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我一条命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讯】

  • 大法救我一条命

  • 坚信大法

  • 大法救我一条命

    文/河南豫南大法学员

    我叫李洋(化名),男,57岁,是河南信阳地区农民。姐姐、姐夫都是修炼法轮功的。99年7.20之前,我常到城里姐姐家串门,遇到她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就跟着看,有人读《转法轮》就跟着听,一学就是半天。当时总觉得李洪志老师讲的句句在理,听起来很入耳。但苦于家住农村,孩子多,经济困难,农活又忙,没时间学法炼功。99年7.20大法遭迫害后,姐家被查抄,她偷着把大法书和资料送到我家,我二话没说把书小心地珍藏起来,风声稍平后我又连夜把书交给姐姐学习。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这几年,我不顾受牵连的危险,多次进城到姐家看望,设法把大法资料、炼功带带回家保存。当时,我认准了这个理:大法是教人向善,让社会道德回升,使修炼人身心达到健康的宇宙大法,何罪之有?这样的好功法,总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在外地打工期间,我几次在路边拾到大法资料和真象光碟,都小心地装进口袋或贴身的衣服里带回家珍藏。

    2003年8月我随儿子到平顶山煤矿做工。2004年正月初四下午四时许,在淘米做饭时,我突然摔倒地昏迷不醒,家人赶紧将我送到平顶山矿务局职工医院救治,检查几天,结果诊断为胃癌晚期。医生和家人都瞒着我。当时姐姐得知此情,立即从外地赶到平顶山医院看望我,她说:“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你还是回家学法炼功吧。”为了让我炼功方便,姐姐提前回家清扫房子,置备生活用品,我去她家住。正月十九日我从医院来到姐姐家并开始学法炼功。开始几天,姐姐同几位功友天天教我炼功(当时只能炼静功),还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干扰。我因身体虚弱不能看书,姐姐和妻子轮流念《转法轮》给我听,我还天天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妻子也因此喜得大法。一周后,我坐了起来,能吃东西,能自己看书炼功了。从出院回家后我一粒药未用,不到二十天,所谓的胃癌不翼而飞,身体基本康复。因在平顶山住院半个月,花了三千多元钱,为挣钱还债,我夫妇二人告别姐姐回到家乡。

    我回到农村家中,当地邪恶仍十分猖獗,从正月到四月先后把一大法弟子抓去两次无故关押,最后还判了刑。我炼大法治愈癌症很快传出,派出所恶警几次登门“造访”,我害怕了。当时从内心产生怀疑:“是不是医院误诊了?我也算不上7.20前的大法弟子,师父管我吗?大法真能起死回生,真有那么灵验吗?于是我一度放松了学法炼功。

    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结果回家近二十天,我旧病复发不能吃、不能睡,又吐又拉,话也说不动了。此时,我心想:“我怀疑大法,师父再不会救我了,看来只有死路一条。”我不愿睡在床上,非让家人在地下打个草地铺,把我挪到地下,大有入土为安之意。我九天米水未进,靠输液维持生命。此时城里的姐姐及功友们很关心,都来看我,轮流守候在我身旁,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让我听。我虽不能说话,但师父的句句真言都打入我的脑海里。仿佛听到师父对我说:你现在不能走,讲真象,救众生的任务还未完成呢?第九天,正当全家都在为我准备后事时(棺木也买了,寿衣也做了),我奇迹般地醒了过来,能喝水吃饭,也能说话了。醒来后我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听师父讲法。听着师父亲切的话语,悔恨的泪水顺着脸颊直淌,师父啊!我对不起你,不是师父把我的灵魂从地狱里捞起,不是师父大慈大悲不计弟子的罪恶,哪有弟子今天的生还。从今以后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不动摇,正念正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坚信大法

    在盘锦地区的农村有这样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他六十五、六岁的年纪。他是200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后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除了在家坚持不懈的学法炼功,同时抓紧讲真象。他不但向熟人、亲戚、朋友、村中邻里讲真象,还经常骑自行车到市场、商店等公共场所,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利用各种方式、方法讲真象,每天都大量的救度世人。他虽然得法较晚,可做正法的事却不迟缓,每天都按师尊的话在做着讲真象的善举。他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道大法,是祛病健身教人道德回升的最好功法。只要诚信真念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就会祛病健身,就吉祥幸福。

    近一段时间,他双腿疼得厉害,走路都很困难,无论是消业也好还是邪恶迫害,他都不动摇对大法的坚信。有一次他打坐炼静功:在耳边有声音大声跟他说:“你这是病,得赶快去医院!”他立刻回答对方:“我是大法弟子,这不是病,我决不去医院,因为我有师父在管!”他毫不动心,一直在学法炼功,仍然到处去讲真象,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