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4年12月30日讯】五年来,在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迫害中,我虽然没有被抓、被施以酷刑,但是旧势力利用不修炼的家人(主要是丈夫)并没有放过对我的干扰。和那些因证实法而倍受邪恶迫害但仍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相比,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每次与同修交流,我都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他们身上闪光的东西,更激励了我坚定的走修炼之路。

我是在1999年初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前正式参加学法炼功的。师父讲缘份。我上中学时看过禅宗的书,但不明白里面的话,只看了两页就丢下了,对佛法再也没有接触过。但是看了《转法轮》后,对师父讲的法,感觉特别熟悉而亲切。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在师父的引导下走上修炼之路的。当时我和父母(大法弟子)住在一起。99年初的时候,每当父母早起准备去炼功时,我就从睡梦中醒来(现在回想起来是师父早就在管我了,以往这个时候睡的很沉),听到他们洗漱的声音,不知哪来的想法──我也要和他们一起去炼功。就这样在师尊的引导下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4.25前后我和大家一样去市政府要求放回天津市被抓的大法弟子。7.20时电视、新闻舆论一起向我们袭来。丈夫开始阻止我修炼,见我不听,又打电话告诉了他外地的父母,公公也来电话劝我。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可以放弃,你们认为不好,是因为你们听信了那些谎言,不知道书中我们师父都讲了些什么,于是我寄去了一本《转法轮》。丈夫的大姐要看看书中到底讲了些什么,却被婆婆把书撕了。婆婆现在手脚都痛,脚趾已萎缩,说是糖尿病带来的。公公知道劝不了我,非常担心,常在电话中要丈夫时刻注意我。家里的环境越来越恶劣。看了电视上的宣传,丈夫很害怕,害怕受牵连而失去公务员的饭碗,害怕我的行为出现什么异常而加害于他。他还找出一把锤子,放在床边的柜子里,借口说是怕有贼入室或是其他意外发生。但我很清楚他相信了电视中播放的那些杀人或自杀的谎言。我为他的被迷惑而伤心难过。

丈夫开始逼我让父母离开我家,当父亲看出了我所受的委屈,主动提出搬回自己家。父母走后我俩的矛盾越来越激烈了。由于下岗,白天可以一个人在家看书炼功,但是丈夫常常突然从单位回家,开门稍迟一些就指责我:在家干什么开门这么慢?然后就到处查看家里有什么异常。在铺天盖地谎言肆虐的当时,我怎样解释他也不听。就这样在内在巨大的压力下一天天度日如年的过着,心里苦闷至极,一遍遍深思《转法轮》的内容和师父讲过的每句话,越想越觉得大法和师父的纯正;越想越坚定了我的信念,越想越觉得邪恶多么卑鄙、恶毒啊!好的终究是好的,谁也改变不了我一修到底的决心。

丈夫见我不动心,又以离婚相要挟,我心里难过极了,一思再思:我并没做错什么,更没有对不起丈夫的行为,无论如何绝不能放弃修炼。因下岗没有生活来源,我想好了,如果真离婚,不管什么工作找一个,只要解决了吃饭问题,再把剩余的钱给女儿(因他要女儿和房子),尽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就可以。想好后,我就单方写了一个类似离婚的协议的东西给他。大意是:我不想离婚,但如果以此相要挟,我只能离婚,但对女儿我会尽一个母亲的责任,其它房子和财产我一概不要。丈夫见这一招又不管用,又开始找我家亲戚劝说我,不成,又找我父母。我父母就想先把大法书拿走,先缓和一下再说,我坚决要留下《转法轮》。就这样,白天我在家里看书,丈夫下班前,我再把书藏好。

2001年的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丈夫的老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一手编造的闹剧自焚案在这时上演了。当时看了电视后,我的心里划了个大大的问号,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明确指出:修炼人不许杀生,后来也讲过自杀也不允许,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发生。电视重播时,我又仔细的看了几遍。当时看出最后一个镜头,刘春玲的头上好像有什么炸飞的碎东西(后来看了揭露谎言的碟子,画面放慢了,才看清当时一个恶警手拿重物打在刘的头上而重物断了飞了出去)。电视在一遍遍的播放时,公公的嘴里不停的骂着。事隔不久,公公因牙痛不得不把牙全部拔掉。2003年的夏天公公病故。

师父要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先想到别人,要我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觉。冷静下来后,我分析了丈夫的心理。一方面所有媒体对师父和大法的攻击、诬蔑,编造的谎言欺骗了所有的民众,也包括丈夫;另一方面一家之主的他害怕失去饭碗(家人修炼受株连)难以维持这个家庭;再一方面社会上人际关系的复杂,丈夫又是一个常人中有良知的好人,单位里又没有“靠山”,他的压力也可想而知。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里又没有倾诉的对象,内心淤积的苦闷越来越大。师父要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处处考虑别人”(《转法轮》)而我做为一个修炼人家庭事务都处理不好,还怎么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呢?想明白了这些,我就开始从一点一滴做起,在言行上尽一个家庭主妇应尽的责任,事事关心他,特别要倾听他在单位里的一些事。有时他觉得我对他讲的事情不发表意见,我就告诉他修炼人要修口,“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转法轮》),特别是不讲容易使人引起矛盾的话。在单位里别人送他的东西,我也不主张他收,不占别人的便宜。和同事有矛盾不要往心里去,随遇而安,顺其自然,自己心里踏实,慢慢心情也好了。在经济上他的亲戚有困难,我会毫不犹豫的支持丈夫去支援他们。对女儿的教育也是一样,告诉她要做一个好人,和同学之间不要斤斤计较。有时丈夫说我对女儿有影响,我说:“我连你都要影响,别说女儿了;再说我是在往好的地方影响她。”

我觉得修炼本身就应该堂堂正正的,我下决心要改变这一切。慢慢的我不背着他看书了,而且常讲一些师父讲给我们的道理给他听。有时他只是听着而不搭话;我借所有可借的话题渗透性的影响他,从中体会到只要我们有正念,法的威力就在起作用。现在虽然他并没有完全改变他的观点,但“自焚”等的一些骗局他已经知道了,并且再也阻拦不了我了,并为大法做一点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