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本身,否定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师父在今年五月的芝加哥讲法中对大法弟子有这样的教诲:“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对这段讲法,我一直有种似懂非懂的感觉。我自己有时候工作比较累的时候,发正念就感到力不从心,好像在支撑着发完正念,效果很难保证;发正念效果不好,反过来又影响平时的正念正行,有些问题也一直处在同样状态无法根除。最近,在一次考虑如何改善自己发正念效果的过程中,忽然意识到,除了需要更好的学法炼功之外,自己思想上其实对清除旧势力这个问题明显掺有人心的认识,总觉得旧势力毕竟是神,它们已经存在了,它们在其它空间可以自由发挥其能力,而我们在世间修炼,毕竟有很多杂念,受到人体、人心的局限,无法做到真正的纯净,也就很难如意的调动自己修成一面所具有的一切神通。可是师父是怎么讲的呢?师父告诉我们“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我从中悟到:自己那种有意无意总是出现的想法,本身就是人心,在干扰自己做好三件事;不是说旧势力在久远之前就形成了、就开始做它们那一套了,今天大法弟子就只能和常人一样望洋兴叹、只是叹的程度和常人不同而已;而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要明法理:旧势力的出现和存在本身大法都是不承认的,师父是从根本上否定它们的,那么大法弟子为什么要承认它们呢?如果错误的把它们的存在看成“必然”,那还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了。

于是再发正念的时候,就没有了很长时间以来的某种负担感(或者说力不从心感吧),因为自己不但能够理所当然的、坦坦然然的针对一些旧势力特意给自己设的障碍具体清除,而且高屋建瓴的从根本上清除旧势力及其黑手烂鬼本身——既然旧势力及执行其安排的黑手烂鬼选定了干扰正法这条路,那我们要顺应正法,就必须彻底清除它,而不是它今天干了什么我们才清除,明天好像没干什么(其实只是没找到空子钻、或者我们不知道而已),我们就不用强大的意识去彻底清除它们了,甚至无可奈何、拉锯扯锯;它们的选择本质上决定了它们的角色,也决定了我们必须对它们本身(而不仅限于对它们的某些具体表现)進行清除,才是对其彻底的清除与否定。这样一来,发正念的时候,那种力不从心的被动感就消失了,本身自己就很强大,因为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宇宙中非常特殊的、与法同在的生命)在履行天职,人心更少了、更在法中了,一切正的因素就能更如意的发挥作用。

很多情况下,我们无法走出魔难、无法走出某种困境,是因为我们的思路本身局限在那个魔难当中了。物质和精神是一致的,思想的局限造成了行为上无法突破。要跟上正法進程,在观念上必须有所突破。个人体会,这正是师父要求的“放下常人心”的一部分吧。

其实反迫害、讲真象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是抱着迫害无法避免、个“人”(一个小小的常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自己修炼中一时没做好而理亏的心态,那么再努力,也只是在那个迫害当中(在那个迫害所安排的物质场中)去反迫害,能达到的效果只能是有限的。99年7.20以来,有的同修被邪恶非法关押了几年,却安于在失去人身自由的前提下坚持学法炼功、给周围的犯人讲真象,别人也认为这样的学员修的好,只有褒奖和羡慕之词,却不能理智的帮助这些大法弟子从法理上认清旧势力的安排、共同正念解体这些安排。的确,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能做到这样很不容易,但修炼人是否达到法的标准,不是跟人比,而是有法来衡量的。特别是在正法时期,除了个人心性要体现出修炼人的境界和要洪法让周围人知道大法好之外,每个大法弟子都身负更大范围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更多众生的使命,而这些,是在邪恶的囚禁范围中根本无法做到的。从更本质上说,作为大法弟子,被囚禁就是被剥夺了自由履行正法弟子天职的权利,接受囚禁就是接受旧势力的迫害及其安排;在承认旧势力是必然存在和必须起作用的前提下、在它们的安排中试图改变其安排的邪恶程度,在承认邪恶强大和自己只能被抓被关的前提下讲真象、证实法,这些都不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恰恰是师父指出的“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

当然,长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学法修炼条件差,特别是师父这五年多来阐述正法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责任、及大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更高要求的讲法和新经文,狱中大法弟子无法自由的学习,被迫害严重的地区集体切磋的环境也基本被破坏完了,很多同修也接受了这种世间的“现实”,这样反过来造成这部分大法弟子对法对修炼的认识很大程度的停留在99年为止的水平。这本身正是被迫害的结果,这样的情况不发生根本的改变,是难以真正做好三件事、无法跟上正法進程的。

还有很多不能走出人来做好三件事的学员都是因为怕心放不下,这怕心中很大成份是怕受到流氓党的残酷迫害。可是,作为修炼人我们都应该看到:这恐惧不正是旧势力安排那个恶党给你制造的吗?那个恶党是制造和推行恐怖的一流专家,其制造的恐怖就是为了今天在正法中让被它们认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掉下去、不能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走向毁灭,是为这个目地准备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接受和顺从这种安排呢?不但应该主动用做三件事的实际行动否定它,还要多发正念直接清除它。

即便在常人中,我们也能看到,当恶徒强暴人时,被强暴的对象如果心理上认为强暴无可避免、只是在被强暴中一定程度的挣扎着表示反对,其实已经在接受强暴了,精神已经被强暴了。这种信息会传达给恶徒,恶徒会因此受到刺激和鼓励,确认自己处于控制地位,从而更加魔性大发;相反,有些人宁死不从,对强暴行为没有一丝一毫畏惧、认可和委曲求全的余地,虽然是常人中的弱女子,其正气也会震慑恶徒,会得到天来的帮助,让恶徒无法得逞。——人毕竟不是石头里偶然蹦出来的,也不是猿猴進化来的,“暗室之内神目如电”,善恶较量,结果在于关键时刻自己能否拿出足够的自信和正气,能否赢得神佑。当前社会上“九评共产党”活动正在兴起,这个活动好就好在不是试图从某些受共产党迫害的个案中得出普遍的结论,而是从本质上探讨共产党本身的起源、发展和存在规律,从而认清共产党本身的本质,个案作为本质的表现只是佐证而已。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都是在党文化范围内探讨该党哪里做得不好,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把其所有的邪恶积攒发扬光大至今、在十亿中国人普遍痛切的认为“文革”现象再也不会出现了的情况下又悍然发动了以十分之一中国人口为“一小撮”镇压对象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共产党的“镇压有理”流氓逻辑,经过几十年洗脑强制和恐惧培养,已经融入了多少中国人的思想,使人们只要自己眼下没被当成“一小撮”,就姑且顺从镇压吧,哪管善恶、正逆,哪管天理人情,而这正是共产党专政得以维持到今天所必需的奴化,反过来也正是这种奴化维护着共产党迫害人民的“权利”。跳出“党文化”从根本上认识共产党本身,这是人彻底走出共产党的迫害与钳制所必需的。以上借了两个常人中的例子说明道理。

否定旧势力的具体安排,是个程度问题;坚定的清除旧势力的存在,才是更根本的,才能更好的解体其具体安排和表现。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认识。不妥之处欢迎同修指出,并补充完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