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市新集镇迫害事实:上访被毒打 勒索钱财又抄家 【明慧网】

三河市新集镇迫害事实:上访被毒打 勒索钱财又抄家

【明慧网2004年2月11日】河北三河市新集镇派出所及政府不法官员经常无故抓捕、非法关押本镇法轮功修炼者,多次有大法弟子被铐在镇政府院内的水泥柱子上,冬天被扒光衣服、光着脚背铐在雪地上,夏天被脱光衣服铐在阳光曝晒下的空调机前,对着空调机排放出的热气------以下是部分学员受迫害真相。

  • 依法上访被毒打 勒索钱财又抄家

  • 只因坚持信仰 夫妻双双被劳教

  • 冬天强迫扒光衣服 背铐赤脚站在雪地上

  • 不法之徒狂言:“学大法的就是反革命!”

  • 依法上访被毒打 勒索钱财又抄家

    99年10月25日,使亿万之众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被诬陷。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新集镇李庄村大法弟子潘振芳、李清增、张春华、阚玉仿、张秀敏、吴青霞、王淑兰一行七人,于28日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抓到天安门分局,恶警用橡胶棒把张秀敏两腿打得青紫,强迫给每人照相,一张勒索20元。当天被三河公安接回,直接送进市看守所迫害,都被非法拘留15天,看守所不法警察从七人身上非法搜身索去1700多元现金,全部没收。期间镇派出所原所长王振东带雷宇新等人到阚玉仿家非法抄家,整个家翻个底朝天,大法书和炼功带都被抄走,有500元现金在地毯底下也被他们顺手拿走。

    事过不久,在12月10日那天,以上的七名大法弟子和本村的部分法轮功修炼者在阚玉仿家看录像片《释迦牟尼修炼故事》,被村治保主任举报。不法警察雷宇新、侯东旭、张四、李田等多人,进行了非法抄家和抓人。多家被抄走大法书籍、音像带等,阚玉仿家被抄走电视机、录音机、录影机等,至今尚未归还。非法抓走十一名大法学员,其中夫妻双双被抓的就有四对,不法之徒根本不顾修炼者家里老人孩子没有人管,全部将这些修心向善的好人投入市看守所,统统拘留。此事还上了当地电视,作污蔑性的不实宣传。后来修炼者家属和一些有正义感的群众找各级政府讲理,在正义之下,邪恶妥协了,10天后这些大法学员被无条件释放。

    2001年11月26日,多名大法弟子到北京和平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后,拉到镇派出所,所长王振东、政法委书记杨少林等二十多名不法之徒,让学员们跪着,王拿起竹制的笤帚,问阚玉仿上北京去了几次,还没等回答就劈头盖脸地用笤帚把儿抽打她的脸,直打得她鼻青脸肿、两眼冒金花。李清增被打得鼻子留了许多血,并晕了过去。张秀敏被打得脸都变了形,王边打边骂,还问:“你们的大法能正过来吗?!”张说:“能!大法本身是正的,为什么不能!”就这样,王打一个打累了歇一会儿再打。大冬天冰天冻地的,大法弟子的脸部被打得不是出血就是鼻青脸肿。李淑军被非法搜身,被掠去160元钱,恶人又吓唬她丈夫,强迫她丈夫交500元钱。可放出才两天,李杰、孟浩、侯东旭等人又将其绑架。2001年10月将其绑架进“洗脑班”强行洗脑。

    1999年7-20,张秀敏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北京的警察非法抓去,送河北保定郊外的空场上,好多全副武装的警察,还有背着枪的武警将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团团围住,被劫持一天一宿,第二天下午三点多被拉到廊坊再由镇政府拉回。2000年的一天,张正在家洗衣服,杨少林一伙闯入后不由分说将其抬上车,绑架到镇政府,绝食几天后被放。一天晚上10点多,孟浩和张振风等人又将她劫持到大队部,她的儿子哭着说:“我妈学大法有啥不好?!你们为什么又来抓我妈?”不法之徒象没听见一样,仍将其绑架到镇里非法关押。2001年10月将其绑架进“洗脑班”强行洗脑。


