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象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我是在1998年秋才得法的。为自己能得大法,找到了回家的路,没有迷失在人中而感到万分的幸运。

当我们的炼功点在平静而祥和的环境下正常学法炼功时,忽然听到天津大法弟子无辜被抓的消息,我们当地同修共同切磋决定去北京维护大法。事隔几日,我们几个同修一同去北京护法,但在半路上被铁岭市公安局截住抓回,后被调兵山市公安局接回来,问明情况后就回家了。

99年7.20江泽民开始全面非法镇压法轮功,10月份我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在葫芦岛被当地公安局截住,通知调兵山市公安局非法抓回拘留半个月。回家后由于有放不下的人心执著,在邪恶的村干部和当地派出所的压力下被迫说不炼了,后来通过看师父的新讲法和与同修切磋,我明白过来了。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下我重新回到了修炼大法的道路上来。下面讲两个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小故事。

一、去公安局发真象资料

我每次出去发去公安局前都是先发正念,这一次去公安局附近贴真象资料也是请师尊加持弟子,彻底清除公安局地区背后破坏大法、阻碍众生明白大法真象的旧势力黑手和乱法烂鬼,让每一份真象资料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一路上我边走边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到了公安局门口时周围还有逛街的人和来往的车辆,在人不注意时我快速贴完后又到迎宾路派出所去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安全顺利的贴完了真象资料。在快到家门口时,跟过来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这个人到了我家东院大门口停了下来,站了一会并没有入东院,而是看了看我就走了。我想不对劲,这么晚了,这人是干什么的呢?难道是跟踪、蹲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人吗?(后来同修告诉我那几天就有个陌生男人在我们附近蹲坑,还打听大法弟子的情况。)我当时心里有点紧张,随即入屋把大法书和大法资料藏了起来。怎么办?是留下来还是躲起来?静心一想,师父没有安排流离失所。我是大法弟子,我是跟随师父救度众生来的,不是承受邪恶迫害来的。谁也不配迫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有师父法身保护我呢!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么一想我就开始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彻底铲除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因素、旧势力黑手和乱法烂鬼对我的迫害,全部立即解体。发完正念后抱着对师父的正念正信,我便脱衣服睡觉了。结果一觉醒来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一次从内心深处体悟到了师尊的无限慈悲。

二、在大厦讲真象

有一天我家邻居约我一同到城里找点零活干,我心想正好和接触的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救度有缘人,便同意了。我抄了几首《洪吟(二)》揣在兜里就上路了,边走边发正念。到了大厦西门和那里找活的人坐在一起,我拿出抄的《洪吟(二)》边看边背。身边的人问我看什么呢?我让他看一看,他说看这个不挨抓吗?国家不允许是犯法的。我说有一些不明白大法被迫害真象的人相信了江泽民一伙邪恶集团对大法对师父的栽赃陷害,它们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假戏,欺骗世人,还告诉他们我们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没有错,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江泽民一伙现在已被告上国际法庭;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得到各国1000多项褒奖。他们中有的人听明白也相信了,也有人不相信还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后来才知道我们走后有人打了报警电话,说这里有大法弟子讲真象,结果警车来了扑了空。我们在师父的安排下先走了一步,到别处去讲真象了。

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差的很远,但是我会努力的走好修炼的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