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西市大法弟子自述修炼历程和经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26日】我是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仙人庄村刘希红,今年40岁,1998年开始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我的性情暴躁,经常打骂孩子、骂公婆、打骂丈夫,从不吃亏,得寸进尺。我蛮横不讲理,左邻右舍没有不知道的。可我身体并不好,经常吃药打针,脑神经衰弱,肠炎、胸口发闷、坐时间长了脊椎骨疼得要命。一年总要花好几百元钱看病,也不见好转。自己经常想,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呢?

通过修炼法轮功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更好的人。心想我这一生就在等着得这部大法。明白了打人、骂人、做坏事都是在造业,失德、害自己。古人云:害人如害己,早晚害自己。这话一点也不错。炼功人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的,尊老爱幼。心想这么好的功法我要修到底。通过学法,越觉得这个法内涵深,心生一念,无论何时何地谁要反对这个大法我要站出来说公道话:“法轮大法好!”

修炼法轮功以后,街坊邻居都说我变了个人,都说法轮功好。村里开始几个人炼,后来共20多人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98年上面开始调查学法轮功的人数,我们都报上了名。4.25万人北京上访,是因为天津抓、打法轮功学员40多名。6月份开始对法轮功 、对师父诽谤,听说政府又抓、打法轮功学员。我与本村两个学员和外村的几个学员搭车到潍坊,再转郑州。被潍坊公安非法扣留一晚上。第二天被莱西政法委拉到收容所,记录姓名,被当地派出所拉回,各自回家。到7月21日,听说平度市抓捕很多学员,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到平度市政府信访办,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大法的名誉,我们遵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当天下午被乡派出所拉回,下车后已有7、8个同修被关在车库里。我被关押24小时,罚款100元说是车费。写了保证不外出。9月份我与几个同修通过学法交流,决定到莱西市政府信访办,说明我们通过炼功身心受益,镇压法轮功是错的。信访人员没说话,叫来警察,又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把我们拉回非法关押我15天,丈夫借钱交了3000元的罚款,还替我写了保证。

回家以后,丈夫整天不打就骂,抓着我的头发就往墙上、窗上撞,边打边问炼不炼了。我都坚定的说“炼!”,炼就打,直到打累了为止。那时真是度日如年,自己也经常想:做好人错了吗?仔细想想,我遵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思想道德高尚的人,绝对没有错。于是我坚定自己的信念。过了7、8天,丈夫带着我到莱西装修工地给他们做饭。当天从家里走的时间,丈夫把200元钱和给老人买药的50元钱装在上衣口袋里。到了工地他把上衣脱了放在家柜上不知被谁拿去了,到了晚上买饭的时候发现钱没有了。丈夫气的大骂,憋了一肚子火,饭后借着酒气,对我又一顿毒打,从楼梯上把我推倒摔到楼下,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打累了,把我的行李扔到门外。当晚其他人都回家了只有我俩。那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每次借酒打人那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凶狠无法比喻,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我当时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根本承受不住的。

在以后的四、五天中有时间就看和背师父的讲法,如《洪吟》中的《苦其心志》、《谁敢舍去常人心》等。我猛然惊醒,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常人带动,我要去证实法。主意一定,我趁机走脱,又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在路上巧遇几个同修,我们一同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刚站好,就被便衣警察拖拉到警车上,并问我们是哪个地区的。我们如实说了,他们把我们拉到莱西驻京办事处住了一夜,第二天把我们拉回莱西收容所,又做了记录,第三天被拉回乡派出所,里面已有好几个同修。当天晚上派出所所长王宝山个人,对我们人人过堂,拳打脚踢,破口大骂,不给饭吃,派人把我们带到财政所大屋里,第二天又罚我们在大院里站了一天,不给饭吃。我们趁看管人员吃饭时间趁机走脱。在同修家吃饭过了一夜,第二天,没亮天,我们又坐车到了潍坊,转了两站到了北京。到北京已是晚上,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刚要休息,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警察,方才明白是店老板告的密。

