,那也是这个生命在做大好事,在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我们先后到过6家复印店,最后在一新学员的努力下,确定了一个可靠的门市部。每次把要复印的资料先送过去,约定一两天后什么时间去取。有一次去取时,他们正在阅读真象传单,他们虽未修炼,但已经有希望得救了。

我们得到一张真象光碟后,也采取上述办法,在注意了安全和质量的前提下,选择确定了刻录点。

随着学法炼功小组的扩大,对资料的需求量也增加,已联系上的老学员也有帮助复印的。我们在真象资料的制作、复印、传递过程中都有分工,环环注意安全,大家配合的很好。人人都出去讲真象,发资料。我们为更多的世人能明白真象而感到高兴。

也有教训。一次经过某服装店,本没想发传单,走了几步,但又转回,问了价,也没买服装,随手放了资料。不知已被店老板发现,离开时被他叫住一脸不高兴的说:“把东西拿走。”我们一看旁边隔一间就是派出所,没有進一步讲,取回传单离开了,弄得很尴尬。不久这个店关闭了。我们总结这次教训:不理智,太随便,没正念,用常人心态是做不好救度众生之事的。在制作传单上也有教训。一次一同修给了我一张“寻找替罪羊”的传单,要求帮助复印。我看到“新华网”时,心里打了个问号:怎么不是明慧的?但把内容看完后,也自认为很好:××人提到为法轮功平反的问题。于是就复印了一些。后看了师父9月19日发表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经文后,才认识到自己人心太重,很惭愧。错了就立即改,当晚我就把没发出去的全部烧毁。

总之,在讲清真象上自己做的很不够,还有较重的执著――怕心。一听到外出讲真象的同修被绑架或恶警巡逻密度加大,一段时间内就不出去。到农村边远山区讲真象,自己才去一次,看到那个广阔的山丘纯朴的农民们,背着背篼,渴望被救度的目光,心中不能平静。在城市,尤其自己所在城市的行政机关还是一片很大的空白。这里的人待遇好,受毒害深,住在高深大院,二十四小时有保安把守,住宅的每单元还有电子门,发真象资料的难度相对较大。而这里也有大量众生需要救度,因而我感到责任重大。我心里明白:只要我们心里想的是让众生明白真象,就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要抓紧时间,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由于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