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修正家庭环境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已经被清除的所剩极少了,能操控人的邪恶更是起不了作用了,然而,有些同修家庭干扰依然很大,这一定是我们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我们应该好好的看一看自己,自己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能够来在世间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生命,我们遇到的人和事没有一件是偶然的,那么能够成为大法弟子的亲人、家属一定和我们有着更大的因缘关系,是我们更应该救度的对象。我们怎么使他们明白真相,支持大法呢?

“问:大法弟子的家人曾经诋毁过大法,到法正人间时他们是被淘汰的对象呢?还是与弟子的行为有关呢?

师:那可看他们自己选择了。说他破坏法了,已经很恶了,你说把他们圆满到佛的世界里去?这个事还真不行,真有大罪的人也留不下。因为你修大法了,他的福分肯定在,会给他机会、机会、再机会,你也要想办法去讲清、救度他们,那就是给他们开创福分。”(《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下面是我个人的体会,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

2001年1月19日,我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几经波折,终于回到了昔日温馨的家,然而家里已经没有了温馨的影子,邪恶的压力把丈夫变得几近疯狂,看见我就象见到了阶级敌人、几世的冤家一样,整天阴着脸,撅着嘴,一句话也不说,把江氏集团给我们家庭带来的一切损失和艰难都算在了我的头上。这样的局面,我都没有机会给他讲真象,见到我,他就怒发冲冠的样子,你说我怎么开口讲真象,我无声的忍受着,除了做好我该做的,就默默的学法炼功,但是,我的内心非常坚定:无论你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不与你生气,你根本就动不了我的心。

他多少次因为我学法或者是炼功而打骂我,曾经用拖鞋打我,拖鞋被打碎,我满身青紫;他曾经用拖布把打我,把我打的在地上翻滚,逼着我说不炼,我一次又一次的坚定的告诉他:坚修到底,打死也改变不了我。直到竹子做的拖布把被打得粉碎,他也打累了才停了手,打的我满头都是包,身上就更是伤痕累累,有一下拖布打下来,胳膊象被打断了一样的痛。每次这样的事件过后,我就不再理他,他的事我也不再管,饭做好后,他吃不吃我都不闻不问,几天下来,他沉不住气了,主动和我说话。我明确的告诉他:你不配和我说话,莫说我还是你的妻子,莫说我还没有错,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做了一件错事你都不该下此毒手。我有我的信仰,你不可能改变我,你又容不了我,你如此是非不分,我又有什么必要尽我做妻子的义务侍候你呢?既然已恩断义绝又有什么好说的呢?他见我如此坚定,自知理亏,只好赔礼,道歉,趁此,我就向他讲真象。

就这样,一阵儿好,一阵儿坏,在邪恶猖獗的日子里,他在邪恶的操控下,外面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毫无理智的回来对我发威,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着类似的事情。那时还不懂得发正念,但是,师父讲了《忍无可忍》的法:“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渐渐的他的魔性小了,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软的也不行,他就一点点的后退:只要我在家里炼功学法,不去讲真象他就不管啦。我依旧坚定的告诉他:我要修我就好好的修,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改变不了我。但是,我会注意安全,你也不用担心,我也会尽力做好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的责任。就这样,他被一点点的规正,不时的仍有干扰的事发生,直到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以后,师父慈悲的点化他,叫他在魔性发作打骂我后,几次体验了现世现报,才从根本上改变了他。

二、“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

做证实法的事,有时会早出晚归,一开始有时回来晚了,我就编个故事,找个理由,以避免丈夫不高兴,可是,时间长了,每次出门前都要先想好该怎么说,撒谎成了家常便饭,也感觉不对劲儿,但是又好象是无可奈何,编故事编的自己都感觉很累,却又象是个无法逾越的鸿沟难以突破,说是怕吗?好像又不是,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大不了他就是个不大高兴而已,又能怎么样呢?但却不愿面对这种不愉快。“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285页)我越来越觉得这种状态不对,我对自己说,我一定突破自我,只是觉得力量还不够,下不了决心。但是,我有了这颗上進的心 ,师父就帮了我:几天后,在一次交流会上,同修几句话就启悟了我:有的同修做大法的事还得撒谎,本来家人知道了,说不定还支持大法,也给他自己的未来奠定基础,你却不让人家知道。是啊,我只是站在自己的为私的基点上,不愿看不高兴的脸色,却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当然不是说我们做的具体的事都告诉他,只是告诉他在做正法的事,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就应明确的告诉他,不该他知道的是不能说的。当天我就没有再对他撒谎,告诉他去开法会去了,(地点、人都不能说的)并告诉他以后不能告诉他的我就不说,但不会再对他撒谎。基点站正了,看起来很难的事儿迎刃而解了。

三、“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有时一忙起来,一连几天回来很晚,对家庭和孩子的照顾难免有疏漏,回来见丈夫坐在沙发上生气,赶紧向他解释、道歉,有时他非但没有消气,却火气高涨,这时我就去洗漱,看看孩子等,心里很平静,心想:我得法了,有师父管我,我是多么幸运啊!心中生出无限慈悲:人啊,太可怜了,在正法洪传之时没有当上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还时不时的抵触正法,还把自己气得够呛,真是苦啊!之后,给他端上一盆洗脚水,与他说说话,他也就多云转晴,烟消云散了。

现在丈夫偶尔也帮我给同修送真象材料,我给他的朋友放真象光盘,与他一块去他的亲人家时,给他的亲人讲真象,发真象材料,他都不再阻挡,与我生气的时候说法轮功挺好的,只是指责我没修好。在一定场合的饭桌上半开玩笑的对朋友说:我老婆经常教育我,要修口,嘴上要留德,做事要积德……丈夫变了,真的变了。在这一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最后,以《洪吟》(二)中的《梅》与同修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至今
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