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退休教师自述1999-2001年间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28日】我叫刘维民,男67岁,住吉林市昌邑区莲花街四委,是吉林市铁路一中退休教师。

我是1996年7月份经同学介绍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身患脑血栓、高血压、小脑萎缩、支气管哮喘、萎缩性胃炎等11种已知的重病。通过学法轮功,不断修炼心性,不到半个月时间,没有打针没有吃药,就奇迹般全消失了。从此我走向修炼的路。

下面谈谈我怎么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1999年7月20日之前,我是吉林市哈达辅导站长。之后,我遭到吉林市昌邑区莲花街道,华秀杰书记和莲花派出所、区610办公室多次疯狂迫害。恶警让我天天到派出所报到,限制我人身自由,砸门(已经被砸坏的门现还在)、罚款,监控,抄家,强行绑架送洗脑班、拘留所和看守所,最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1999年10月份,因开法会,我被同修爱人告密,被拘留15天。恶人华秀杰和派出所刘所长讲:我们抓的就是你刘维民,你是昌邑区大个,市里挂号人物,你要不动,莲花街就消停了。当时学法不深,沉默,消极承受。

2000年7月17日,吉林铁路分局、公安处、政保科长等三人找我谈话,说什么不许进京上访等等。当时猛醒,悟到:街道、派出所、铁路分局、公安处这些人,因我修炼有漏,还在不断控制吗?7.20要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吗?不能沉默,观望,消极承受了。师父讲“别看它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当天晚上我乘天津火车去北京证实大法了。第二天,邪恶之徒发现我走了,没控制住,华秀杰说:“完了!完了!”铁路分局又给天津车站打电话要求协助堵截,华秀杰召开莲花街道在家的法轮功学员开会,讲什么你们站长去北京了,给莲花街捅大篓子,惹大祸了……。

我到北京信访局一看,大门两侧全是便衣警察和数十辆警车,一位岁数大的老人讲:“你们回去吧!×××党是臭狗屎,不要和它们斗了,你们学法轮功都是好人,看我们这些人可怜,给钱,每天晚上送我馒头吃。我是因公受伤的,也是上访的。我就吃住在行人道和房檐下,在这一个多月了。看见他们抓捕你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搜身、打骂,一车一车送走了,真是一群土匪、流氓。”我讲:“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又不是搞什么政治。”他说:“那也不行!它们不讲理,是无赖、土匪、流氓。”此时我和四川,山西,河南,山东上访大法弟子商量,把身带的钱寄回家,不能落在邪恶手里。之后,我们来到信访局。我们在上访材料上写了通过炼功身体的变化,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是使人心向善,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要求给法轮功平反,还大法和师父清白,等。一递上,一群恶警围上了,分别把我们带到驻京办等处扣押。7月23日单位保卫科曲生平和莲花派出所民警李永贵,给我戴上手铐押回吉林并送拘留所。第二次拘留15天。

同年(2000年10月16日)莲花街道、派出所多人轮番和我谈话,让我去昌邑洗脑班,我问:“那是什么地方?非法机构!集中营!我是合法公民,你们没权剥夺我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的,你们这样是非法的。”被我拒绝了后,华秀杰就动硬的了,说:你说非法就非法!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突然围上来二十余人,把我从派出所强行连拖带抬往车上拽。一个恶人叫道:”抓住他胳膊!捂住嘴!”两个恶人一个拽胳膊,一个捂嘴。我还是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邪恶之徒,没有一个敢吱声。

在洗脑班上,恶警打骂小弟子柳××,揪住头发往墙上撞,边骂边往脸上泼水,“我当这些年派出所长,什么人没见过,你这小崽子敢这样。”我和他讲理,问他们,你们警察打人、骂人、体罚,谁让你这样干的?他们说不关我的事,我说:“打人就不行!我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打他就等于打我们。”那恶警最后停止了。

昌邑区延安街一个恶棍在(洗脑班的)会上讲:“××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转化了,她给父亲来信了。”她父亲是仇恨大法的恶人。恶棍边念信,边恶狠狠骂大法和师父。当场我和所谓写信的同修的姑母揭穿其中的阴谋:信是假的,同修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这信中写的不是她的话,编出来的。这时那个恶人气坏了,撸胳膊卷袖来打我,我喊一声:“谁敢动?你们无法无天了!”恶人都被震住了。当时是邪恶镇压猖狂时期,关押了40多名大法弟子,大家齐声背诵《洪吟》并绝食抗议。

恶徒看到这种场面,镇压不住了,无法收拾了,它们让区政法委刘书记来。刘找我了解情况,我说:“我也不是头,你问大家吧!你们警察、工作人员打骂学员,体罚,不准越过什么警戒线,泼冷水、强行跑步,剥夺人身自由。这是什么机构?我们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无罪,你们执法犯法。”当天晚上(2000年10月19日)莲花派出所李永贵等5~6名恶警押我到昌邑公安分局,让一个岁数大的人替我签字,他对我说:“你是铁一中老师,岁数比我大,你是大哥,不炼了,就回家。”我说:“法轮功李老师让我脑血栓等11种疾病全都好了,我不能不炼。做人我不能违背良心,丧良心事不干。这是起码条件。”他说:“那我就没办法了。”他签完字,晚上10点多钟送我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39天。于11月28日被送吉林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劳教三年。2001年1月1日省劳改局,批复我保外就医,因我不写保证又拒绝签字,劳教所只好延到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上午10点多钟,无条件放回保外就医。

2001年3月8日我和亲属去河北进货,莲花街道、派出所发现人没了,再次抓捕,追查株连亲属,3月16日我返回吉林,被莲花街道,派出所长又送去昌邑区洗脑班,严加看管,两天后我闯出,流离在外四年。在这期间,莲花街道恶人刘明久和派出所民警李永贵去北京抓我,让单位铁一中出人,铁一中讲:“老师有课,抽不出人。”2001年3月26日,他们通过铁一中财务室扣我工资3505.00,支付它们的差旅费。铁一中工会主席刘忠臣签字取走(单据在铁一中财务室账上封存)。

以上是江氏流氓集团操纵恶人对我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