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让我重获新生


【明慧网2004年12月28日】我是河北石家庄大法弟子,96年有缘得法,在此之前我几乎到了生命的边缘,十二指肠溃疡、胃下垂一度、萎缩性胃炎、身体缺血、化验肝功能几次抽不出血,眼睛看不清东西,一天休克好几次,在醒回来的时候,五脏六腑象撕裂的疼痛,头疼的老想碰墙,心脏缺血,一分钟停几次,真是生不如死,医院怎么治,一点也不见好,越治越难受,那时我想也许我的生命到头了。

这时,大姐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很高兴,每天读呀、念呀。五天后,看见我家屋里顶上有个大法轮在转,转的特快,自己激动不已。随后,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每天都有好几个小法轮在我身体上,上下在转。数日后,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还能下地干活了。此时我的心性也在发生着变化,是大法使我知道了人生的价值,怎样做人。那以后,我们村好几个人都一块炼起了法轮功,村里很多人知道我炼法轮功,炼好了身体了。有一天我在梦中看到了我在天上飞,身体金光闪闪的,突然我掉了下来,我也醒了,我流泪了,这以后,我下决心,一定要返本归真,返回到我的本性上去。不久,我在打坐中起空了,还看到了我有几个副元神,随后,我的一个个关开始了。

丈夫回来,地里活和孩子什么也不管,还骂个不停,有一天在打坐中看到一个大盘子,里边很白很白的面满得往下掉,就是掉不下来,师父说:“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转法轮》第4讲)噢,该换容器了,该提高心性了,于是我不管在外面,在家里,别人骂成什么样,我都忍着,我想我要和你们常人一样,我怎么返本归真呢?

99年7月20日是一个全世界震惊而感到痛心的日子,一夜之间,法轮功被江氏集团取缔了,开始了邪恶的镇压。邪恶之徒对师父進行各种诬蔑、诽谤之能事,对大法学员進行疯狂的打压、抓捕、全国上下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一片腥风血雨,从这一天让我们严格以大法修炼心性,返本归真的大法弟子,经受了一切魔难,绑架、酷刑、抄家、开除、株连九族等惨无人道的迫害。

99年7月22日,村里的恶人要我写所谓的‘四书’,我不写,告诉他们,修大法可做一个很好的人,把我一身的病都修跑了,有什么不好,你们能保证我不得病吗?他们在我家拍桌子大喊大叫骂人,你不写就把你们一家子的人都赶回去,不让工作,我一直坚持就不写,心想师父把这么大的法传下来,救度这些将要被淘汰的生命。

第二天,天不亮,桃园派出所的邪恶张立果带领几个人大砸我们家的铁门,吓的邻居们都害怕,就这样他们硬闯入我家,大骂特骂,诬蔑我们的师父,我说:你们别这样,这样对你们自己一点也不好。他们就是不听,似如虎狼一样,把我的最宝贵的《转法轮》硬抢走了。过了两天,我正在干活,张立果带领几个人,当着楼区的老百姓,把我抓到派出所,铐了我们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睡觉,逼供,审问。那时想政府怎么这样呢,我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对?可恶的是他们抄家,到我家乱翻,把所有的大法书都抄走了。以后每天24小时都有派出所、村里的人来监视我,整天骚扰着我们全家,晚上睡觉,都要看看是不是我。就这样到了2000年。

由于环境的恶劣,没有大法书,我的思想有些浮躁,身体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但我心里明白,我们生命,我的一切是师父给与我的,不学法,不证实法,对得起大法吗?对得起救度我们的师尊吗?一瞬间,师父的经文《道法》打入我的心里:“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立刻我就去找大法书,第二天,把大法书请了回来,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