    只因坚持信仰 夫妻双双被劳教

    1999年7-20,法轮功无辜遭受迫害。张春华和众多的大法弟子一样去北京向政府澄清法轮功是受冤枉的,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北京的警察非法抓去,送河北保定郊外的一个空场上,由全副武装的警察看管,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还架起了机关枪,被劫持一天一宿。后来转送廊坊再送回家。

    2000年农历正月初八,她去天津蓟县侯家营乡的妹妹家探亲,正赶上去警察无故骚扰,她对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劫持到侯家营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来被新集派出所所长王振东和雷宇新接回,把她背铐铐在院内的水泥柱子上,第二天被送进三河看守所非法拘留40天,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6天他们才放人。

    2000年4月24日镇政法委书记杨少林带多名警察把张春华和她爱人潘振芳从家中绑架到镇派出所非法关押。27日下午2点多把张押送到三河看守所,28日早晨8点被送往唐山河北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期满被放后,派出所警察还经常到家中骚扰,干扰家人的正常生活,就连2000年的大年三十都不放过,警察侯东旭等人还来家中骚扰、强抢大法书籍。2001年10月镇里办洗脑班,他们根本不顾当时她爱人已被非法劳教的事实,任家中老人孩子没人管,非要抓张去镇里洗脑,逼得她流离失所好长时间不能回家。

    2001年2月15日(张春华被非法劳教回家没几天)早晨不到6点,镇派出所指导员石连东、张振风和一个司机去敲潘振芳的家门。因不法之徒经常到家中骚扰、抓人,夫妻俩就躲到了邻居家。不法之徒冲进邻居家,石对潘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对以前的一个问题核实一下,两句话的事儿,马上就用车把你送回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受他们的欺骗太多了,夫妻俩根本就不相信他们的话,张坚决不让他们带走丈夫,潘坚决不跟他们走,僵持了近两个小时。石看欺骗行不通,就给镇政法委书记杨少林打电话。不大工夫,杨开大面包车带来了十几个人,都是身强体壮、有派出所警察也有镇政府工作人员,不由分说连推带拽强行把潘绑架上车。潘的父母也随着上了车,坐在儿子的左右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一路上向杨少林讲:“我儿子从来都没做过坏事,他不是坏人,你们不能总是这样说把人带走就带走呀,我们都是快80岁的人啦,还得需要他照顾呢,把他弄走了我们怎么办呀------”在车上杨还有所收敛对二位老人说:“你们放心吧,就一点事儿,对证一下就把你们送回来。”

    到了镇政府,二位老人就连下车时都没松开紧紧攥着儿子的手。当三口人一进屋刚坐下,杨少林的话题就变了,说:“今天把你弄来就是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如果还炼就劳教你!”这时二位老人拽着儿子胳膊的手攥得更紧了。潘还依然在讲真象,从不法之徒到他家时,他就一直不停地向他们讲真象。杨却说:“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要说不炼了,再写上几句骂你师父的话,马上就放你。”潘平和地告诉他:“我不能写。法轮大法这么好,我没有理由不炼,我更不能骂我的师父。”听完这话,杨立刻从外边叫来几个人掰开二位老人的手,把潘推出屋,双手背铐推向早已准备好的警车。潘回头看一看他的父母,二位老人左右各有两个壮汉架着胳膊,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一伙人推上警车。还一位小王庄60多岁的大法弟子袁景兴一同被绑架。

    警车直接开到三河看守所,两位大法弟子下了警车就又被推上押送犯人的囚车,看守所所长耿德生、石连东和几个警察威逼他们在劳教票上签字。就这样潘振芳被非法劳教三年,袁景兴一年。二人被送往廊坊万庄劳教所。几个月后潘振芳又被转送臭名昭著的河北高阳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整整三年。

