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市妇女依法上访 遭当地恶警殴打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2000年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年份。恐怖笼罩神州大地,江泽民利用党、政、军的集权,动用四分之一的国力,开动所有宣传机器,铺天盖地,轮番滚动的欺骗、栽赃、陷害的广播宣传。法轮功修炼者被监视、跟踪,时刻有被抓、判刑、坐牢等危险。修法轮功者停薪、停职、停水、停电,企业不给执照,考学不录取,亲朋好友受到株连;上访不行,信访局成了抓人局。面对强大的军队、武警、公安、警察,面对手铐、电棍、酷刑、监狱,法轮功修炼者们没有以恶对恶,也没有畏惧倒下,而是无限宽容、大度、慈悲的走上世界人人都知道的地方——天安门,向中国,向全世界人民揭露江泽民的欺世谎言,残暴邪恶的迫害。

10月4日这一天,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道桥公司一名家庭妇女,法轮功修炼者颜菊英为了证实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是正法,踏上了去北京的汽车。到了天安门,映入她眼帘的不是昔日游人安闲自得轻松游玩的景象,而是杀气腾腾,阴云密布,警车一辆接一辆到处抓人,抓满一车,拉走一车。警察、便衣、打手到处都是。颜菊英还没说话就被人拽上汽车。到车上看有人喊大法好,有人背经文,随即她也发自肺腑的高呼:法轮大法好!开始背师父经文。汽车把她拉到密云,又转到廊坊,第二天下午由燕郊镇政府接回送到燕郊公安分局。

到燕郊公安分局,刚走出车门,警察杨希忠就上前问:“干什么去了?”颜说:“证实法去了。”杨不由分说抡起胳膊就打颜几个打耳光,把颜打倒在地,颜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杨抓住矮小的颜的头发象车轮一样的旋转。又把颜弄到办公室,叫颜扒下,用鸡蛋粗的木棒往颜的腰上和屁股狠命的打,打累了用电棒往颜的脸上、手上猛电。脸上、手上电糊了、电焦了。杨还不解气,象疯了一样,用拖鞋没完没了的猛抽颜的嘴巴子,颜满脸血渍,肿的老高,眼睛被封上了。整个脸都被打得变了形。杨凶神恶煞地问:“你还炼不炼?”颜坚定地说:“炼!”杨气急败坏地抓住颜的头发上下按,把颜按在地上,一个大个警察站在颜两脚的后跟上,杨希忠没头没脑的毒打。一会叫颜跪着,一会叫颜趴着,打一阵,歇一会,再打,累了歇一会再打。瘦小的颜菊英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青一块,紫一块。杨叫嚣说:“我叫十几个民工来轮奸你!还不行我用开水浇你。”杨把人打得已不象人样了。杨邪心又起,叫颜靠桌子站好,杨邪恶地从颜的两腿中间从下向上摸,无耻到极点。

丧心病狂的警察杨希忠累得筋疲力尽,看颜还是不改变信念,就把她关进小屋,后送到燕郊镇政府大院关押。在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大院关押期间,没有一个政府人员过问。七天后才勉强放出。

这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事实。善良的人们,谁家没有父母,谁家没有兄弟姐妹。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警察,竟敢如此猖狂、放肆、毒打、侮辱一个只因做好人,有一个健康身体的家庭妇女。假如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发生在你的亲朋好友身上,你又如何呢?在铁的事实面前谁正?谁邪?谁好?谁坏?不是明摆着吗!

请您想一想,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能走向天安门、讲真相、发传单吗?他们和平理智所为只是为了揭露江氏的邪恶,制止迫害,唤醒民众,从江氏的谎言欺骗中清醒,免受谎言的毒害。

法轮功修炼者宽大的胸怀,大善,大忍,对迫害他的人没有任何记恨。事发后大法弟子史采荣马上找到杨希忠,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在法轮功修炼者宽容慈悲的感召下,杨希忠当时就表示歉意,承认错误。过后,又亲自登门到颜家赔礼道歉。还说:“我在打颜时就好象有人向我身上泼凉水一样,使我浑身发冷。”