在2001年春节前,派出所的张立果伙同村里的恶人又把我关起来逼我写悔过书,我不写,他们利用株连九族的手段,把我逼進去了,当我一出大门,我的主意识清醒了,这叫什么,这是犯天法、在犯罪!师尊为救度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想起师父,我的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马上把那张四书粉碎,我决不能上你们的当,一切都听我们师父的。就这样,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第二天晚上,江氏集团610、各个派出所开始大搜捕,开着警车,到处抓法轮功学员,邪恶的帮凶卢军,闯進我们家,大骂法轮功,骂我们师父,我告诉他说:你这样做会害你们全家的。当时我手一指,这帮凶一跳就出了我家的屋子,在楼梯上狠狠的骂,随后张立果等五六个人硬把我从家里抓到派出所,把我们学员铐在楼梯栏杆上。晚上,腊月的冷风飕飕的刮進来,冻我们,我们就绝食。他们关了我们四天四夜还要我们写“悔过书”。最后别人一个个都回家了,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不写就不让回家,当时想好写就写:以上口供不算数,坚决修炼法轮大法,不能一错再错。当时啊法轮大法四个大字闪闪发光,气的张立果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大骂大喊大叫。就这样,我被释放回来了。

我悟到做为一个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时时刻刻用法衡量着自己,师父就会时时刻刻保护着大法弟子。2001年阴历年前两天,邪恶把我们别的几个同修,又抓進去了,张立果和村里的一个头目找到我家说,不让你去派出所了怕你影响别人,我们不管你了,就这样我又溶入到正法中去了。

数日后,我的两个胳膊疼痛难忍,炼功怎么也举不起胳膊来,晚上疼得躺不下,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叫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关怎么也过不去,就在心里放不下的时候,一天早上一个声音清清楚楚的说:你抡吧,越抡也疼。我心里一亮,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然后找自己,师父替我承担那么多的业,就剩这一点,你都过不去,还用常人的办法去衡量,放不下法的一面,又放不下人的一面,还算是真正的修炼者吗?我的心性又一次的提高,是师尊拽着我上去的。第二天,胳膊一点不疼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敬意,只有按照师父的法扎扎实实的去修,给众生讲清真象,救度世人。那以后,我不管在场的有多少人,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只管给众生讲江氏迫害无辜好人,毒害众生的真象,让众生明白,法轮功是救人来了。

2003年7月份,我和同修A去发真象资料,A说B栋楼没有人敢去发真象(里边住着邪恶的帮凶一个头目,整天出出進進)我想啊,这里边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呢,于是我说:你在外边等着我去发,就在我发完快到楼下的时候,看见邪恶的头目领着两个手下上楼来了,当时我正念一出,你们看不见我,我是做最伟大的最神圣的事来了,这一刻我和这一帮邪恶在一楼梯擦肩而过,出了楼区,这是慈悲的师父保护着我,去救度众生,不让恶人看到我。

第二天上午,就听有人说:昨晚,村里的治安民兵每栋楼搜捕发传单的法轮功学员,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2003年,我去给一个邻居讲真象,一开始讲我得法后身体的变化,她还不说话,然后讲到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无辜的好人,江氏出卖国土的罪恶时,她不听,说些不好的话,我想啊这个生命中毒太深了。没想到这个人把我讲真象的事告诉了我丈夫,从那以后丈夫十几次到我娘家生气,骚扰大闹,不让我炼功,我的亲人们不听他的,闹的全家不可开交,我回到家他天天骂我,我就天天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本来我是有工作的,婆婆告诉丈夫说我每天不干活,我怎么解释他们也不听,说着他就拿大的烟缸向我砸来,当时我正在床上盘腿看书,我说:我没有错,你们不能这样对我。说着他又拿第二个向我砸来,玻璃溅的四处都是,就是没伤到我。气得他突然走过来,非要打我。我正念一出:再行凶就定住你。他突然在我跟前站着,一动不动了,浑身上下抖的很厉害,抖了那么一会。我心想:你走吧,他人就哆哆嗦嗦的躺在沙发上,歪着头,快挨着地了,半天动弹不得。这以后他再也不敢干扰我了,这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在坏人做恶的时候,一定会遭报应的,这是对世人的真正慈悲和警示。

在历史将走入新阶段的时刻,我做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尽最大限度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学法,讲真象,发正念,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决不辜负师尊的苦度,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