    最让人心痛的是,潘振芳被绑架时对二位老人的回头一看,对他的老父亲来说竟成了永别。就在2002年老人家带着对儿子的无限牵挂离开了人世。


    冬天强迫扒光衣服 背铐赤脚站在雪地上

    2000年2月28日早上,李庄村大法弟子潘振芳去新集镇上办事,路过大法弟子孟召民开的照相馆,就顺便进去坐坐。

    当天是新集的大集,随后又有两三个大法弟子赶集路过,也进了照相馆,其中还有取照片的。他们正在闲谈,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镇武装部部长皮万成,开着车来到了照相馆,问屋里人谁是炼法轮功的。有不是炼功的人就走了,剩下几个法轮功学员就向皮讲真相。他当时表面伪装得很好,面带笑容,还随声附和地说大法好,却暗地里派人去镇政府叫人。

    时间不长,政法委书记杨少林就带着人来了。这时,皮部长也变了脸,他们强行非法把这几名大法弟子绑架进镇派出所,戴上手铐,铐在院子里的水泥柱上。当时被铐的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这时的恶警所长王振东露出了本相,两眼冒着凶光,暴跳着,嘴里恶狠狠地骂着社会最低级、最流氓的话,不堪入耳。他还强迫潘振芳和孟召民脱光衣服、鞋和袜子,只剩一条三角裤衩,光身赤脚,踩在有雪的地上背铐着。孟召民被铐在院子里的水泥柱上,潘振芳被铐在大门外的广告牌上,招来了好多老百姓围观。好多好心人向他们为大法弟子讲情,求王振东等人让他们穿上衣服,并说时间太长了,天又这么冷,别把人冻坏了。可这些不法之徒却一点都不动心,一点人性都不讲,根本听不进好心人的劝告。一直到天快黑了才给打开手铐,放开两位大法弟子的时候,全都浑身青紫、没有知觉,胳膊抬不起来,脚不会走路了,一动就摔跟头。夜里警察把他们铐在会议室里的暖气片上。

    第二天王振东兽性大发,和几个恶警开始对大法弟子施暴,他们先给潘振芳和孟召民戴上背铐,叫潘面对墙站着不许动,不许回头,联防胡建生手拿电棍看着。王振东使足全身力气,一个大嘴巴子将孟打倒,等孟起来后王又抽打多个大嘴巴,边打边骂一些不干净的话:“------叫你炼,打死你!------”过一会儿,张四在后面用电棍电潘振芳背铐的手指,胡建生在前面电潘的脸、嘴和人中。

    张四是三河城里北关的一个地痞,是王振东上任新集所长时带来的一个打手,真是政匪一家。没人性的张四用电棍电了一会儿还嫌不够狠,他放下电棍握紧拳头运了运气,使上了他全身的力量,恶狠狠地对着潘的心口窝就是一拳,潘应声倒地,立刻没了气,全身不能动弹。胡对张说:“是不是打死了?------”俩个恶徒傻了眼。大约两分钟,潘才慢慢地恢复知觉,张四奸笑着说:“你还真行,没有几个人能吃得住我这一拳的。”二人被毒打后,又被送进三河看守所,被非法拘留40天,公安还强迫潘振芳的家里交两千多元钱才放人,多不讲理呀!

    这只是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四年多的无辜迫害中的一件,这些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向内找的善良人,对任何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却遭到了毫无人性的残酷镇压。讲给您,是让您分清谁善谁恶,谁正谁邪,谁是真正的好人,谁是真正的坏人,在您的心里选择正义善良。如果您听信了谎言,颠倒了是非,在您的心里就是选择了邪恶,您对这场迫害就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就把自己置于非常不利的位置,因为正义终将战胜邪恶,邪恶必会走向灭亡。您说哪?

    施加迫害单位、个人及相关电话:区号0316
    (王振东现调至三河市公安局,任经济科科长。王振东:家电话:0316-3132965,他爱人张晓兰,现三河市工商银行工作,电话:0316-3112294)
    原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所长耿德生宅电3214260 3122098手机13803224466
    三河市新集镇派出所所长室3553638 办公室3552434
    政法委书记杨少林 手机13803222072 宅电3220917
    小王庄书记吴显明 宅电3552168手机13831607255
    计生办李少启宅电 办公室3512233
    党委副书记李杰
    武装部长皮万成
    恶警石连东宅电3115636雷宇新宅电3218080
    孟浩宅电3552488张振风宅电
    侯东旭宅电张四胡建生孙玉宝
    相关单位:
    新集镇党委书记室3552457
    镇纪检书记尤会田宅电3553481
    镇长室3552455
    办公室3552451
    新集镇各村:小王庄村支部3552745 3552164 刁庄村支部3552499 达屯村支部3552454
    邢元村支部3552410 张庄村支部3552347 桥头村支部3552441菜园村支部35527


    不法之徒狂言:“学大法的就是反革命!”

