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真象送到农村的薄弱地区的一些办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30日】我市学员主要集中在城区,一些能够走出来又比较精進的学员在2001年前后不少被邪恶非法抓捕判刑或劳教,有的多次被非法抓被非法判,这样全市讲真象的人手就显得明显不足,学员们深感责任重,特别是我市周边的农村地区,1999年当时只有寥寥无几的十几名新学员,“7.20”以后大部分都失去了联系,因此我市农村半数以上的乡镇几乎成了讲真象的空白区。针对这种情况,我考虑到城区持续不断的有学员在做,决定将讲真象的范围向周边薄弱的农村地区扩大。对此,我采取了如下一些做法:

1、寄真象资料

寄信是我首先想到的一个办法。寄信虽然成本高了一点,但是寄信可以将真象送到自己想去而去不了的地方,不受时间和距离的限制,关键是要搜集到详细的收信人的姓名和地址。利用自身的环境和优势,我找到了一本当地最新出版的《某某市年鉴》(大陆各地市县一般都要出年鉴一书),《年鉴》上对各个乡镇的机关、厂矿、学校、医院等企事业单位的地址及其负责人都记载得非常清楚,每个乡镇有多少个行政村及其村长和书记的姓名也都一目了然,这样几百封信很快就飞了出去,全市每一个村不落的都有了我寄去的“真象”。我又想到每个行政村都有学校和医务室等,再依此类推,又是几百封信发了出去。

其次,我坚持持之以恒的从当地的日报上收集当地民众的地址和姓名,少则一两个,多则有时一次就可以收集到上百个详细的地址和姓名。此外,到各单位去走一走,转一圈,各单位墙上的公示栏和广告牌上都有单位人员的姓名及职务。

2002年初,我从看守所正念闯出迄今,通过寄信的方式送出的“真象”估计至少在3000封以上。国庆节将至,我又准备了一二百封信。当然,我寄信大部分是针对我市当地民众的,也有发往全国各地的。这里特别想说明一下,我用此种方式与老家同修们的通力协作配合是分不开的。因为我经常途经两地三市,写信寄信都比较讲究方式方法,所以成功率非常高。

2、送真象资料

为了将更多的真象送到农村的薄弱地区,我除了寄信这种方式外,我还利用节假日的晚上骑上自行车到周边的农村地区送真象,贴真象,写真象,天亮之前赶回来,两头不见天的送真象(因为我从办公室到宿舍长期被单位安排的人非法监视行踪和人员往来)。

但是,一段时间以后,我就发现一个问题,骑自行车一夜之间可以转悠几十里至上百里的路,地域毕竟还是很有限,对偏远的农村地区还是鞭长莫及。当时我曾想,如果要是有一辆摩托车,再有一个同修能结伴同行,那该有多好啊!可是当时我就是连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也没有啊!怎么办?后来在与一位同修的交流中,我得知她很想到她的老家去送真象,希望能找一个同伴。我当即将我的想法说出。于是,我们俩结伴利用双休日乘下午最晚的一般车到偏远的农村去送真象,送完真象后,乘第二天最早的一般长途车返回城里。到农村去送真象,我们彼此约定,决不与亲戚朋友联络走动,更不能到亲友家留宿。

一次到农村去送真象时我们曾有被突然冲出来的一群狼狗追着撵着跑了一二里地的笑话,到后来我们身后即使有成群的犬吠声,依然冷静的挨家挨户送上真象。由于我是近视眼,前几年又舍不得花几十元钱配一副眼镜,在夜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有时一夜之间因为多次趟入小水坑中,鞋子经常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有一次我不慎掉入齐腰深的水潭中,好在真象资料安然无恙。麻烦的一次就是那次上山下山,崎岖陡峭,惊险且不说,如果结伴的同修不是当地人,在那黑灯瞎火的山村,真是有点辨不清东南西北。在往农村送真象的过程中,我们也曾碰到过两次干扰,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都很快正念走脱了。

利用节假日的晚上到农村去送真象,从反馈的情况来看,如果能将送的、贴的同时進行,每个湾子(村子)再送上几张真象光盘,進行全方位立体式的讲真象,影响大,效果好。两个人一夜之间可以贴二三百张,送个四五六百张,再发几十张光盘,范围可达方圆十几里甚至几十里的农村地区。用这种方式讲真象,除了本市外,连其它市的周边地区都曾留下过我们证实大法的足迹。

当然,乘长途车到偏远的农村去送真象,有一个很大的障碍--那就是自身未放下的执著心。

3、搜集电子邮件地址(Email)

随着网络时代的飞速发展,充分利用网络讲真象已经成为我们救度世人的一个重要窗口。搜集电子邮件地址的方法很多,比如说在报刊杂志、名片、广告牌等上搜集,还可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关键词“当地的地名 论坛”進行搜索,便可在论坛的“用户列表”上收集到大量的电子邮件地址。收集到的电子邮件地址可以寄给明慧网或海外的同修,由他们往国内发送真象电子邮件。

我用这种方式除了搜集当地的电子邮件地址外,还搜集全国各地网民的电子邮件地址,一年半下来,我自己收集了三四万个电子邮件地址,为海外的同修间接提供电子邮件地址达六十多万个,而且我提供的论坛上的“用户列表”上的“注册用户”每天还在成百成千的增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