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对我母亲的迫害

给锦州康宁派出所和北街派出所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我是锦州市大法弟子刘秀霞的女儿,我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到迫害。从99年7月20日开始,我家便变得家无宁日。2001年3月我们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我母亲于2003年12月21日在我舅舅家被非法抓捕、关押。

我的母亲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没吃过一片药。在没修炼前,她身患多种疾病,如气管炎、心脏病、子宫肌瘤等。犯病时,常常一坐就是一宿,苦不堪言。我父亲经常给她熬中药,不分春夏秋冬,即使在我父亲小腿骨折的情况下,也是蹲在雪地里给我母亲熬中药。后来在烈士陵园看见有人在炼功,说是对身体有好处,她就开始去学炼。当天就捧回了《转法轮》,开始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第二天上班,做什么事都任劳任怨,和同事之间的关系更和睦了,同事们都说她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体也好了。

可是99年的7月19日锦州开始抓人。我们想:可能是政府还不清楚法轮功是什么样的功法,我们应该去向政府和领导说明我们的受益情况?就这样,我们7月21进京上访。到北京刚下汽车就被抓了起来,关在了北京丰台体育场。在那里呆到晚上8、9点钟,用专列送回锦州。在站台上,真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武警们全副武装,如临大敌一般。我们不禁想到,面对我们这群手无寸铁的善良老百姓,用得着像对付敌人一样吗?我们被遣送回当地,由各区接回,再由各片派出所领回。

10月28日,在康宁派出所所长、片警许强等人来到我家(当时我和母亲正在洗衣服),问还去不去北京,我母亲只说了一句去,他们就说:“你们都跟我们走吧,车在楼下。”就这样,我们带到派出所。给我们戴上了手铐,铐在了暖气片上。派出所所长让一个片警给我们凑材料,要把我们送教养,片警问:“那怎么写?”那个所长就说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可是上面没批,就又现联系,把我们送进了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们呆了78天。在这78天里,家人也在担心受怕中度过,时刻担心我们被送教养。我的父亲也因我们被非法关押,而着急上火,有一天。一时精神恍惚间,摔了一跤,把自己的下巴骨给摔骨折了,肿起很高,吃饭都吃不了,很长时间也没痊愈。我们回家后,我父亲把我们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怕警察再把我们抓走),他在那打更,整个院子没人,很寂静。我经常两头跑,在家的时间比较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不放过我们,在我父母都不在家时,他们还来我们家进行骚扰。我父亲在这样担惊受怕,精神压力下,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世了,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那一天。在我父亲去世的第二天,还没有出殡,康宁派出所所长带着几个人再一次来到我家,让我母亲签字,我母亲不签,他们就要强行带人,我母亲说:“我丈夫刚去世,你们就来这里抓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良知?”当时我们俩家亲戚都在,没让他们带人。过了两个月,片警许强来电话,让我们去,我母亲说:“不去。”他说:“那后果自负。”就把电话挂了。在被逼无奈下,我们居无定所,流落在外。

在抓不到我们的情况下,还经常去我们亲戚家骚扰,还无理的把我大哥和我二姨(不修炼)带到派出所问话。连我奶奶家也不放过,我奶奶今年88岁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心情如何,可想而知!你们自称是“人民警察”、“公仆”、“人民的保姆”,你们从哪一点体现出你们为人民?又从哪一点体现出你们是公仆、是保姆?但做为女儿的我,在内心深处并非有对你们一丝的憎恨,反而充满对你们的怜悯,因为真正的受害者是你们,你们还在无知的犯罪。

在近段时期里有更多的老百姓、各层机关领导、各界人士及海内外部分国安、公安人员都明白了真象,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佛法!哪有“真善忍”都是错的呢?那不是极其荒谬吗?有一点头脑的人都会静心清醒,分辨是非。尤其做为公安部门的人员,你们更应该静心的想一想,孰是孰非,对你们将来的路,做一个美好的选择。

就在前几天,在传单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

据明慧网2004年1月1日讯,海内外部分国安、公安人员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

2004年元月之际,北京、辽宁、山东、江西、湖北、湖南、四川、重庆以及派驻海外的部分国安、公安人员(非修炼人)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据大家介绍,更多的国安、公安人员在觉醒,觉得一定要利用各种条件保护大法弟子,弥补过去的错误,抵制江集团的镇压。

连我们国家的许多国安、公安都明白了真象,何况家乡的你们呢!还在肆无忌惮的抓捕大法弟子,我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2003年12月21日被你们非法抓捕)。你们也快醒醒吧,多了解了解真象,给自己争取一个好的未来吧!

2003年12月21日,下午四点多钟,我母亲刚到我舅舅家,在浴室洗澡,北街派出所去了六、七个人,以查户口为名,进到屋里抓人,对我母亲说:“你不走就强行带你。”就这样我母亲被非法绑架。在拘留所呆了四、五天,后又被转入锦州市第二看守所,于2004年1月19日在没有任何手续、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秘密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你们也有母亲,将心比心,如果你们的母亲也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就遭到非法的绑架,你们该怎么做,你们会怎么做?你们又是什么心情?“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春节来临之际,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对母亲的思念,仅用此句了表我的思母之心。

附:

北街派出所所长曾才强2338133(宅电);指导员孙立刚3142993(宅电);副所长李光明2327910(宅电)、高路2348679;派出所2363869(办)
康宁派出所所长周永国2145690(宅电);指导员刘荣彪3133481(宅电);副所长:王宏2339808(宅电)、王殿玉3160890(宅电); 派出所2860516(办)。
锦州市拘留所所长刘政3169788(宅电);教导员张志臣2142013(宅电);副所长马兴华2885091(宅电)、金奎3147160(宅电);拘留所2862620(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