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杜卫峰被朝阳教养院迫害致疯一案补充(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辽宁省凌源市大法弟子杜卫峰四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开除公职,被朝阳劳动教养院迫害致疯,公安局却反说其是“练法轮功所致”。其母亲何桂华因一家修大法屡遭迫害,心力交瘁,2002年在迫害中抑郁而终。


杜卫峰在遭受残酷迫害之前所照

杜卫峰被迫害精神失常后住進精神病院三天时所照

杜卫峰,现年27岁,原为凌源钢铁公司热电厂管工,凌钢实业公司职工。1994年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净化,道德得到了升华。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后, 1999年4.257.20及2000年10月中旬曾先后三次進京上访,最后一次骑单车進京,回来后被非法拘留,在凌源第二看守所超期关押一个月后被强行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辽宁省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先后在三大队、二大队超极限强制劳动,长期罚站、电棍电击、强制转化,承受了精神与肉体上的巨大折磨,使杜卫峰身心一次次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2002年杜卫峰揭下了在凌河大街上诽谤法轮功的标语,被凌源公安分局非法关押,电棍电击,野蛮殴打并勒索人民币三千元整。

2003年七•一前夕,杜卫峰仅因邮寄两封内装“法轮大法好”卡片的信件,被凌河公安分局金指导员绑架,拘留半个月后,再次被秘密强行送至朝阳教养院非法关押,拟教养三年。与其他数十名大法弟子一起,再次饱尝超强度体力劳动、电刑、体罚、强制洗脑之苦。

2004年2月23日,教养院的副院长金玉成下指示,对大法弟子施行新一轮迫害,强制转化。杜卫峰被视为重点之一,四大队长戚永顺指使中队长田树山对其施以电刑,逼迫转化。惨无人道的田树山将杜卫峰关進教室,断续的电击了一个下午,长达四个多小时,之后罚站到凌晨十二点,又将杜卫峰拖回教室,继续用电棍电击,传出的阵阵惨叫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们,大家无不痛骂田树山灭绝人性。

第二天开饭时,杜卫峰眼含泪花,吃不下饭,中队长田树山逼迫杜卫峰站起来,在食堂当众戳着他的脑门说:“你想吃就吃,不吃就不吃。”边说边对其進行人格侮辱,又经过了一天的迫害,致使杜卫峰实在受不了了,精神崩溃,失去了神智,次日早饭时,沿侧梯爬上了教养院大楼四楼楼顶,意欲跳楼,以死抗争,被警察阻止后用绳子续下来。教养院以对其保护为名,加重迫害,关進了小号,头戴重盔,手脚镣铐,四肢水平固定在小号地板上,长达一个月之久。3月15日是接见日,杜卫峰的父亲仅在争取的五分钟接见时间里,亲眼目睹了这种酷刑折磨。

杜卫峰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下,身心健康受到了更为深重的创伤,精神高度恐惧,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病症状--精神分裂症。杜卫峰被朝阳教养院迫害致疯疯癫癫,大吼大叫,歇斯底里,震撼了教养院。

2004年3月29日上午教养院为了推卸罪责,由张干事等四名院警将杜卫峰送回家中,并告诉因精神病被放回。

杜卫峰因迫害日久至深,精神高度恐惧,回家后仍然摆脱不了迫害留下的深深烙印,仍然生活在迫害时的恐怖之中,病情继续恶化,赤身往外跑,乱砸家具。现有大法弟子主动筹资千元,将他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疗。上面两张照片左为迫害之前所照,又是住院后第三天所拍。

杜卫峰一家三口,都参加过李老师在1994年2月在凌钢讲法教功传授班,身体都得到了健康,都亲身感受了没病是什么滋味。99年4.25,全家進京上访,向政府澄清事实。99年7.20后,杜卫峰的父亲杜法名在2000年骑自行车绕河北青龙進京上访,之后被连续两次劳教共计四年。(分别经由红山派出所马日明和凌河公安分局金指导员之手)期间吃尽了朝阳教养院(副院长金玉成)和阜新教养院(副院长辛红顺)的酷刑和体罚,电棍迫害,超强劳役,洗脑转化之苦。杜卫峰的母亲何桂华,因丈夫与儿子双双被非法拘役、劳动教养,屡遭拒绝正常探视,悲愤成疾,积虑为病,无钱医治,含冤离世已整整两周年。

杜卫峰一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境地,直接经济损失累计达五万元之多,而且这种迫害的后延效应仍在危害着他的家庭。

善良的人们,通过一件件的事实,看清江氏集团的恐怖嘴脸吧!暴行猛于虎也,酷刑重于山哉!它们正在祸国殃民,不要再被它们的谎言蒙蔽了,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做出您的正义之举,与我们共同来制止这场毫无道理的残酷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