我被带到片警队里,他们大都是年轻人,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我就跟他讲炼功受的益,我要求释放我们。他们不答应,第二天上午,驻京办把我接到一个宾馆里到二楼,进屋一看,等我的原来是当地派出所的一个警察,还有莱西政保科沈涛和市政保的一个人,还有一个学员,第二天政保科的那个人带着我俩坐火车返回来,早晨下了火车。被拉回收容所又做了记录。当天又被拉到派出所,在所长的指示下,男、女警察非法搜身,强逼学员扒光衣服、脱掉鞋、袜,翻钱及师父的讲法,翻出师父的讲法就拳打脚踢。搜完后,又被恶人张胜利、张卫刚、王志、张甲坤等人对我用胶皮棍好打一顿,说是我鼓动他人走的。恶警让我们双膝并在一起蹲着,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谁动就打谁。过一、两个小时又让我们站着,不准打瞌睡,谁睡就往脸上、头上打。他们对待小偷就不这样了,让小偷睡在床上,教给他们怎样打开手铐,无所不谈。

后来他们怕我再走脱,就收去我的鞋、腰带。十多个人就穿两双拖鞋。白天王宝山指使人领我们到乡政府打扫卫生,擦玻璃、扫厕所,在被关押期间,我丈夫到财政所打了我好几次。在回家的那天,第十五天中午,我们正在学师父的讲法,被丈夫看见,把我叫出去,对我拳打脚踢,抓住我的头发猛踢我的双腿,我痛得站不住了。坐在地上,他又凶狠的抓住我的双肩往地上撞。当时撞的腰不会动了,身子一点劲都使不上。几个同修把我抬到里间地铺上,好几个同修帮我翻身都痛得受不了,4点来钟丈夫又交罚款1300元,又替我写了保证书。说用自行车把我带回家,连翻身都不能自理怎能坐自行车呢?连派出所的人都说坐不住,丈夫凶狠的说:行。经人再三劝说才花了五元钱雇了辆三轮车把我拉回家。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五、六天才能下地,没想到丈夫早就准备好了。用连锁做了一副手铐,每天晚上我们俩铐在一起。大小便和睡觉都在一间屋里,房门让孩子上锁。

2000年丈夫也不出去搞装修了,在家看着我。三天两头就对我一顿毒打,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这一年当中,数不清我挨了多少打骂,最重那次用直径10多公分粗,2.5米长的木棒打我,身上、腿上、胳膊、脚脖子、肿的连袜子都穿不上,不能走路,手脖子打的不听使唤,没有知觉。心想炼功人没有事,心里时常背师父的讲法,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我挺过来了,半个月有所好转,我开始炼功,一个月恢复正常,当时要不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也许腿、手都被打断了。到现在手脖子还是畸形的。在这一年中丈夫把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都上交政府了,交书以后,我想师父不会要我这个弟子了,没有书还学什么呢?在那些日子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恨自己没有勇气保护好大法书。不配做大法弟子,精神极度的消沉,那真是生不如死。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巨大的承受,经过多种渠道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理性》,才使我从堕落中返回来。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师父的佛恩浩荡,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生正念,相信终有一天家人、世人都会明白真象的。

日久见人心,丈夫看到我的言行,所作所为,加上看了真象资料,知道我们炼功人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开始有所转变。2001年下半年,我正常炼功、学法。

这期间,双亲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惊吓,孩子在学校也承受很大的压力。学校要求定校服,家里没钱,上课的时候女儿的班主任让没定校服的学生掏厕所;儿子的班主任让他到讲台上整节课站着,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上级规定,家里有炼法轮功的不准考大学,不准当兵,搞株连制。江泽民这个小人打压法轮功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这一切的磨难就是因为我要做好人,时时用真善忍衡量,做更好更好的人。这两年中,我家经济损失达2万元之多。虽然我们炼功人不求世间得失,但希望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停止做恶,这是为你们着想,否则恶报来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