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京上访后所遭受的一些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8日】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名大法修炼者,99年初得法后,身心受益匪浅。我不但身上什么病都没有了,还改掉了喝酒、打麻将、坏脾气等一切不良现象。修大法后,同事对我的评价是:象换了个人似的。这么好的一部大法为什么江××非要镇压呢?开始,我怎么也想不通。炼法轮功的大都是些老太太、老头,和其他心地善良的人,这群人通过炼功祛病健身,有了好的身体,为国家多做贡献,在社会上做个更好的人,这有什么错呢?怎么能与亡党亡国扯到一块呢?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黑?什么是白?简直是浑到家了。在99年7.20,江××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最邪恶、最流氓的镇压和打击,谣言四起,到处栽赃陷害,真是邪恶至极。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抱着一颗对国家、对政府负责的心,2000年12月8日与几位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北京非常恐怖,不管什么人去北京,就有便衣跟踪,武警到处盘问,被迫说一句大法不好的话,否则就抓起来。一个武警战士这样问我:你知道法轮功吗?我没有回答。武警又问你骂法轮功一句坏话就没事了。我说你这个当兵的怎么教我骂人呢?我从来就不会骂人,那有解放军教人骂人的。结果我们几个同修都被抓了。

我们被武警劫持到天安门分局,关入铁笼子里,那一天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了。我们给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根本就不听。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后来所有的大法弟子被分别劫持到北京各地的拘留所继续迫害

我被送到顺义拘留所,后又与另两位同修被继续遣送到下边一个派出所。第二天,石家庄驻京办事处就来人接我,到办事处后,他们对我进行搜身,在我身上搜到100.4元,也被他们给扣了。到晚上石家庄来车从北京把我接到裕东派出所。过了一晚上他们问了问我情况,不一会桃园派出所把我接走,关在了滞留室的铁笼子里。

两个小时后桃园派出所开始非法审我,3个人,一个审二个打手,问我去北京干什么去了,我说证实法去了。这时副所长张小光,边打我十几个耳光。审完后,就把我铐在了楼道西头窗户栏上,一直铐了我三天三夜。

就在这时,我父亲去世了,派出所指导员为让我转化,同意我回老家处理父亲的事,但得写保证,我坚决不配合。他说当着好多人的面诬蔑说炼法轮功炼成这样了,他的老人死了也不管了。我很坚决要回去处理父亲的后事,他给我规定了三条:1、出去后不准去北京;2、办完事及时返回;3、不返回就烧掉你的房子。我当时答应了,并按他规定的时间返回派出所。后来所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要我交5000元押金,我说没钱,他让我回去借,明天送来。第二天我还两手空空的,恶警张立国问我,拿来多少钱,我说一分都没有。他一听火了,说再回去明天把钱拿来,我说没有钱。他们逼迫我去借钱,明天把钱送来。我心想光有钱心,没有人心了。这次回去我就不理睬他们了,去单位上班去了。

2000年12月31号晚7点,恶警张立国带民兵突然窜到了我家,进门就说你怎么一去就不复返了,我说这不等着你们吗?那个民兵说怕你失踪了。我也没犯法也没犯罪,堂堂正正怎么会失踪呢?张立国说:收拾收拾跟我走。他一看我又能带这,又带那的,很不耐烦的说:一两天就叫你回来了。我说别,还是多带点好,现在谁说话都不算数。

到派出所后,我一看全镇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抓来了,一个个都被非法铐在楼梯的栏杆上。铐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一个接一个的被叫去问话。就剩我一个人,没人管,没人问。又过了两天,恶警张立国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我身上还有多少钱。我说原先还有200元,给你们不要,现在花光了。恶警说从今天开始拘留你15天。我问为什么,犯什么法了,犯什么罪了。恶警说你先签个字再说,我说我不会签的。恶警说不签也送你,我说那是你的事,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我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

恶警张立国一伙什么缺德事都干,在我老伴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她2000年工资全部支走,供他们吃喝玩乐。恶警张立国从中又拿走150元,说是我的拘留费,真是厚颜无耻。

我从拘留出来离春节还有4天,他们又在腊月二十九日,把我们去过北京及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再次绑架到派出所,还把我打了一阵。然后把我和另一同修铐在了滞留室的铁笼子里,铐了一天一夜。他们还偷了我100元钱。他们所干的这一切,都是违背法律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也必定要偿还的。

我在这里呼吁一切善良的人们,赶快清醒吧!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福益全世界,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唯独在我们中国受到当权小人的镇压和迫害。

我希望现在还在追随江××迫害、仇视法轮功的人,三思而行。现在江××被世界多国起诉。不久的将来必将遭到全世界正义和良知的审判,终将被绳之以法,得到它应该得到的下场。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明白真象,支持大法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