    2001 年11月26日阚玉仿和平上访拉回镇里被毒打后,和大家一起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几天后恶徒们看她不吃、不喝、不动弹,就叫她的丈夫去接。她的丈夫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抄家、骚扰受到精神压力很大,又怕他们勒索钱,就没去接。恶徒们就让她娘家弟弟去接,她的小弟弟一看姐姐被迫害得这样了不敢接回家,怕死在家里,想往医院送。她大弟弟说,只要有一口气也要接回家。到家后,她的妈妈抱着闺女就哭,她的爸爸直骂恶徒没人性。第二天孟浩带几个恶人又闯入她家,要强行带走她,因正是她侄子结婚,亲属很多,大家都跟恶人讲理,孟浩一伙只好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第三天一大早,镇副书记李杰带几个人又来绑架她,在一家人的坚决拒绝下,恶徒们在她娘家强行居住、监视她两天一宿。2001年的腊月27日阚身体不适正在家睡觉,李杰带两个人闯入,又要强行绑架,被抵制。李打电话叫来十几个恶警,石连东拿着手铐,还有人拿着电棍,说不去就电她、铐她。她跟他们讲道理,恶徒们根本不听,上来就从炕上往下拽,几个人抻胳膊拽腿的就往车上抬。阚坚决抵制,抬到院子里时他们就累得气喘吁吁,抬不动了,把她放在地上。她光着脚,后背挨着冰冷的水泥地,冻得直哆嗦。街坊邻居来了不少人,说:“人家干啥啦?你们这么整人家,要是没学法轮功早把你们骂得狗血喷头了,快让上屋吧!”说着就把她扶进了屋。恶徒们没了市场,只好溜走。

    2000年4-25,潘振芳、张春华夫妇被非法抓进派出所,李清增前去看望被强制扣留,有多名修炼者被铐、被电棍电击,还强迫他们清理政府院内堆积十几年的垃圾。李问杨少林:“学大法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杨说:“学大法的就是反革命!”后来因许多家属到镇政府据理质问他们才放人。7.20李再次被抓进镇派出所非法关押,绝食几天后被放。2001年的夏天,李正在本村的路上行走,被镇武装部长皮万成一伙人开车撞见,恶徒们跳下车将其按倒在地,抓到镇政府的“洗脑班”迫害,经过6天绝食抗议被放。恶警孙玉宝、侯东旭还曾到他的家中强迫他往一张白纸上按手印,被拒绝后欲将其绑架,因在场群众一致谴责,他们才怏怏离去。2001年的秋后,有一天傍晚,李正在家中干活,镇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带几个恶警又非法闯进他的家中,要强行把他带走。李跳到院墙上和他们讲道理:“炼法轮功有啥不对?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招来许多群众都跟他们讲理,恶警们无言答对,真是邪恶怕曝光,只好灰溜溜的一走了之。

    2001年春节下午,王淑兰正在家里包饺子,侯东旭带两个人来非法搜查,抢走一盘录音带。4月24日晚,杨少林、雷宇新带几个恶徒将她绑架进派出所,非法关押多天。7-20前的一天,她正在家做加工活刨笤帚,雷宇新、侯东旭等几个不法之徒又闯入家中,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抓走。经过一个星期的绝食抗议才被放。一次村支部让王的大儿子李奇去当兵,派出所又借机要挟说:“只有你妈不炼法轮功才能让你去!”李奇一心想参军,但在无辜的株连之下这点权利也被剥夺了。10月王被绑架进洗脑班强制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