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消失 去怕心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我是一名教师,我们夫妻都是大法弟子。现在把我们修炼的过程写出来,以便接受同修的帮助指正。

病中得法,师尊苦度

妻子得法前,患颈椎间盘突出症、风湿性头痛、腰腿疼,尤其颈椎间盘突出已压迫神经,致使头部、四肢疼痛难忍。那时她地里的活不能干,在家烧火做饭都得半跪半卧的,为治病凌源的县医院、新生医院、承德附属医院、热水汤疗养院都去了,可是只见花钱不见病好转。那时她自己觉得活着遭罪、遭钱,不如死了算了。我对生活也失去了信心,孩子们也没有了欢乐,家庭没有一点生机,真是陷入困境,苦不堪言。恰在这时,村里有大法弟子向她洪法,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学炼法轮功。几天下来,她感觉很好,便越学越有劲,越炼越爱炼。半个月后,感觉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全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劲。身上的病症全部消失,整个人完全象换了另外一个人。

我修炼前患有腰椎骨质增生,99年五一后患病在家打针吃药,休息三个月仍不见效。秋季开学,勉强上班,途中又遇车祸,撞成髋骨骨折,住進县医院,两个月后出院。当时身体状况很糟,在妻子的影响下,我开始学炼法轮功,一个月后,腰椎处感觉轻松了,可以自如了,于是便停止用药,直至现在。

“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我知道我们都是业力很大的人,生生世世、六道轮回中我们的生命做了多少坏事?造了多少业?是我们有幸喜得大法,有幸得遇师尊救度,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为弟子付出巨大的心血,使弟子得以消减病业,走向成神的修炼之路。那么师父要我们什么呢?师父什么也不要,就要我们这颗修炼的心。我们要坚修大法,按大法要求做修炼人,以报师恩。

实修“真善忍”,证实大法

修炼中,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转法轮》)要真修大法,就应该按“真善忍”要求做人,使自己逐渐同化宇宙特性,同化大法。为此在修炼中我们不忘自己是修炼人,遇事用大法衡量,用“真善忍”做标准,这件事会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别人能否承受得了?

我因车祸住院期间,肇事车主既没出医药费,也没去医院看望,当时心里很不平。出院后,由于修炼法轮功,随着心性不断提高,这件事在心中逐渐淡漠了,最后心也坦然了。认为他不出钱可能是家里不宽裕,再说也可能是自己以前欠人家的,通过这件事还他了。住院时从学校借款2000元,考虑不能给学校找麻烦,也就没找学校要求补贴,并在以后的两年中把这部分借款分批还清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说:“这件事也就搁在你炼法轮功的身上,要是换了别人,他们谁也省不了心。”

去年春天,我妻子赶集买了一编织兜鸡蛋,回来时与邻居两人提着,走在柏油路下的人行道上,突然被后面快速行驶的自行车撞到,重重的趴在地上,自行车前轮压在妻子的后背上,鸡蛋滚撒一地。当时把骑自行车的人吓傻了,不知所措,邻居也吓坏了。这时我妻子缓缓的移动身子,别人帮忙拿开车子,妻子慢慢的站了起来。骑车人上前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了,妻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你走吧!”这时骑车人才说:“上医院看看吧!”妻子说:“真的没事,你走吧,我不会讹你的。”

“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妻子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说没事真的就没事。如果忘记自己是炼功人,说这疼,那坏了,那可能真的筋断骨折了。当时周围聚集了许多人,都见证了当时的情景。人们帮忙捡起了鸡蛋,奇怪的是,只有十几个鸡蛋破皮,但没有一个破碎流蛋清的。当时骑车人自己没有钱,从别人手中借了200元钱非要包赔鸡蛋,妻子不要,他硬把钱塞進编织兜,一边道歉一边骑车走了。围观的有人说:“这小子今天走时气,这是撞上炼法轮功的了,要是撞上旁人,有他好看的。”

是啊,在这世风日下、金钱至上的社会里,人们心里想的、手里捞的就是一个钱,有谁这样甘心当“傻子”啊?明明白白的在现实利益中吃亏呢?只有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大法弟子才能做到!

渐去常人心,助师正法

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在舆论上利用控制的媒体对法轮功進行恶意栽赃陷害,在行动上不惜动用军、警、特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书、抄家、抓捕、关押,并施以酷刑。在这突如其来的巨难中,很多学法不深的学员感到迷茫,不知所以,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的在保证书上签字,我们夫妻二人就在其中,但是心里确实放不下这么好的大法,于是我们便在家里偷着炼,不敢声张。五年来从未间断过,但只是那种个人修炼状态。因有很多常人之心不敢走出去,很长时间没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更谈不上随师正法了。2002年暑假后,才逐渐看到师父的后期讲法,原来个人修炼已属过去,现在已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当前首要任务是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从而救度众生。

于是我们也试着讲真象,开始以散发真象小册子、传单入手,逐渐向亲朋好友及同事讲真象,進而向周围的人讲,发送真象资料与面对面讲相结合,收到一定的效果。但由于人心重,讲真象状态时好时坏,自己也觉得很苦恼,就觉得有一层障碍突不破,静心学法后,我们找了一下自身原因,最关键的还是怕心的存在。有怕心,讲真象就缩手缩脚,不能堂堂正正,有了怕心,就不可能以神的状态做正法的事,而是以人心去做,试想这能收到好效果吗?其实这已玷污了神,玷污了神圣的大法。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有师在,有法在,你怕什么?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没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了正信,才有正念,才可能有正行,才能冲破一切障碍,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

找到问题所在,我们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心中增添了正念正行,也深刻认识到,正法進入最后最后了,再不抓紧时间就来不及了,到时将会有很多众生由于自己没有向他们讲真象而不能得救。于是出门乘车也敢讲真象了,妻子也能走出去散发真象资料了。

当然我们做的还很不够,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我们只做了那么一点点,有时还用人心做的,效果还很不好,可以说很让慈悲伟大的师父失望,也很让等待我们救度的生命失望。我们要抓紧最后最后的机会,不能总让师尊失望,让众生失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