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改变不了我,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我今年三十五岁,在菜市场经营生意为生。

我的脾气很坏由来已久,记得上小学时经常因打架而被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找上家门,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后来,小学未上完就辍学在家,从此在社会上悠悠荡荡,看着我一天天变坏的样子,父母急在心里,却束手无策。

结婚后,父母原指望我的脾气能有所收敛,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我的脾气变本加厉,开始打骂妻子。结婚十年来,用妻子的一句话来说:一分钱没攒,却赚了一肚子委曲。当我决定在市场上经营杀鸡生意时,我就把家庭中的争吵带到了市场上,我的“名声”市场上的生意人都知道。我三句话不离一个“骂”字,有时急眼了就动手打人,周围做生意的人都让我三分。

2003年春,妻子终于忍受不了我的打骂和侮辱,离家回到娘家。我把老婆打回娘家,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可是这次妻子彻底要跟我离婚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我失望了。情急之下,我跑到岳丈家,心切地表示我的改变决心。看着我的样子,妻子念及孩子还小,又与我回到了家中。

2003年秋天,在市场上我遇到一位大妈,她经常给妻子和我讲大法真象。起初我对此漫不经心,后来一天她给我妻子一本书──《格庵遗录》,闲暇时,我拿起此书看了起来。我震惊了,我被这本古代的韩国预言书吸引住了,尤其书中对大法的洪传及李老师本人的预言之准确,令我信服。于是我找来法轮大法的书《转法轮》,一口气读完。短短的几天,我发现我的脾气不暴躁了,对周围的人也亲热了,妻子惊奇地对我说:“你就象变了一个人。”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因大法而改变的。我在心里暗自发誓:我一定要改邪归正,坚修大法。

我以前是一个视钱如命的人,平常舍不得出一分钱给妻子买衣服穿,可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真相,我决定拿出五十元钱给大妈。我知道是大法救了我,救了我们这个本已破碎的家,使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地沐浴在佛光之中。我叮嘱大妈,一定要把钱带到资料点,印一点资料,来救度那些被蒙蔽的世人。后来大妈把钱又还给了我,说:心意大家领了,师父也会看到你那颗纯净的心。孩子上学还需要费用,你们家庭生活并不宽裕……望着大妈慈祥的脸庞,我流下了泪,这真是些光为别人考虑的人啊。以前我不会相信世上还有如此好的人,现在我信了,而且我也要加入其中。

得法后,我保持着勇猛精进的状态,有时还督促妻子要多看书、多讲真象。在我的影响和带动下,儿子也修炼了,而且我的表弟和一位做生意的人也想要看书。我的变化之大,在市场周围影响很大,有人问我,是什么使我变了个人,我大声回答说:父母没改变了我,大法改变了我。

2003年冬天的一天,我骑摩托车带着妻子出门办事。摩托车的速度很慢,不知何故突然出现了紧急情况,妻子从后座被甩出去几米远,我从车把上方甩了出去,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又被迎面而来的一辆汽车压着小腿驶了过去。奇怪的是,妻子一点皮都没破,我只是膝盖有些痛,抚摸一下,也不怎么痛了。我立即悟到:这是自己前生造的业和此生杀生杀鸡及做坏事造的业,因我修大法而被师父承受和消掉了。回到家中,我和妻子商议不再做杀鸡的生意了,鸡也是生命啊!修炼人是不杀生的,这是原则。生活即便困难一些,我也不会靠杀生来养家糊口的,假如说这是我修炼中的一关,我为什么不迈过去呢?

今年春节,我和妻子决定回老家过年,因为那里有许多朴实的乡亲,不知道大法真象,我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带去。

临行前,同修给了我很多真象资料、贺年卡、书签等。我和妻子来到老家一处学校门口旁,一边站一个。学校放学了,孩子们拥出校门口,我和妻子一张张把贺年卡、书签递到孩子手中,孩子们高兴坏了,有的孩子拿着卡片喊着“法轮大法好!”望着一群群纯朴的孩子,我的眼睛湿润了。后来,书签、贺卡都发完了,有的孩子还站着不走,我蹲下对他们说:“小朋友们,下次叔叔一定要多带一些过来,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啊,一定记住‘真、善、忍’啊!”

大年三十到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贴对联、包饺子,我和妻子决定吃过年夜饭后,把真相资料送到每家每户。我买来一些红色的对联纸,四四方方裁开,我小学未毕业不会写毛笔字,但却用心工工整整地在一张张纸上写上一个“福”字,然后把福字和大法资料装进颜料袋里。

我和妻子出发了,天气非常的寒冷,但我们没有一丝凉意,我们一定要把福送到家家户户,我知道我们送的是真正的福,永远的福。每送一份,我都在心中祈愿,有缘的乡亲,一定要在新春的第一天接收到大法之福。

我和妻子发过三个村庄,才回到家中,这时天都蒙蒙亮了,我对妻子说,人生三十多载,我第一次过了个这么幸福的年。

以上是我得法以来的经历。想想几个月前,我还是个浑浑噩噩的常人,如今我却是负有历史重任的大法徒。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